第029章 不许偷看

    外面开门的声音不绝于耳,杂乱的脚步声响起,房门很快被人用力拍响。

    有人在外面大喊,握特阿友度影之类的话。我用枪指着光溜溜的两人,做了一个凶狠的表情。

    红发女可怜巴巴的看着我,嘴里发出很大的声音,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虽然不明白她叫的什么意思,可是类似的声音我听过,在欧美那种片子上……

    外面传来哄笑和怪叫,还有尖锐的口哨。脚步声很快响起,估计是人都散去了。

    那女人叫了一会,我听到外面再没有动静,用他们的腰带,把两人捆在了一起,堵上他们的嘴巴,在舱房里面搜索起来。

    我无比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药,可是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贼不走空,我顺手把这个女生的小零碎,什么镜子口红指甲刀之类的东西装起来,丹青她们应该会喜欢的。

    无奈之下,我找到了纸和眉笔,在纸上画了一个胶囊,后面打上几个问号,递给两人看。

    两人惊恐茫然的看着我,我又画了一个箱子,上面有十字,他们终于了解了我的意思,连连的点头。

    他们比划了半天,示意可以带我去拿药,我为了谨慎起见,挥拳打晕了红发女生,把她绑好塞到床下,然后示意男生穿上衣服,带我去拿药。

    我从他的衣柜里找到一顶棒球帽,戴上之后遮住脸孔,用枪顶着他,走出了舱门。

    我们两个走出去,他带着我转过一个转角,视线一转换,我就愣住了,前面最少有三四把枪对着我,怀森站在正前方,手里平端着一把双管猎枪,深沉的看着我。

    麻蛋!被那个女人骗了!

    我现在明白了,应该是她刚才大叫的时候,透露了什么讯息,那些人假装离开,其实拿了武器悄悄潜回来了。

    我用枪盯着那个男生的后脑,故作凶狠的和他们对峙,心里迅速的转着念头,要怎么才能逃出去。

    但是很快,我的身后也响起了脚步声,几个男生从我后面的过道出现,同样有两把枪对准了我。

    “Don'tmove!”怀森警告的叫了一声,挥了挥手,几个端着枪的男人缓缓走近我。

    我扭身背靠着墙壁,枪顶在男生的太阳穴上,大声的回应:“Don'tmove!”

    可是他们根本就不理会,依然缓慢而谨慎的接近我。

    砰的一声,怀森开枪了,我们前面的地板上,火光闪了一下,地面凹陷出了一个坑。

    他的枪口抬起来,对准了我,很直白的表明了他的意思。

    他并不介意开枪!人质的死活,他并没放在心上。

    这或者只是一种心理攻势,可是我却不敢冒险,安琪惨白的小脸在我脑海中掠过,我咬了咬牙,把手枪丢在了地上。

    几个男生加快脚步,迅速的接近了我,人质被拉开,一只拳头狠狠打在我的小腹上,剧烈的疼痛让我干呕几声,弯下了腰。

    我的头发被人揪住了,向前用力的一拉,我踉跄着向前跌出,背上又挨了几拳头。

    这几拳直接把我砸趴下了,随着我的倒下,几只脚伸过来,在我身上乱踢乱踹。

    我双手护住脸,在地上狼狈的翻滚,越是这样痛苦挣扎,他们就越是兴奋,喧嚣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一脚又一脚的踹着我。

    过了不知道多久,我的身体抽搐了几下,趴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有人揪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拉了起来,看到我满脸鲜血,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他们叽里呱啦的说了起来。

    他们以为我昏迷了,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我曾经受过何等严酷的训练,我的眼睛轻轻睁开一线,模模糊糊的看到怀森向我走来。

    他越走越近,我双脚用力一蹬地,头上被人揪着的头发,头皮传来剧烈的疼痛,却也因此挣脱,再无束缚的我如同离弦之箭,瞬间冲到了怀森的面前。

    怀森急忙举起了枪,可是一切都晚了。

    我的拳头重重砸在他的鹰钩鼻上,膝盖抬起来,飞快的顶在枪上。

    怀森的惨叫,伴随着枪声一起响起,一股炙热的气流撩动我的头发,头顶上的一盏灯轰然炸裂。

    下一秒,我的海事刀横在了怀森的脖子上。

    十几分钟之后,经过费力的沟通,我背着一个医药箱,用枪顶着怀森,缓缓退下了舷梯。

    雨还在下着,给了我最好的掩护,我一推怀森,转身窜入了风雨之中。

    枪声在我背后响起,却根本穿不透夜的黑。

    鼻青脸肿的我回到了岩洞,正在抽泣的女人们,不顾我遍体湿透,蜂拥上来,把我围在中央,紧紧的拥抱。

    一阵安详的感觉,迅速驱走了我的寒冷,这粗粝的石洞,却让我有了一种家的感觉。

    陈丹青和苏姗从医药箱里面,找出了消炎退烧的药品,给安琪服了下去,我坐在安琪的身边,紧紧握住她火烫的手,心里暗暗发誓,这次若是她醒了,我以后绝不再逼她!

    疲累如同潮水,很快淹没了我,我沉沉睡去,当我醒来的时候,洞口外面阳光闪耀,洞里面却已经没有了她们的踪影。

    一股肉香味飘来,我走出了石洞,几个女人围坐在火堆边,火边的石头上烤着熊肉,安琪坐在她们的一侧,虽然脸色还是很苍白,但是气色已经好多了。

    “你醒啦!”萧宁儿第一个注意到我,从石头上抓起一块熊肉,跑过来塞进我的嘴里。

    我还真是挺饿了,咬了一口,眼睛瞪大了。

    “这……还是熊肉吗?”

    对于我略显浮夸的表演,几个女人抿嘴笑了起来。

    真别说,这熊肉经过烟熏之后,那股浓重的腥气味被完美掩盖了,吃在嘴里,不但多了嚼劲,还非常的美味。

    安琪也拿起一块熊肉,走到我的身边,美目水盈盈的看着我,轻轻说道:“谢谢你!”

    她咬了一小口熊肉,咀嚼两下,冲我羞涩的笑了。

    阳光照着她清丽的俏脸,把她脸上金色的茸毛都照的纤毫毕现,我嘿嘿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口红,塞到她的手里。

    “小丫头,送你的礼物!”

    安琪嘟起嘴巴,挺了挺胸膛:“我不小啦!”

    我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胸口波涛汹涌的事业线,喃喃的说道:“不小了,真是不小了……”

    “我也要!”萧宁儿娇嗔的拉了拉我的衣角。

    “都有都有!”

    我好像是骑着驯鹿的白胡子老头,从口袋里摸出昨晚顺来的小零碎,一一发给了她们,眉笔,指甲刀,发卡什么的,这些在以前她们寻常见惯的东西,此刻却让她们一个个喜欢的不得了。

    吃过了早饭,我告诉大家,要继续向前进发,争取早点找到一个适合的地方安居。

    因为昨晚那么一闹,怀森他们很容易恼羞成怒,过来找我们的麻烦。

    对于我的决定,她们当然没有异议,我们收拾起家当,再次向前跋涉。

    昨晚的雨不小,岩壁上还是湿漉漉的,于是我们选择在岩壁与密林之间的夹缝中行走。

    林中鸟儿清脆鸣叫,草木欣欣向荣,安琪度过危险,让我们的心情非常的不错。轻言浅笑的声音此起彼伏。

    行走了几个小时,潺潺的水声传来,我爬上一棵树看了一下,在左前方几十米的地方,又有一块湿地,

    这块湿地的面积,比起以前看到过的要大得多,一条不知从何而来的河水,也有七八米宽,水流有点湍急,几只长长耳朵的小动物,在河边低头吃着草。

    仔细分辨,那是几只兔子,我心里安定了下来。

    既然这些兔子如此的悠闲,可见这河边没有它们的天敌,至少没有可怕的鳄鱼,应该算是比较安全的地方。

    我滑下树,招呼她们去里面去洗漱一下。

    通过这些天,我已经知道了,女人真的是很有洁癖的一种生物,很多个夜晚,我悄悄的睁开眼睛,都能看到她们偷偷清洗擦拭身体。

    这两天的奔逃,让她们没时间清洗,我猜她们肯定浑身长刺似的难受,这里看上去又这样的安全,所以我一声令下,几个女人欢呼着跑了进去。

    陈丹青跑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回头看了看我。

    “你可不许偷看!”

    果然还是她最了解我……我一脸的委屈:“我至于嘛我!我是那样的人嘛?”

    “你就是!”陈丹青非常肯定的点头。

    “不行!”她盯着我:“我不去洗了,我要看着你!”

    我翻了翻白眼,就差没告诉她,这简直是多此一举,这么多天,我谁的身体没看过啊……

    不过估计说了这话,她非得掐死我不行。

    “乖啦!”陈丹青看到我悻悻的样子,从口袋里掏出我送她的指甲刀:“我给你修修指甲作为补偿好啦!”

    我一屁股坐倒在地上,甩掉鞋子,把脚晃了晃:“脚趾甲!”

    “想得美……”陈丹青啐了我一口,正要掐我,她身后忽然传来了恐惧的尖叫声……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