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 逼迫

    那把海事刀做的长矛,从棕熊的左耳深深刺了进去,刺破了它的脑组织,我吃力的把它翻过来。棕熊死前无疑非常的痛苦,面部狰狞的扭曲着,巨大的吻部张开,似乎死后还想咬我一口。

    陈丹青站在我的身后。看到棕熊这可怖的样子,惊呼了一声,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

    我费力的把长矛拔出来,让她回去叫其他人过来。然后我把海事刀的尖刺收回去,把刀刃翻出来,开始给棕熊剥皮。

    这头熊的皮毛非常的坚韧,假如没有得到这把海事刀,只凭着原来那把破斧子,我真的会束手无策。

    好在这把刀确实是精钢锻造,锋锐无比,我使劲的划开它的嘴巴,从头部开始剥皮。

    这头熊真的是太肥了,皮下一层厚厚的黄色脂肪,尤其是肚子那里,能掏出七八十斤来。

    我想起苏姗曾经说过的,鞣制皮子的方法,就需要油脂的,就把熊油留了下来。

    鲜血染红了小溪,潺潺流去,我拽出熊的五脏六腑,直接把臭烘烘的肠子远远丢了出去,然后盯着熊胆,心里琢磨着,这玩意肯定是熊身上最有用的东西,可是怎么用呢?

    我把熊胆用树叶包上,眼睛一亮,从熊肚子里拽出了它的膀胱。

    这玩意真不小,半透明,里面还装着半袋黄橙橙的尿液,热乎乎的散发着骚气。

    我把尿液倒了,把膀胱泡在水里,用石头压住。这玩意虽然不能吃,可是做成水囊来储水真不错,我小时候家里过年杀猪,我经常用猪尿泡吹了气当足球踢,怎么踢都踢不坏。

    然后我开始分割熊肉,这头熊怕不有两三百公斤,以我们几个的负重能力,根本不可能全部带走。所以我只能挑选里脊和腿肉这些比较鲜嫩的味道。

    身后响起脚步声,我握紧刀子转头一看,是陈丹青带着她们几个来了。

    我还没说话,她们已经连连尖叫起来,我楞了一下,对着溪水照了照,我的脸上有很多斑驳的血点,那是切割熊肉的时候溅上的,确实有损我英俊无比的容貌。

    可是等我洗干净了脸,才发现她们尖叫的原因,是那个开膛破腹血肉狼藉的棕熊。

    几个人转过头,甚至安琪还在不停的干呕,我皱了皱眉,难道她们还没搞清楚,现在这种情形,才是我们以后生活的常态吗?

    我不悦的说道:“你们在干嘛?都给我过来!”

    可能是听到我的语气比较严肃,苏姗第一个走过来,目光躲躲闪闪的不去看棕熊的尸体,对我强笑道:“怎么了?”

    我阴沉着脸,沉声说道:“这堆熊肉,将是我们这几天的粮食,你们那是什么表情?你们都应该知道,这里是荒岛!不是文明社会,以后我们的主流粮食,都是这些东西!你们连看都不敢看,怎么吃?以后怎么捕食?是不是都要靠我?都要等着我?等我把这些恶心的东西做熟了,端到你们的面前,你们才张开美丽的小嘴?嗯?”

    我的话可能说的很重,几个女人脸上的表情都变得很不自然,陈丹青挺起胸,大步走上来。

    “看就看,有什么了不起!”

    话虽如此强硬,她的声音却颤抖的厉害。

    我缓缓叹了口气:“丛林里步步危机,有时候随便窜出来的一条毒蛇,就能让人万劫不复!我不是神,我没有金刚不坏的身体,面对危险的时候,我其实也害怕!”

    “我害怕……害怕我死去,你们没有半点生活自理的能力……谁来照顾你们?人……始终都是要靠自己的!”

    “不要说了……”萧宁儿抽泣着打断了我,她哭哭啼啼的向前走了两步,痴痴的看了我一眼,然后战战兢兢的把目光转向那一堆熊肉。

    她的双肩在不停的抖动,幽幽的声音落地生根:“如果真的有那种……时候……我愿意替你去死……”

    李美红带着另外两个女人,也走到了熊肉前,盯着熊肉,她轻声说道:“你是个真正的男人!”

    最后只剩下了安琪,她还在干呕,脸色苍白的像是一张纸,惊恐的看了一眼所有人,崩溃一样放声大哭起来。

    “我想……妈妈……”

    我本来很强硬的态度,被她的涕泪横流所击碎,我叹了口气,正要说话,一只柔软的手捂住了我的嘴巴。

    苏姗美眸近在咫尺,轻声说道:“这是必要的阵痛,你若怜惜,只是在害她!而且……”

    她的声音细不可闻:“你是我的领导者,是我们的王,公平和言出必随,是领袖一定要坚持把握的!”

    我承认,苏姗说的一点都没错,我咬了咬牙,硬起心肠。

    “安琪,去看!”

    安琪抬起红肿的眼睛,看我铁板一眼的脸,哭着拼命摇头。

    苏姗抬起手,做了一个让我加油的手势,我硬起心肠,走过去揽住安琪的肩膀,强行带着她来到熊肉的面前。

    我把她紧紧固定在怀里,扒开她捂住双眼的手,强硬的说道:“看它!把它想象成煎的三分熟的小牛排!你要战胜你自己……”

    我的话还没说完,怀里安琪的身体就变软了,她竟然晕了过去……

    我急忙掐人中,把她弄醒了,至于再让她盯着熊肉练胆量的话,也就不再提了。

    除了安琪之外,我们像是搬家的工蜂,一人抱着一大块熊肉,走出了密林。

    因为怕血肉的味道,引来林中的野兽,我们只能再次攀上了岩壁。艰难的行走了一段,我发现了一个山洞。

    这个山洞比水帘洞要大一些,但是周围并没有水源,我看看天色,告诉大家,今晚我们就先在这里暂住一晚,明天在继续向前,寻找一个更适合的地方暂时安定下来。

    这里距离海滩已经有很长一段距离了,估计他们不会这么快来寻找我们的。他们应该还在鼓捣仪器,期待永远也不会到来的救援。

    我一个人悄悄的潜回了海边,用熊膀胱灌了满满一袋海水回来,然后我升起了火。

    我挑了一块干净平滑的石头,放在火的旁边,把熊肉清洗干净之后,切成薄薄的小片,放在石头上。

    熊肉在滚烫的石头上慢慢的变色,蜷曲,发出滋滋的轻响,久违的肉香味道,在石洞里面弥漫开来。

    蘸上海水熬出来的盐,我丢了一片烤熟的熊肉在嘴里。

    说实话,味道比我想象的要差。

    熊肉的口感,有些类似于牛的肋肉,肉丝很韧,油脂也很多,但是腥味就比牛肉大多了,如果有孜然或者芥末之类的香料驱味的话,应该会很好吃,可是这种简单的料理方式,就让它变得比较难吃了。

    即便如此,我依然吃的不亦乐乎,因为我知道,能够吃到这些,已经是相当好的运气了!

    可能是受到下午的刺激,其他几个女人虽然皱着眉头,却依然强行咽下了一些熊肉。

    只有安琪,她来之后,就抱着双膝一个人坐在墙角,不停的抽泣,其间陈丹青和李美红先后去劝过她,可是她谁的话也不听,就是一个劲的哭。

    我让陈丹青给她送一些熊肉过去,她别说吃了,一看到熊肉,就冲到洞口,哇哇的呕吐起来。

    我们只能放弃她的问题,现在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我招呼大家一起去处理那些熊肉。

    我本来是打算用盐把肉腌一下的,可是真到实施的时候,我才发现,盐太少,肉太多。

    我不舍的盯着那几大块熊肉,我们不可能一下子都吃完,可是这种热带气候,也非常不利于食物的保存……

    “或者,我们可以用烟熏!”李美红开口说道:“我家乡经常用这种方法保存猪肉,可以保存很长的时间!”

    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连跑带颠的采来很多潮湿的树叶树枝,我们就在外面的石壁上升起火堆,把潮湿的树枝加进去,立刻冒起了滚滚的白烟。

    我让几个女人用树枝挑着熊肉,在烟上熏烤,我自己开始处理那张熊皮。

    我把熊油用用石头烤化,涂抹在熊皮上,揉搓一阵,放在火上烤一会,然后再涂油,再揉,再烤,周而复始。

    这熊皮分量不轻,我忙乎了一会,累的满头大汗,当天色完全黑了下来之后,她们那边的肉也熏好了,挂在石壁上面。

    我们疲惫的躺在干草上面,我感觉浑身每一根骨头都在疼痛,今天和棕熊的搏斗,确实让我精疲力尽了。

    所以我很快进入了梦乡,睡的正香的时候,有人用力摇晃我,把我摇醒了。

    我朦胧的张开眼睛,就见到陈丹青那张焦急的脸。

    “安琪病了!”

    我一咕噜爬起来,就见到苏姗正在用清水擦拭安琪的额头。

    安琪蜷缩在干草之中,脸色苍白无比,嘴唇却红的几乎成了紫色,她的身体,颤抖的好像风中的落叶,牙齿咯咯打颤的声音清晰的传来。

    “好冷……妈妈……琪琪好冷……”安琪喃喃自语着,我把手盖在她的额头上,如同火炭一样的烫人……

    我心里顿时无比的后悔,安琪之所以生病,除了昨晚淋的那场雨之外,只怕和今天我们大家对她的逼迫,也有脱不开的关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