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是不是傻

    尼玛!我差点没哭出来,这大家伙蹲伏着都有我高,棕色的毛发白鼻梁黑鼻头,这是一头棕熊……

    我真是欲哭无泪。估计这货刚喝完水,正好一抬头,然后我砍开树枝就冒出来了。

    我以前看到过,棕熊的嗅觉。是猎犬的7倍,视力是人类的4倍,可以在浑浊的水潭里面看到里面游泳的鱼,人们总说熊瞎子熊瞎子的。其实是乱讲的,只要被它盯上了,就跑不了了。

    (科普一下,熊瞎子指的是狗熊,棕熊又叫灰熊,人熊,体型比狗熊要大很多。)

    我下意识的从裤|裆里拔出枪,对准了它。

    棕熊可能是第一次看到人这种东西,眨眨眼睛,萌蠢的看着我,估计它也整不明白,我到底是啥玩意,为什么要用一个小管子对着它。

    但应该是我渺小的体型给了它很大信心,认为我只是个新出现的食物,它慢慢直起身,向我走来。

    它身高足足有两米以上,行走之间却非常轻盈,走了几步,它忽然张开了嘴巴。

    白森森的牙齿毕露,刚才那种萌蠢的样子,完全被凶厉之相所替代,我并没有开枪,因为我知道如果做不到一击毙命的话,受伤的野兽反而会更加的癫狂。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棕熊嘶吼一声,向我紧紧的追来。

    我不敢奢望和它比体力耐力,我跑了几步,瞅准一棵垂着长藤的粗壮大树,飞身而起,抓住树上的长藤,蹬踏着上了树干。

    棕熊奔跑着来到树下,抱着树干拼命的摇晃,大树不停的摇摆,树叶纷落如雨,但是坚固性还是挺不错的。

    棕熊摇晃了一阵,看到并无卵用,也就放弃了摇树。

    但它可真特么的执着,居然张开大嘴,开始啃食树干,树皮在纷飞,我的心在泣血,我知道,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了!

    我单臂拉住枝干,对准它举起了枪。之前迟迟不肯动枪,是因为我知道,受伤的野兽,要比什么都要凶残,我只希望它知难而退,没想到它却和我耗起来了。

    我不能久等,万一几个女人看我迟迟不归,寻找过来的话,一切都完了!

    我深呼吸,身体慢慢放松,让身体渐渐适应大树摇摆的频率,棕熊的脸部在我眼中逐渐清晰,我对准它毫不犹豫的搂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枪响,附近几棵树上的鸟儿纷纷飞起,棕熊发出一声震天的狂吼,双爪捂住了脸,鲜血从指缝里面溢了出来。

    那么大的熊眼……应该是打中了吧……

    我心里忐忑的猜度,下面棕熊捂住脸的双手,忽然松开了。

    它的右眼眼皮上,毛发焦了一大块,翻出鲜红的皮肉,右眼完全变红了,不停的往外趟着鲜血,盯着我的目光,写满了怨毒。

    我心里暗叹,特么还是差之毫厘了,打在了它的眼皮上……如果打入眼睛的话,子弹直接入脑,这货早就不行了!

    轰的一声,棕熊重重一巴掌拍在树干上,树皮飞走了一大块,它发了疯一样,又是爪子挠又是牙齿咬,那颗大树的树皮掉光了,树干在咔嚓咔嚓声中,一层一层的减少着。

    但是我并不认为,它可以把这棵大树弄倒,只是在徒劳的耗费它的体力而已!

    我双脚紧紧盘住粗壮的枝桠,对准它举起了枪,不停的寻找时机,这次,我一定要打到它的眼睛!

    可是棕熊正在暴躁的折腾,头部动来动去的,我根本就无法好好瞄准!

    我举着枪,寻找着时机,等待它精疲力尽的那一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声清脆的尖叫,忽然传入我的耳朵,我转头一看,浑身的血液都往上涌,脑子嗡了一声。

    陈丹青站在我刚才出来的那个草木缺口,双手紧紧捂着嘴巴,惊恐的看着棕熊。

    我急忙对着她连连挥手,示意她赶紧往回跑。可大概她的注意力全在狰狞的棕熊身上,根本就没注意到树上的我。

    我实在无法忍了,冲着她大喊一声:“快跑!”

    陈丹青这才醒过味来,慌张张的应了一声,急忙转身,却双脚一软,差点跌倒在地。

    于此同时,棕熊攻击树木的行动停止了,它直起身,盯着陈丹青的背影,向前迈了两步。

    陈丹青转头一看,脸都吓白了,一下子跌倒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往前跑,

    我心知不妙,她越是逃跑,棕熊就越会追赶的!

    我拼命敲击树干,对准棕熊叫嚣,棕熊回头看了我一眼,又转头看看陈丹青,似乎有点选择困难。

    但是很快,猎食的天性就告诉它,还是追陈丹青比较靠谱,它低沉的闷吼一声,加快步伐,向着陈丹青跑去。

    陈丹青吓得脚都软了,半天没爬出多远……

    我急忙掏出枪,毫不犹豫的对棕熊的背影搂动了扳机,我现在已经不奢望打死它了,只希望能够把它的注意力拉回我的身上。

    我射击的极快,空弹壳噼里啪啦的掉落,转瞬之间空膛撞击的声音响起,棕熊嘶吼连连的转过了头。

    “来啊!魂淡!”我大声吼叫着,挥舞手臂拍打胸膛,做出挑衅的姿态。

    棕熊的智商确实感人,果然丢下了不远处的陈丹青,转身如风一样向着大树跑来,随着它的奔跑,点点滴滴的鲜血洒落在了地上。

    子弹毕竟穿透了它的皮毛,可惜估计伤口不会太大,至少它的行动,并没有显露出半点颓势。

    棕熊很快就到了树下,再次对着大树发出狂猛的攻击,树干吱吱呀呀的摇摆着,我看着它血肉模糊的狰狞的脸,心里暗暗发了狠。

    特么的老子给你脸了是吧!

    我拔出海事刀,割断了一根长长的树枝,脱下裤子,把海事刀仔细的绑在树枝上,做了一只简陋而锋锐的长矛。

    海事刀上面,可以折叠出一个很尖锐的圆柱体,那是海员不慎落水之后,可以用这个很尖的东西刺在船体上,固定住身体等待救援。

    船体都是钢铁的,所以这东西也是精钢打造,锋锐无比,我握紧这个长矛,慢慢转动身形,变成了一个头下脚上的姿势,双脚死死盘住树身。

    越来越近了,树身的震颤越来越厉害,棕熊的嘶吼如闷雷震耳,我甚至闻得到它嘴里的臭气。

    我屏住呼吸,脸色阴郁的要拧出水来。死死盯着棕熊,我知道,我的机会并不多,刚才已经浪费了了一次,这次不能做到一击必杀的话,事情就非常的麻烦了。

    我的接近,让棕熊更加的狂暴,它疯狂的向上跳跃着,粗大的巴掌一次次拍在我身下的树干上,暴躁的喊声连绵不绝。

    就是……现在!

    当它再次向上跳起的时候,我猛地刺出手里的长矛,锋锐的海事刀长刺,从它的左耳穿进去,巨大的顿挫感传来,我双手用力一搅,飞快的松开了树枝。

    几乎就在同时,棕熊的爪子从我的头顶半尺处掠过,猎猎劲风让我脸颊一热,棕熊向后一仰,直挺挺的砸在地上。

    它落地之后,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不停的打起滚来。

    地上草木摧折,它庞大的身躯如坦克一样碾压过去,一直过了十几分钟,它滚到了溪水的旁边,把头埋在水中,双爪不停的拍打着溪水,水花四溅。

    我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不远处,陈丹青手里拎着一根粗大的树枝,脸色苍白的站在那里。

    我飞快的滑下树,向着她奔跑而去,她惊恐而倔强的脸,在我眼中越来越清晰,我纵身而起,一把把她扑倒在地上。

    “唔……”她刚张开嘴,就被我一把捂住了,我压着她,恶狠狠的说道:“你特么疯了!你回来干嘛?”

    “呜呜……”

    陈丹青挣扎着,我压低声音说道:“憋说话!”

    陈丹青搭住我的手去掰,很快就意识过来,她根本就掰不开,她认命的放弃了挣扎,一双如同秋水寒潭的美眸,气呼呼的瞪着我。

    她的身体软软弹弹的,压着非常的舒服,淡淡馨香钻入鼻子,我心里一荡,故作凶狠的说道:“你为什么要来?是不是傻!是不是傻!”

    然后我的手传来疼痛,原来被她冷不防咬了一口,我急忙缩回手,她瞪着我,一字字的说道:“你魂淡!”

    “你才魂淡!”我心里原本就窝着火,刚才看到她重新出现的那一刻,我杀人的心都有,我就不明白了,二十几岁的人了,就不明白什么叫添乱么……

    我的手臂上,忽然传来尖锐的刺痛,原来被她狠狠的拧了一把,我一气之下,翻身起来,把她粗暴的翻过去,伸出巴掌,在她挺翘的丰|臀上拍了几巴掌,在她的惊呼声中,我一跃而起,回过头,那头棕熊一动不动的伏在地上,上半身探入小溪之中,哗哗流水冲刷走了不少的血迹,它始终没动弹……

    我捡起一块石头丢了过去,石头砸在棕熊脑袋旁边的水中,水花四溅,它依然一动不动……

    “厉害了我的哥!”我眉飞色舞的走了过去:“今晚有肉吃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