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5章 不抛弃不放弃

    几分钟之后,我和怀森相对而立,彼此都用异样的目光,打量着对方的队伍。

    怀森的身后。是七八个男生,欧美人体型比较高大,这些学生看起来都比我高,他们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刀具和棒球棍,还有两个背着猎枪。

    我想起来了,欧美不限枪,这特么太让人生气了。这些家伙肯定不是玩枪的生手。

    怀森狐疑的看着我的身后,那几个女人,皱眉说了几句,表情很不愉快。

    苏姗嫣然一笑,对他解释,怀森一个劲的摇头,苏姗板起了脸,叽里呱啦的措辞很激烈。

    两人争吵了一会,苏姗告诉我,她的理由是,我们在露宿的地方,还留着一些东西,需要取回来,开始怀森是拒绝的,可是苏姗很坚持,说那些是美妙的回忆,坚持要去,怀森毕竟是个学者,警惕性没有那么强,答应我们可以一起去。

    我刚刚把心放进肚子里,到了舷梯那里的时候,又起了波折。

    两个看守舷梯的学生,好奇的问我们去哪里,得知我要带着怀森他们去寻找标本的时候,两人终于想起了什么,奇怪的问了我两句。

    所有人都看着我,苏姗翻译说,他们问我,不是刚刚和汉特他们出去了吗?

    怀森并不知道汉特出去的事情,转头问我怎么回事。我面不改色的说道:“汉特想要找到上石壁的道路,让我带他去了一下,结果到了石壁下面,他们就把我赶回来了!”

    怀森皱起眉头:“他们寻找石壁做什么?”

    我满脸懵懂的摇摇头:“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我离开的时候,看到他们正在石壁上刻字。”

    “刻字?”怀森困惑的问道:“什么字?”

    我无辜的摊手耸肩:“H-A-N-T……我只看到这个……”

    “汉特的名字……他到底想干嘛?”怀森喃喃自语。

    “带我们去看看!”怀森思考之后,断然说道。

    “好的!”我从善如流的点头,带着他们前往石壁。

    路上,在我的悄声提醒之下,苏姗装出了恍然的样子。

    “怀森教授,我忽然想起来了,国际惯例中,可以为新发现的岛屿,以发现者的名字命名!”

    “啊!”怀森惊叫一声,脸孔一下子涨红了,发出一连串急促激烈的声音。

    就算没有苏姗翻译,我也能听出什么雪特刀哥之类的话,都是骂人的。

    “他是个自私鬼……狗*养的……这是大家的发现,他据为己有……”苏姗忍着笑,小声给我翻译,我悄悄告诉陈丹青她们,让她们故意落在后面,伺机离开,我们最后在水帘洞会和!

    这个时候,怀森整个人已经变成了快要爆炸的气球,暴跳如雷,一个劲的催促我快走,根本就无暇理会陈丹青她们了。

    那几个学生,也同样的义愤填膺,这可以名垂千古的事情,却被汉特一个人独占,叔叔可以忍,婶婶也不能忍!

    他们加入咒骂汉特的行列,根本就没人注意到,陈丹青她们几个女人,悄悄的落在后面,伺机离开了队伍。

    我故意带着怀森他们走的很快,同时不停的观察着两个带枪学生的位置,心里琢磨着要如何脱身,是暴力杀人还是金蝉脱壳……

    我相信,我拔枪射击,以有心算无心的情况下,可以把两个带枪的学生先弄死,剩下的人就比较好解决了。

    最终,看到几个学生稚嫩的脸,我还是心软了,我停住脚步,在他们狐疑的目光中,走向密林,一边走一边解腰带。

    “撒泡尿!”

    哗哗的水声伴随我悠闲的口哨,我动作隐蔽的回头扫了一眼,怀森正在向他的学生说着什么。

    “在那里!”

    我顺手一指石壁,那些人一起仰头,我就势窜进了密林。

    过了大概一分钟,他们才发现自己上了当,叫喊着追了过来。

    枝叶在我身边拂过,我像只受惊的兔子,在里面绕着乱窜,我听到怀森的大叫,砰砰的枪声响起,我旁边的一棵树的树皮,忽然炸开了。

    尽管明明知道,我选择的这种方式,危险性要增加不少,但是我心底依然泛起了一丝怒气。

    麻蛋!是否劳资的命对你们来说,就这么不值钱吗?说开枪就开枪……

    我恶向胆边生,边跑边解下背后的鱼竿,把鱼线弄下来,随手缠在几棵树的中间。

    我跑出了一段,身后传来惊呼声和惨叫声,我不用看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种透明鱼线非常坚韧,若是撞在脖子上,甚至可以把一个奔跑中的人直接割喉。

    身后的脚步声明显稀疏了好多,但是枪声却密集了,我仔细分辨,除了我看到的那两把猎枪,似乎还有别的枪支,否则以猎枪的发射速度,做不到这样的频率。

    但是无所谓啦,这种密林里面的枝叶太挡视线,我又是弓着腰蛇行的,就算庞伟过来都很难打到我的。

    我事先其实已经算计过地形,跑了一段路,我斜着插|入了湿地,沿着湿地,我兜了几个圈子,平安的回到了水帘洞。

    我的脑袋从洞口刚一露出来,安琪和萧宁儿就欢呼着冲过来,一左一右的抱住了我。

    我反手揽住她们,飞快的说道:“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啊不,快走!”

    几个女人随着我离开了水帘洞,沿着密林的边缘,继续向前。

    我们必须离开,水帘洞虽然具有一定的隐蔽性,却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没有退路,万一被人堵住的话,就只有束手就擒了。

    所以我只能带着她们走!

    黄昏的夕阳余晖,返景射入深林,草木之上镀上一层辉煌的金边,美丽的惊心动魄,却乍现便凋零,天色很快暗了下来。

    我在一块比较容易攀爬的岩壁前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看,几个女人都已经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了。

    我指了指岩壁:“今晚,就在这里凑合一下吧!明天我们找一个合适的地方在安营扎寨。”

    为了避免被发现,我们没有升火,就这样蜷缩在石壁下面,相互拥抱着取暖。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繁星满天,璀璨辉映,萧宁儿指着海岸的方向。

    “灯!”

    那艘损毁邮轮上面,亮起了灯光,这是船上的发电设备在运转。

    明亮的灯光倒映海上,让人止不住的想做扑火的飞蛾,过去寻找光明。

    灯光所代表的,是人类文明的力量!他们坐在明亮的灯光下,吃着滚烫的晚餐,我们却只能蜷缩在冰冷的夜风中,望着星星,幻想那是一锅蛋炒饭。

    “跟着我离开,你们后悔吗?”

    我的目光扫过她们,重点落在那三个女人身上。

    “不后悔!”年纪最大,名叫李美红的女人坚定的摇了摇头,冲我笑了笑:“虽然我一直什么都不说,但是我心里很明白,谁才是值得信任的!”

    “苏姗去找我们的时候,其实已经让我们选择过了,是随你离开,还是留在船上。我们三个毫不犹豫的选择跟你!因为……”

    说到这里,女人忽然颤抖起来,脸上露出不堪回首的表情,我心里明白,她应该是想起了,和古蔺在一起的那段遭遇。

    “红姐,啥都别说了!”我制止了他,平平伸出自己的手,沉声说道:“你们跟我,我也不敢保证让你们衣食丰足,但是我能够承诺,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一家人,大家风雨同舟!永远不抛弃,不放弃!”

    “对!不抛弃,不放弃!”

    她们依次把手放在我的手上,我们的手交叠在一起,满空亮亮的繁星,不知何时不见,风中飘来潮湿的气息。

    我急忙爬下石壁,采摘了一些芭蕉叶,我刚刚回去,豆大的雨点就淋了下来。

    我们蜷缩在雨中,头顶的芭蕉叶并无卵用,很快,我们就遍体湿透了。

    咯咯咯牙齿打颤的声音不绝于耳,我们紧紧拥抱着,熬过了风雨,熬到了天明。

    我跑到杀死汉特的地方,取回了消防斧,这次我没有再遮掩,光明正大的生了一堆火,反正这里我们也不会再多呆了。

    我让大家努力多烤一会火,驱逐身体里面的寒气潮气,在这缺医少药的地方,寻常的感冒都是致命的。

    大家烤干之后,我们再次前行,现在的我们,什么都没有了,不但如此,背后还有潜在的危险,如果被怀森他们见到,肯定要对我们不利的。

    所以我们只有向前,小心的探索,寻找宿营地,寻找食物,寻找任何支撑我们生活的物资!

    我们在密林里面小心的跋涉,走的很慢,走了一段时间,咕噜噜的声音响起来,我们一起看向安琪,她羞得无地自容。

    “饿了吗?”我用斧子请出一块空地,说道:“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找点吃的!”

    我独自向前走了一会,忽然听到潺潺的水声,当我挥动斧子砍开几株遮挡视线的植物的时候,我看到一条长草掩映的溪流,溪流边,一个黑乎乎毛茸茸的大家伙,抬起了头,目光和我对上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