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4章 互相伤害啊

    两个年轻的学生把守着舷梯,在汉特的带领下,我们三个出了船,来到岸边仰望石壁。

    汉特指指远方。说那里的石壁更高大一些,这正合我意,我肯定是希望离船越远越好了,那样动起手来也方便的多。

    我们爬上那座石壁。汉特从怀里取出纸笔,在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上一行英文,递给了我。

    “照着这个去刻!”

    “这……这么长?”我吃惊的看着他。

    汉特矜持的点点头:“Longfellow是我的教名,Hant是我的自取名。William是我的姓氏!”

    握草,幸亏你不是阿拉伯人……我苦笑着摇摇头:“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必须和你说清楚,亲爱的汉特先生,对于英文,我确实非常的差劲,你的名字刻在岩壁上,这将会是光耀千古的事情,我这蹩脚的字迹,会让你蒙羞的!”

    “没事!”汉特远眺远方,喃喃的说道:“回到英国之后,我会亲自带领专业的石匠来这里,把名字重新刻上一遍,嗯,还要鎏金!哈哈……真是太美妙了……”

    做你的白日梦吧!我心里冷笑着,弯腰慢吞吞的从衣服中去拿消防斧。

    我心里盘算着,必须第一个解决汉特,他的枪威胁太大了,我是直接打他个措手不及?还是找件事情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然后一击必杀呢?

    正在思量,我忽然看到地面上,汉特的影子。

    影子显示,他从怀里悄悄的摸出手枪,对准了我。

    特么的,原来不只是我想杀他,他其实也想对我不利啊!难怪他也选择在这距离邮轮比较远的地方……

    那么……就来吧!互相伤害啊!

    “呃,我忽然想起来了……”

    我一边说着,一边很自然的站起来转过了头。

    我的动作很缓慢,给了汉特足够的缓冲时间,当我回过头,他已经把枪放回了怀里,一脸和蔼的看着我。

    “怎么回事?我的朋友?”

    我笑了笑:“这个字,应该刻多大?”

    汉特用手比划了一下:“每个字母比西瓜大一些!”

    “好!”我点点头,开始往腰上系绳子,同时对罗杰说道:“你拿着那一头的绳子,去系在那块石头上,一定要系的紧一些,这可是要命的勾当!”

    罗杰茫然看着我,并不懂我在说什么,汉特叽里咕噜的翻译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原话,反正罗杰点点头,转身拿着另外一头绳子,去了石头那里。

    在他转身的一刹那,我分明看到,他的嘴角抿了起来,显然忍笑忍的很辛苦。

    估计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的傻|B吧。

    我拿起纸条,递到汉特的面前,请他再次确认一次,是否每一个字母都毫无差错,因为刻在石壁上,再想修改就比较困难了。

    汉特低头去看纸条,我的膝盖猛地抬起来,暴烈的顶在他的档上。

    与此同时,我飞快抬起手按住他的头,用力向下一压一拧,汉特的半声惊呼才出口,就像被拧回肚子里。

    但是这边的动静,依然惊动了罗杰,他猛转头,正好看到我的手肘扬起来,重重砸在汉特的背上。

    汉特直接被我干趴下了,他刚刚倒在地上,我猛地挥起消防斧,用力砸在他的后脑上。

    沉闷的响声中,汉特的后脑凹陷下去,身体抽搐了两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我半跪在地上,死死瞪着罗杰,伸手去掏汉特的怀,我记得很清楚,刚才他的影子,就显示把枪藏在这里的。

    我的手接触到了冰冷的枪身,熟悉的感觉如同风舞残阳,那段血与火的回忆瞬间回到我的脑海。

    罗杰怪叫一声,向我扑了过来,几乎就在同时,我飞快的拔出枪,对准了他,大喝一声:“死刀!”

    他狼狈的止住了前扑的身形,咬牙切齿的瞪着我,眼中射出又是惊恐又是愤怒的光芒。

    我并不想开枪打死他,因为枪声太容易惊动人,所以我用枪指着他,指了指石壁的另外一边。

    “you|jump!”我非常感谢电影泰坦尼克号,让我能说出这个英文短语。

    石壁的另外一边,下面是波涛汹涌的大海,我其实也有点心软,罗杰还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对我也没显露出明显的恶意,所以我狠不下心亲手杀死他,逼他跳海,把他的死活交给上帝来裁决吧!

    罗杰盯着我的枪,一步步的向着后面退去,我心里无比的纠结,感觉自己未免过于残忍,可是我相信,这样做,才是对我们最有利的!

    我们只想……活下去!

    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就在我这么稍微一错神的功夫,罗杰忽然狠狠一拉手里的绳索,那绳索的另一端还系在我的腰上,我猝不及防之下,身体失去了平衡,向他踉踉跄跄的冲去。

    我拼命克制住开枪的强烈欲|望,就势弯下腰,狠狠的用头顶在罗杰的肚子上。

    罗杰吃痛的大呼一声,用手紧紧拽住了我的肩膀,抬起膝盖,撞向我的脸。

    我拼命转头,他的膝盖贴着我的耳朵过去,让我耳朵火辣辣的疼痛。

    他一膝落空,身体已经有点不稳,我就势用脚一勾他支撑身体的那条腿,他带着我噗通一声倒在地上。

    然后……他就永远不会动了……

    那把海事刀,扎在他的咽喉上,他的眼睛死鱼一样凸出来,死不瞑目的瞪着我。

    “抱歉了!”我拔出刀,一股鲜血飚出来,喷在我新换上的邮轮服务生的衣服上。

    我脱下衣服,包上了几块石头,用绳子系在罗杰和汉特的身上,吃力的把他们两人拖到石壁边上,用力一推。

    两人绑在一起的尸体跌落大海,海面上泛起红色,很快就消失了,我颓然的坐了下来。

    好一会,我才把紧张的情绪平复,我想了想,把消防斧藏在了石壁上,擦干净海事刀,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手枪。

    这是一把马卡洛夫手枪手枪,老毛子出产的,和欧美货比起来,这玩意的科技含量至少落后十年,但有一个好处,结实抗造,出错率低。所以漂流海上用这种枪非常的合适。

    手枪的弹夹是满的,一共八发,我把枪藏在裤|裆里面,回到了邮轮。

    依然是那两个学生在把守着舷梯,看到我独自一个人回来,他们叽里咕噜的问了我两句。

    我本来就听不懂,只好指手画脚的给他们比划,他们两个还在钓鱼,我回来给他们拿水喝。

    也不知道他们听懂了没,不过他们毕竟还是学生,思维并不复杂,让开道路,我平安的走了过去。

    我绕过一堆绳索,就看到怀森背对着我,正在远眺大海。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回过头,冲我招了招手。

    “哈罗!拆你!”

    拆你眉!我心里腹诽着,他冲我叽里咕噜的说了几句,我满脸疑惑的摇摇头,示意自己听不懂。

    他有点着急的样子,让人把苏姗叫来了。

    苏姗和我对视了一眼,我咧开嘴笑了,把她一把拉进怀里,咬着她的耳朵轻声说道:“我把汉特弄死了!准备跑吧!”

    苏姗浑身一震,我继续说道:“没事,他听不懂中国话,我不知道他找我干嘛,你翻译一下,你记得找机会通知她们几个,随时准备逃跑!”

    “哈哈……”怀森看到我和苏姗亲热,虚伪的笑了几声,叽里咕噜的说了起来。

    经过苏姗的翻译,我才知道他找我干嘛。

    他说自己是一名生物教授,他很想知道,我们在荒岛的时候,遇到过什么特殊物种没有,如果有的话,是什么样子的,他很希望得到它们的标本。

    我呲牙笑了起来:“告诉他,乐意为他效劳!”

    “告诉他,我的生物学很糟糕,我并不知道什么物种是他需要的,但是我知道,密林的边缘,有一块湿地,那里有很丰富的物种,也许会有他想要的!”

    苏姗对怀森转述之后,他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抬头看了看天色,问我那里距离船只多远,能不能在天黑前赶回来。

    我连连点头,这次不用苏姗翻译了,他让我在这里等他,自己转身噔噔噔的跑进了舱室。

    我借着这个机会,让苏姗赶紧把所有人都叫来。

    苏姗犹豫了一下,问我那几个人怎么办?

    我这才想起来,她指的是四个幸存的女人,这四个女人中,那个叫孟思雨的已经算是背叛了我们,所以这次挑选舱房的时候,她并没有和我们住在一起,可是另外三个女人,还是和我们在一起的。

    陈丹青她们三个,自然是和我一条心的,可是那三个女人知人知面不知心,万一有了什么变数的话,我们逃跑的计划很可能功亏一篑。

    略一思索,我咬了咬牙:“不管怎么说,我答应过照顾她们!在她们没有背叛之前……带上她们!”

    “你越来越让我想给你!”苏姗水汪汪的瞟了我一眼,以她的聪慧,自然清楚,带上那几个女人,我们的危险会成倍数的增长。

    可是任那几个女人留在这里,一旦我们离开之后,她们必将会遭遇很不好的对待!

    啪的一声,我在她PP上拍了一巴掌:“少啰嗦,快去!”

    望着苏姗婀娜远去的背影,手心还残留着她弹性柔软的回应,我深深吸了一口气,眯起了眼睛。

    成败,就在此一举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