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 龙吸水

    我重新出现在野猪面前的时候,这货正在泥里快活的打滚。

    本来清澈的水流被它弄得污浊不堪,它吭哧吭哧的舒服的不行。我捡起一块石头丢过去,打在它身上。

    它抬头看见是我。明显楞了一下,看意思有点不想搭理我了。

    我冲它脖子扭扭屁股扭扭,做了几个鬼脸,它一下站起来了。鼻子里发出不满的哼哼声,向我冲了过来。

    我转身撒腿就跑,野猪随着我跑入密林,我东躲西藏。它横冲直撞,密林边缘的树木再次遭了秧,我心里默默计算着,忽然一闪身,躲在一棵树后。

    大野猪几乎没有半点犹豫,笔直的向着我身前的大树冲来。

    它还没撞在树身上,庞大的身躯停顿了,一根粗壮的长藤,系在它的前腿上,牵绊住了它的行动。

    我从树后绕出来,手里提着一根木棒,笑吟吟的冲它挥舞了两下。

    “来啊!你不是挺拽的嘛!”

    大野猪愤怒的咆哮着,拼命往前探身子,长藤绷得紧紧的,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

    只怕过不了多久,长藤就会被它的蛮力拉断,我不敢再怠慢了,拔脚就跑。

    大野猪转身愤怒的追赶我,我故意绕着树跑,它脚上的长藤被树绕到七扭八绕的,一不留神,后腿又套上一个长藤,把它固定在几棵树之间,难以动弹。

    身后的追赶声消失,我回过头,拎着木棍,吊儿郎当的走向大野猪。

    野猪不停的挣扎着,它像是网中的飞蛾,牵动的长藤和树木左右摇摆,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你特么再凶啊!”我轻佻的挥起木棍,在野猪头上敲了一记。

    野猪的眼睛全红了,嘴巴张开,流出一串浑浊的口水,猛地低头,用巨大的獠牙去挑长藤。

    握草,我不敢怠慢了,挥起木棍,向野猪的眼睛戳去。

    野猪飞快的扭头,避过了眼睛,一口把木棍顶端咬在嘴里,狠狠一甩头。

    一股巨大无伦的力量,从我握着木棍的手上传来,我整个人斜着飞了出去,撞在一棵树上。

    尽管对这头野猪的力量,有了极度的提防,但是现在看来,对危险的估计依然不够。

    这货简直就是野猪中的战斗机啊!

    野猪泄愤一样,嘴里嘎巴嘎巴的嚼着木棍,低头用獠牙拼命切割长藤。

    砰的一声,绷得笔直的长藤,从中折断,野猪的前腿获得自由,飞快的向我冲来。

    不过它后腿的长藤还在,很快限制了它的行动,几颗树木被它的蛮力牵扯,摇摆不定,叶落如雨。

    落叶纷飞中,我从一棵树后又抄起一根木棒,挺着木棒,冲刺向它。

    木棒刺在野猪肥厚的脖颈上,它身上掉下一大块泥巴,可是连油皮都没擦破。

    这倾尽全力的一击,对于它来说,竟然是无关痛痒的。

    不过野猪依然被我激怒了,它猛转头,呲牙咧嘴的冲我怒吼,我就势把木棍捅入它的嘴巴里面。

    我拼命往里面捅,野猪一合嘴巴,巨大的咬合力让木棒瞬间断掉,我前冲的力量还没用完,身不由己的向着野猪冲去。

    野猪嘶吼着,巨大的獠牙扬起来,张开的大嘴里面飘出难闻的臭气,准备迎接我的自投罗网。

    我猛地一拧腰,一把抓住旁边的一棵树,止住了前冲的身体,大口的喘息起来。

    野猪看我悬崖勒马,更加的愤怒,摇头摆尾的挣扎,砰的一声,那根坚韧的长藤居然特么断掉了。

    脱离了束缚的野猪,像一辆坦克一样,沉重的蹄声带着翻飞的泥土,向我冲了过来。

    我闪身到了树后,瞅准一棵粗壮的树木,飞身蹬踏而上。

    我攀着树干,透过树木浓密的枝叶看下去,与野猪凶残愤怒的目光在空中对撞。

    然后,我冲着它吹起了口哨,轻佻的不要不要的。

    就连野猪这可怜的智商,都被我刺激的要发狂了,它发出巨大的吼声,对着大树用力撞击起来。

    轰轰轰……

    两人合抱的大树,在不停的摇摆,我紧紧抱着树干,嘴里的口哨声一直都没停止。

    撞击声倒是很快停止了,野猪晃晃脑袋,后退两步,一丝鲜血,从它的头顶冒出来,滴滴答答的落在地上。

    它应该是明白了,这样撞树,其实挺傻}B的,它仰头盯着我,我解开裤子,一泡热尿撒了下来。

    野猪被淋了一头一脸,快要气疯了,它再次向着大树撞去。

    大树再次摇摆起来,声势惊人,恍如地动山摇。

    我抱紧树干,低头看着野猪,心里变得焦灼起来。

    这尼玛……还没到时候吗?

    我快撑不住啦!

    几分钟之后,野猪的撞击停止了,它晃晃脑袋,像是喝醉了一样,趴在了地上,硕大的猪头贴着地面,嘴巴里慢慢流出紫色的鲜血。

    “欧耶!”我兴奋的打了个响指,继续盯着野猪。

    野猪的身体开始抽搐,哼哼唧唧的似乎在诉说着自己的不甘,当一切都平静下来之后,我从树上跳下来,转身远远的离开了野猪。

    我静候了一会,确定野猪再也不会动弹之后,我才找到刚才丢下的斧子,过去捅了捅野猪。

    野猪的嘴角,不断流出黑紫色的鲜血,在地上凝结成一团,散发出难闻的味道。

    我休息了一会,掰开野猪的嘴巴,从嘴巴那里开了个豁口,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历时一个小时,终于把野猪皮扒了下来。

    至于野猪肉,我是绝对不敢碰了。

    刚才我捕捉了几只箭毒蛙,把它们的毒液涂在了木棍上,野猪嚼烂了木棍,箭毒蛙的毒素也到达了它的体内。只不过它的身躯太庞大了,对正常人见血封喉的毒液,在它身上发作的太缓慢了,所以我故意逗它发怒,让血液加快循环,终于把它搞定了。

    如果真正打起来,十个我也干不过它,可是我用智慧,轻松的摆平了它,这就是人类和野兽最大的区别。

    当我扛着森蚺皮和野猪皮回到房子的时候,只有安琪和苏姗在,安琪被苏姗搂着肩膀,两人亲密的说着话,我毫不奇怪,像安琪这种一张白纸的女孩,遇到苏姗这样的小狐狸,根本就没半点抵抗力。

    看到野猪皮,两人差点没把眼珠子瞪出来,她们崇拜的看着我,问我怎么做到的。

    我信口胡扯了一通,把自己说的勇比常山赵子龙,吹得牛都上了天,才开始收拾屋顶。

    我把森蚺皮固定在屋顶上,左看右看的,感觉这屋子的抗风雨能力肯定增加了不少,然后把野猪皮平铺在地上,问她们谁懂一些如何鞣制猪皮。

    苏姗告诉我,她去阿拉伯地区旅游的时候,看到当地人用油来鞣制牛皮,就是把牛油在牛皮上反复涂抹晒干,据说这样做出来的牛皮,永远不可能坏的。

    我苦笑一声,这时候上哪里去找油啊……

    我们三个正在聊着,陈丹青他们满载而归了。

    她们用长藤编成筐子,两人一组,吃力的抬着两大筐,看起来分量真是不轻。

    我们费了好大劲,才把两筐鱼弄上来,浓烈的腥味立刻弥漫在正午的阳光中。

    看着一串串的咸鱼在风中摇摆,我们心里都蛮兴奋的,我挑了几条肥鱼,用芭蕉叶包上,说老吃烤鱼吃腻了,今天我给你们换个口味,弄个叫花鱼。

    我弄了点泥巴,把包着鱼的芭蕉叶裹上,小心的在旁边架上火,正在口沫横飞的给她们吹嘘,我大战野猪三百回合的演义,忽然周围暗了下来。

    不知何时,空气变得湿闷无比,仿佛凝固了一样,头顶滚过大量的乌云,迅速的遮满了天空,平时不绝于耳的鸟声昆虫鸣,忽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天与地之间静寂的可怕。

    我们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一道闪电在此时划破天空,亮的能刺瞎人的眼睛。

    串串雷声紧随而来,近的好像就在耳边炸响,我急忙告诉她们,马上回到房子里!

    我们攀上石台,听到了震耳欲聋的巨响,转头一看,全都惊呆了。

    海水像是开了锅一样,涌起了万丈波涛,海天交接之处,有一根粗粗的水柱,像是擎天柱一样,矗立在海天之间。

    “龙吸水!”

    我心里大惊,所谓的龙吸水,也就是海上龙卷风。我所担心的是,它会不会卷到岛上来!

    若是它上了岛,我们又处在风暴中心的话,只怕谁都活不了!

    难怪,那么多的鱼都跑到岸上来了,肯定是它们早就察觉到气候的变化,所以才变得烦躁不安。

    和它们相比,自称万物之灵的人类,反而迟钝的可笑。

    哗!

    暴雨从天而降,夹杂在狂风里面,根本就没有什么雨点,就好像一盆一盆水直接往下泼,我们钻进了房间,屋内温暖而干燥,她们挤在火堆旁,我站在门口,死死盯着海上的龙卷风,紧张无比。

    龙卷风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旋转的水柱直冲天际,我看到不少身材庞大无比的大鱼,从里面翻卷抛飞出来。

    很明显,我所看到的龙卷风越来越大,其实是它越来越接近我们,岛上的暴风雨也更急了,树木摧折的声音不绝于耳,天昏地暗的恍如世界末日。

    我们刚刚搭好的房子,在风雨中震颤着,在这凛凛天威之中,女人们不时发出惊恐的尖叫,我无奈的叹了口气,冲她们大喊道:“把所有的衣服都穿上,能穿多少穿多少!马上跟我出去!”

    女人们愕然看着我,大概在她们心中,这间房子才是风雨之中的庇护所,怎么也没想到,我居然让她们在这风狂雨骤中,从房间里面出去……

    苏姗立刻站了起来,抓了几件衣服套在身上,大声说道:“虽然不明白,但大家只要相信,陈博是我们的首领,是我们的王,他的话,我们当做命令好了!”

    说完,她第一个向外走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