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9章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

    阳光静好,石壁平台上,冒起了袅袅的白烟。

    我光着膀子,用斧子劈开树干。用长藤绑好,搭建房子的骨架。

    安琪和苏姗,还有那四个女人,把泥土放进我做好的木头模子里面。压扁倒出来,就成了瓦片的形状。

    把它放在火边的石头上烤干,就成了瓦片,为了保持这种泥瓦的柔韧性。我让她们在泥土中掺杂了一些长草。

    基建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陈丹青和萧宁儿两人就成为了后勤保障,两人前往海滩去寻找食物。

    至于密林,我是绝对不让她们去的,湿地边虽然物产丰富,危险性却太大,尤其那头可恨的野猪,简直就是横在我心里面的一根刺。

    用木头搭建好房子的框架之后,我开始往上面用石头和泥巴砌墙,因为背后就是石壁,只需要搭建三面,工程量并不太大,很快房子的墙壁矗立起来了,我一片一片的把干透了的瓦片,盖在人字形的房梁上,完全铺满之后,我在上面开始覆盖芭蕉叶。

    整个房子的搭建,我们只用了一天时间,当落霞漫天的时候,我们的房子搭好了。

    我在屋子里面生了一堆火,烘烤潮气,站在外面左看右看的,总觉得屋顶那里还是稍微单薄点,万一遇到大暴雨的话,泥瓦和芭蕉叶,恐怕会扛不住。

    但没办法,材料有限,我也没有更好的东西可以利用,我不由想起那张很大的森蚺皮,那本来就是我打算用来蒙住屋顶的,也不知道被野猪破坏掉没有,明天一定要去看看。

    想到那头蛮横的野猪,我就恨得牙根痒痒,要是手里有一把枪就好了,我肯定不让它再嚣张。

    我心里默默盘算着,怎么弄死那个家伙,安琪带着几个女人,开始把烤干的长草编织成床垫。

    没想到我我认为安琪没有作用的服装设计专业,居然在这里派上了用场,床垫编织的很厚实,而且还有花纹,上面又铺上了一层从古蔺那里拿来的衣服,也算蛮舒服的。

    她们忙碌着,我开始编织藤梯,一切都快弄好的时候,陈丹青和萧宁儿回来了。

    两人这次算是满载而归,居然弄来不少的海鱼,我沉着脸,问她们是不是下海了。

    结果她们两个说,今天特别幸运,她们两个去海滩,本来是打算挖一些贝类和海龟蛋,可是她们到了海滩,却发现一幕奇景。

    好多的鱼从海里蹦出来,在空中穿梭飞舞,然后有的落在海水里,有的就掉落在海滩上,噼里啪啦的像是下饺子一样。

    虽然鱼很多,但好多奇形怪状的,两人也不敢捡,就挑了一些看起来比较正常的鱼捡了回来。

    “哇,是石斑鱼!”一个女人指着其中一条很肥大的鱼,满脸的惊喜。

    讲真,我等吊丝还真是只听说过石斑鱼,却从来没有见过,主要是文明世界中,这种鱼的价格实在太贵了。

    不过我认识其中一种鱼,黄花鱼,这个我经常吃。

    木棍穿过鱼的身体,架在火上不停的翻转,鱼的油脂融化,滴落在火焰上,火焰爆出火花,熊熊的篝火映着我们的脸,夜色渐渐弥漫。

    海鱼自己本身带着咸味,没有别的佐料,虽然腥味比较大,不过这几天我们的胃口,已经变得不那么挑剔了。

    今天的食物特别多,我们狼吞虎咽的吃的肠满肚圆,苏姗吃完之后,拉着那四个女人到了一边,和她们嘀咕起来。

    萧宁儿警惕的看着她们,低声问我:“安全不会有问题吧!”

    我摇了摇头,我不认为她们会对我不利,毕竟大家都知道,我是现在队伍中不可或缺的人。

    “那我睡在你的旁边……”萧宁儿俏脸红红的说道:“可以为你降低一点风险!”

    “我也要!”安琪一直竖着耳朵听我们谈话,急忙插口道:“我要保护你!”

    我故意做出惊恐的表情:“那你们晚上可不能欺负我!”

    两个女孩子估计是想起那一夜的事情,脸都红的像是大苹果,陈丹青低低吐出两个字:“贱人!”

    我翻了翻白眼,苏姗款款走了过来。

    “我已经试探过她们了,都没问题!”

    苏姗简直就是个妖精,有的事情你甚至还没想到,她就已经给你办的妥妥的,我冲她翘起大拇指,说了声谢谢。

    苏姗狐媚的冲我笑笑,眨了眨眼睛,什么都没说,但是萧宁儿却看不惯她烟视媚行的样子了,撇嘴道:“你凭什么这么肯定?”

    苏姗笑笑没说话,我解释给她们,说苏姗是心理学博士,肯定有办法的。

    “那又怎样!”萧宁儿不服气的说道:“那也不见得就不会被骗啊!我看新闻里,一个清华教授还被骗了一千多万呢!”

    苏姗轻笑道:“我只是问了她们几个问题,她们答不出来,就没问题!”

    三个女人的好奇心一下子上来了,问她问的什么问题,苏姗笑着说道:“那我也考考你们!”

    “一个人坐火车去临镇看病,看完之后病全好了。回来的路上火车经过一个隧道,这个人就跳车自杀了。为什么?”

    “这是什么鬼问题!”萧宁儿不屑的说道:“多半是这人有精神病吧!”

    我轻咳一声:“他去治疗的眼病,回来路过隧道,他什么都看不到,以为自己病没治好,就自杀了!”

    “哈哈,脑筋急转弯啊!”安琪噗嗤笑了出来。

    我看到苏姗看我的目光,若有所思,我不禁笑了起来:“这是测试是否心理变态的问题,能够答对的人心理都有点扭曲!”

    “啊!”萧宁儿和安琪惊讶的看着我,我笑眯眯的说道:“参军的时候,专门有这样一种考试,所以我才知道答案的。”

    说完,我站起身,进了我们的新房子,抽抽鼻子,里面的潮气已经不多了,空气中弥漫着烟熏的味道,温度很合适,我就势躺在草垫子上,今天一天实在太疲累了,不知不觉的沉沉睡去。

    早上醒来,才看到果然是萧宁儿和安琪睡在我的左右,安琪的一只手紧紧抓住我的衣服,萧宁儿的一条腿搭在我的肚子上,再往外看,几个女人玉|体横陈,波峦起伏,鬓发散乱,那慵懒的美景,让我的名字又名至实归了。

    吃完了早饭,我告诉她们,我要去密林探索一下,在她们担忧的目光中,我扛起斧子上路了。

    我直奔了湿地,心里祈祷着那块森蚺的皮还在。

    穿过树丛,我真的看到了那块森蚺皮,胡乱的丢在一旁,上面有星星点点的昆虫在啃食。

    森蚺的肉已经不见了,估计已经变成了野猪的粪便,白森森的环形骨架七零八落的,看上去蛮可怜的。

    我过去拉起森蚺的皮,抖落了上面的昆虫,仔细检查了一下,皮是完好的,裁剪一下用来蒙住屋顶,简直不要太结实。

    我仔细的把蚺皮卷起来,正要扛着回去,那头巨大的野猪又晃晃悠悠的出现了。

    我没好气的瞪着它,感觉这货就是上天派来专门毁我的,只要我一来湿地他就出现,太欺负人了!

    大野猪看到我,明显的愣了一下,估计它那可怜的智商,也整不明白为啥我老是在它眼前晃悠。

    不过这并不妨碍它把我变成食物的兴致,它打着难听的响鼻,四蹄撒欢,向我冲撞而来。

    我也顾不得森蚺皮了,举起手,冲它比了个中指,转头就跑。

    我俩的追逐战再次上演,倒霉的只是湿地边缘的树木,我摆脱了野猪,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气,心里憋屈的不行。

    这货挡在这里,实在让人郁闷,这块湿地周围的资源非常丰富,要是没有这个家伙,我们的膳食还能更丰富点。

    虽然郁闷,但是我也知道,我只凭着这把斧子,根本就奈何不了这头野猪。

    但我还是想试试,和这个家伙斗一斗!

    朕就是这样的汉子,从来没打算对任何东西妥协!

    我采了几根比较粗壮的长藤,再加上削尖的树枝,做了几个部队学到的简易陷阱,对于这些东西能不能起到作用,我的心里也没底,毕竟这头野猪太大了,就跟一头小牛犊似的,力气肯定小不了,这些机关能不能困住它还真不好说。

    但是无所谓,实在不行的话,我还可以逃跑嘛!

    我紧了紧腰带,把衣服的袖口什么的都扎起来,收拾妥当之后,我一手拎着斧子,另外一只手提着一根削尖的树枝,再次前往湿地。

    我坚定的脚步在林中发出沙沙的声响,我小心谨慎的走向湿地,路过一从灌木的时候,我无疑中看到一个小动物,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有了它,我对付大野猪的计划,就事半功倍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