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

    我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双腿,从森蚺嘴里拔出来,陈丹青哭喊着冲了过来。

    “陈博……”

    我笑眯眯的张开双臂,准备迎接她的合理冲撞。没想到她到了我前面突然顿住。

    啪……

    她扬起手,打了我一记响亮的耳光。

    我愣住了,她满脸怒火的盯着我,一字字的说道:“你为什么骗我?”

    我这才想起来。当初我跟她们说,自己要去找食物,其实我偷偷溜去了古蔺他们那里,把所有人带上了不归路。

    估计陈丹青就是因为这个原因生气了。

    “你知道我快担心死了吗?”陈丹青跺脚怒视着我。看意思还想上手。

    苏姗笑盈盈的插进我们两个之间,冲陈丹青说道:“他是个男人,他必须自己扛起所有的风雨,他不告诉你们真相,应该是怕你们为他担心吧!”

    “可是……可是……”陈丹青鼓鼓嘴巴,有点底气不足了。

    聪明如她,怎么会想不到这么浅显的道理,刚才打我一巴掌,只不过是在发泄她担惊受怕的情绪罢了。

    “哼!”她哼了一声,转身就要走。

    我一把拉住了她:“你还有理了你!你给我老实站着,说,你为啥不听话,自己跑出去?”

    “我乐意!”陈丹青双手抱胸,倔强的看着我:“你这是跟表姐说话的态度吗?家规你忘了?”

    “家……”我轻轻吐出这个字,我们两个同时恍惚了。

    炊烟袅袅的乡村,热热闹闹的集市,我们……有生之年……还能再次见到吗?

    陈丹青的目光渐渐柔和起来,伸出手,轻轻抚}摸我脸上挨巴掌的地方。

    “小博子,以后不要再这样做了,大家以后什么事情都商量着来好不好?”

    我拽拽的瞪了她一眼,指指自己被她打过的脸:“小蛋蛋,以后不要这样做了,大家以后有什么事情商量着来好不好!”

    陈丹青听出我故意把丹丹念成蛋蛋,悄无声息的伸出手,在我的手臂上拧了一把。

    我夸张的叫了一声,她嫣然一笑,笑着笑着,眼泪却掉了下来。

    以前我们两个上学的时候,经常重复这种小把戏,可是现在,却有点苦中作乐的味道。

    我蹲下去,开始切割那头森蚺。

    森蚺的皮坚韧无比,我切割的很吃力,苏姗蹲在我的旁边,不停的帮我擦汗,崇拜的说道:“你真了不起,怎么会想到用这种办法杀死它?”

    “经验!”我臭屁的回答。

    “你躺下去,应该是害怕它绞住你吧!但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你那么肯定,它会从你的脚开始吞噬,如果它从你的头开始吞噬的话,你不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吗?”

    我笑了笑:“我躺下去的时候,双手抱住了头,使整个头部看起来比较大,所以它必须选择从较为细的腿部开始吞噬!”

    苏姗眼睛亮亮的:“你真是个聪明的男人!而且……强壮……”

    陈丹青在旁边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屑,我终于把这条森蚺的皮完整的剥了下来,手都磨出泡来了,累得我直接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气。

    “不但强壮,而且坚强!被蛇活活吞入,想想都让人害怕呢!”苏姗的声音好听,说的内容也让人蛮喜欢的。

    这女人温柔的话,崇拜的目光,简直比起红牛还要提神。

    我感觉所有的疲累,都随着她春风化雨的话一扫而空,爬起来卷起森蚺的皮,淡淡的说道:“所谓坚强,只不过是苦难磨出来的茧子而已!”

    “哈哈,你这个bi装的,我给你满分!”

    陈丹青这句话让我翻了翻白眼,我正要呛她两句,忽然激灵了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让我离开转身。

    那头我曾经见过的巨大野猪,从几棵树后面转出来,懒洋洋的朝着水边走去。

    它走了几步,可能是森蚺的血腥味道刺激了它,它转头看向了我们。

    “快跑!”我毫不犹豫的拉起她们两人,撒腿就跑。

    野猪的反应比较迟钝,停顿了片刻,然后快速的向我们追来。

    它庞大如小山的身躯,在地上踏出咚咚的震动,水鸟纷纷飞起,我们三个急忙跑进了密林。

    我拉着她们,专挑茂密的树丛钻,野猪撞倒树木的声音不绝于耳。

    折腾了好一阵,身后终于安静了,两个女人靠在树上,脸色刷白的喘息,我心里无比的懊恼。

    如果我动作再快一点的话,今晚就有肉吃了。

    自从上了这个荒岛,我就一直都没吃过肉,嘴里都淡出鸟来了!

    特么的这头野猪,估计这时候正在糟蹋森蚺肉呢!我想了想,把她们两个送到了密林的边缘,让她们自己回去等我,我再回去看看。

    两人对刚才那只野猪的凶悍,心有余悸,说什么也不让我再回去。

    我咬牙切齿的说道:“不行!我必须弄死它!吃了我的给我吐出来,拿了我的给我还回来!”

    “你二不二啊你!跟一头猪较什么劲啊!”

    两人死拉活拽的把我弄回了岩洞,我们休息了一会,开始召开第一次全体会议。

    我把所有人都死了的事情讲了一下,当然并没有说出这是我的设计,然后征求她们的意见,我打算让那四个留守的女人,和我们一起生活。

    那些人惨死的情景,一直像一块石头,沉甸甸的压在我的心上,我既往不咎了,打算好好照顾那几个女人。

    她们自然没有异议,这个话题一致同意之后,我开始第二个议题。

    我告诉她们,我打算搬家,我找到一个更适合居住的地方,让大家搬过去。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必须要辛苦一段时间。

    那四个女人过来之后,再加上苏姗,我们一共有九个人了,这间狭窄的岩洞,很明显不够用了。

    之前我和苏姗沿着石壁回来的时候,我看到过一块石头平台,我觉得那里非常适合搭建一栋房子。

    背靠着石壁,减少了风雨袭击的威力,而且附近有水源,下面就是密林,取得食物更加的方便。

    之前安琪说过,一个澳洲小哥徒手在丛林里建造了一栋房子,那个视频我也看过,其实那个澳洲小哥盖房子的手法很赞,就是选择的地点不对。

    要建造一栋房子,对于我们来说,确实蛮辛苦的,木材还好说,最重要的是砖瓦的烧制,那个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但这是势在必行的事情。

    我带着她们,去了一趟海滩,把众人的死讯告诉那四个留守的女人,问她们愿不愿意跟着我。

    她们自然毫无异议,接下来,我们开始清点她们的物资。

    当初我们被古蔺抢走的东西,现在全都回来了,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他们自己的物资,这些东西在窝棚中日晒雨淋的,已经非常破烂了,平时扔大街上都没有人要,可是在这荒岛上,这些都是无价之宝。

    比如一面镜子,只需要两元就能买到,可是如果在荒岛上,想自己做一面的话,首先必须要有玻璃,玻璃是用石英砂烧制的,岛上不缺,可是烧制玻璃的火焰温度,必须达到六千摄氏度,这个就根本无法满足了。

    一件已经发霉的衣服,上面的布料或者来自于某个小作坊,可是要想自己做这样一块布,我们在岛上永远都不可能完成。

    唯一遗憾的是,登机管制太多,刀具铁器什么的根本就不能带上来,所以我们的物资之中,没有最需要的铁器,除了我的斧子,就只有几块不太大的飞机残骸,我珍重的收藏了起来。

    清点完物资,我把盖房子的事情对她们说了一下,这个需要大家的协同努力,同时给她们做了分工。

    现在,我是岛上唯一的男人,也竖立起了绝对的权威,对于我的分配,她们全都没有异议。

    把这一切事情搞定之后,我爬上靠近海边的石壁,在朝着大海的方向,用石块开始固定东西。

    镜子,腰带扣,飞机残骸的碎片,所有表面平滑的东西,被我摆放在石壁上面,用石头卡住。

    “你这是做什么?”萧宁儿心疼的看着那面镜子,刚才她就眼巴巴的望了拿镜子好久了,估计是非常想留下来。

    “这是求救信号!”我对她们解释道:“这些东西会反射日光,让过往的船只和飞机注意到!虽然机会很渺茫,但是我们还是要努力传达求救的信息!以后,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我们每天要在这里升上一堆火,让浓烟传达我们存在的信息。”

    “我想提醒的大家的是,我们永远不要放弃回去的希望!记住,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远方的家!”

    海风吹来,吹走了女人们抽泣的声音,她们远远眺望着海天一色,那里,是否也会有人翘首望着天涯,等待着她们的归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