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 森蚺

    我仔细记下了这个石台周围的地形特点,扛着苏姗继续上路。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见到了那未曾被水帘洞遮住的洞口。

    安琪和萧宁儿站在洞口,似乎在争执着。我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没有看到陈丹青……这让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如果她在的话,她是绝对不会看着两人吵嘴的!

    我飞奔过去,听到我的脚步声。两人停止了争吵,满脸欣喜的叫我的名字。

    我急忙问她们,陈丹青在哪里,两人七嘴八舌的你说一句我说一句。我终于明白了。

    我昨天走了一天一夜,她们肯定是急得要命,本来说好是三个人一起出来寻找我的,可是早上她们两人醒来,却发现陈丹青不见了,地上用木炭写着一行字。

    大意就是陈丹青自己先去找我,让她们两个一定老老实实的等着,否则我回来,看到大家都不在,就会着急的。

    萧宁儿打算去找陈丹青,可是安琪却坚持要留在这里等我,两人就是为这个起了争执的。

    我把身上带着的鸟蛋掏出来,让她们两个先吃东西,结果她们两个挺骄傲的说,她们不饿。

    我愣了一下,安琪转身飞奔进了山洞,不一会拿着几个煮蛋出来,笑盈盈的让我尝尝。

    这蛋个头比鸟蛋大多了,我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海龟蛋。我不禁沉下脸:“我走的时候,不是告诉你们,不能离开这里吗?怎么又去了海边?”

    萧宁儿撇撇嘴:“是丹青带我去的,你有脾气吗?”

    我听了她的话,忽然脑子里闪过一丝灵光,急忙问道:“你们两个去海边找食物的时候,有没有看到那几个女人?”

    我所指的,就是那四个留守的女人。

    萧宁儿点了点头:“嗯,我们在海滩挖东西的时候,她们也在,不过当时距离我比较远远,但是丹青和她们说了几句话……”

    我恍然大悟,陈丹青一定从那些女人口中,得知我的真正行踪,她可能是担心我,所以她一定是一个人去了密林!

    我心里急的像是着了火,密林的凶险,我是心有余悸的,陈丹青虽然凶的像个母老虎,毕竟不是真的老虎,一个人去了那里,和送死没什么区别!

    所以我不敢怠慢,丢下一句让她们老老实实的等在这里,不许离开,转身飞奔跑向密林。

    跑了几步,身后传来脚步声,我怒目回望,看到的却是苏姗。

    “我陪你一起去,我有这个!”苏姗指指自己的脑袋,嫣然道:“可以帮你分析一下情况!”

    也好,这女人的智商确实厉害,我转身挽住她的腰,带着她一起奔跑起来。

    我们很快步入了密林,我前两天用斧子开辟出来的路径还在,虽然心里急的火烧火燎的,但是我知道这里面步步危机,奔跑就是在作死,只能放缓脚步,警惕的前行。

    我沿路观察旁边的树木,希望可以看到陈丹青留下的记号,因为我上次带她来这里的时候,曾经对她讲过,在密林里面,要留下自己独有的标记。

    但是越看越是失望,陈丹青似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看这个!”苏姗忽然叫了一声,指了指地面。

    我这才发现,在地上,有一枚贝壳。

    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我暗骂自己是猪,陈丹青不像我一样,有一把斧子,她手头没有可以砍动树木的东西,所以她怎么可能在树上刻出标记呢!

    这枚贝壳,很可能就是她自己的独门标记。我们弯着腰寻找,果然在前面又发现了一颗贝壳。

    这下子我的心里踏实多了,沿着贝壳标记,我们加快了速度,向前走了十几分钟,前面有一颗贝壳,贝壳的旁边的泥土,有一些泥土上,是暗褐色的斑点。

    我用手捻起变成变成暗褐色的泥土,闻了一下,我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有血腥味!这泥土,是被鲜血染成这种颜色的!

    我一下子急了,大步的往前奔跑,跑了几步,我停住了。

    在不远处的草丛里面,伸出一只人的手。

    那只手染满了鲜血,蜷曲成鸡爪一样,抓住一丛草,一动不动,从那纤细的手指来看,那很明显是个女人。

    我嘴唇哆嗦了起来,轻轻呼唤:“陈丹青……”

    没有回应……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走过去,一个女人趴在草丛中一动不动,还好,不是陈丹青。

    她的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口,我把她翻了过来,她已经死去,临死前惊恐的表情还凝固在脸上。眼睛死不瞑目的瞪着我,我转过头,不敢直视。

    我认识她,她是飞机上幸存的女人之一,昨天被我带进了密林,遭遇了黑猩猩,我逃了,她死了……

    可以说,她间接的死在了我的设计之下,所以面对她的眼睛,我有些不敢面对。

    苏姗从后面轻轻环住了我的腰,在我耳边说道:“吃肉的时候,她有份!”

    我看了她一眼,这真是一个聪明到可怕的女人,我沙哑的说道:“谢谢!”

    我沉默的继续前行,走了一会,我再次看到一具女人的尸体,她的脑袋,被石块砸的面目全非……

    沿途找到见到了几具尸体,我可以想象,昨天那些人是如何惊恐的奔逃,又是如何在绝望中死去的……

    我低头看自己的双手,感觉它们似乎已经被鲜血浸满,内疚如同铅块,把我的心坠的沉甸甸的。

    “啊……”苏姗忽然指着前面,叫了一声。

    我定睛一看,就见到那边一棵大树的树干上,挂着很多串蘑菇,昨天采蘑菇的画面,再次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蘑菇还在,采蘑菇的人……

    挂蘑菇树的后面,有一大把贝壳丢在那里,我看了一眼,心揪了起来。

    陈丹青既然用贝壳做路标,就一定不会把这么多贝壳丢在这里,很有可能,她在这里看到蘑菇的时候,逗留了一段时间,却遭遇了什么危险,慌乱之下,把所有的贝壳都丢在了这里。

    陈丹青……我心里默念着她的名字,不停的祈祷着,你千万不要有事!

    我很快见到了她。

    转过几棵树,那片湿地出现在我的面前,没有树木的遮挡,陈丹青背对着我,站在了水边,泥雕木塑一样,一动不动。

    在她的对面,一水之隔,一条和我身体粗细相似的巨蛇,和她隔水相望。

    我很快认出来了,这不是蛇,而是森蚺。

    森蚺是目前已知世界上最大的蚺,成年的森蚺可以达到两百公斤重。它们生性喜水,通常栖息在泥岸或者浅水中,捕食水鸟、龟、水豚、短吻鳄、虎猫、美洲虎、貘等,应该属于热带雨林中食物链的顶端了。

    但这应该是一条刚出生不久的小森蚺,大概从来未曾见过人类,正在思考这东西可不可以吃。

    陈丹青始终不动弹,这是非常聪明的,若她惊慌的乱跑,根本就跑不过森蚺的速度,要知道,森蚺也是蛇的亚种,草上飞这个名字,就是蛇类的专用。

    我回头对苏姗吩咐了一句,拎着斧子大步跑了过去。

    陈丹青听到我的脚步声,一转头,看到我反方向跑到另外一侧,捡起一块石头,冲着森蚺丢了过去。

    石头打在森蚺的头上,弹落在一边,森蚺甩头转向我,与之同时,苏姗跑过去,拉着陈丹青说了一句,和她一起往回跑。

    刚才那块石头我用力并不大,我还没自大到以为自己一块石头就能够砸死它。

    只是为了吸引它的注意力而已。

    森蚺果然被我激怒了,没去搭理陈丹青她们两个,转身向我游了过来。

    虽然这只森蚺只能算个新生儿,我依然不敢和它正面放对,不过我也知道,跑是跑不过它的,所以我直接就趴在了地上,把斧子压在身下,双手抱住了头。

    这可不是在搞笑,这是我在部队时候学过的,对付巨蟒的办法,我觉得对付森蚺也会管用的!

    森蚺迅速来到我的面前,绕着我略一旋转,直接张开大口,把我的双脚吞了进去。

    我的腿上传来黏糊糊的触感,随着它口腔内括约肌的蠕动,我的身体迅速进入它三角状上颚之中,眨眼间已经到了我的腰胯部分。

    就是现在了!

    我把斧子平着塞进身体和它嘴巴挤着的缝隙,用力上挑,翻转木把,憋足一股劲儿,狠命的抛划出去,然后再平塞进去,斜划出去,疯狂的反复着。

    森蚺疼的不停打滚,带的我天旋地转,我不管不顾的继续挥舞斧子,直到一切都安静下来。

    这条森蚺虽然年纪不大,但是生吞一条鳄鱼一头野猪什么的不成问题,可是就这么轻易的被我杀死了。

    这不是我比它厉害,而是杀它的办法,是几千年来,人们总结出来的智慧结晶,屡试不爽。

    这种体型巨大的蟒蛇,对付猎物只有两种方法,一种是绞杀,一种是直接吞噬。

    我趴在地上,就是为了预防它的绞杀,如果被它绞住,可以轻易的让我全身都没一块完整的骨头。

    所以它只能选择吞噬我。

    几乎所有选择吞噬进食的蛇类,牙齿都是倒着长的,为了防止吞进去的食物自己出来。这是自然进化的规律,很少又例外的。

    所以就算我进入它的口中,只要不往外挣扎,它的牙齿就伤不到我。

    这个时候,就是我杀它的最好时机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