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章 死亡探索④

    我心里有把火在烧灼着,刚刚才润湿的喉咙又干涩起来,我真的很想用行动告诉她,挑|逗一个正常男人是多么危险的事情……

    可是鼻子里面闻到的血腥味道。却像冰水淋头,让我迅速的冷静下来。

    豹子鲜血的味道,就好像黑夜里的萤火虫,很多动物的嗅觉。灵敏无比,尤其是对血的味道。我们两个守在豹子尸体旁边卿卿我我的话,和作死没啥区别。

    我伸出手,粗鲁的在苏姗脸蛋上拧了一把。嘿声道:“我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十几分钟之后,我爬上了一棵大榕树,并且用树上的长藤,把苏姗拉了上去,我告诉她,这就是我们两个今晚的旅馆了。

    我用长藤把苏姗拦腰系在树干上,自己爬到树下,把豹子的尸体系在另外一棵树上面,心里祈望可以保存到明天。

    夜已深,密林中已经是步步危机,我不敢再前进了,虽然知道,李丹青她们肯定快要急死了,也只能先把黑夜度过去,再想办法找到她们了。

    这时候我不禁有些庆幸,幸亏我提前把古蔺他们这些不稳定因素解决了,李丹青她们只要躲在洞里,绝对不会有其他危险的。

    那些人……应该一个也回不去了吧……虽然这是我的初衷,可是一切安定下来之后,仰望叶间天空,看着月溅星河,心里涩的难受。

    “你这样做是对的!”

    苏姗伸出手,纤细指尖划过我眉间的蹙起,试图把它们揉平,她诚挚的看着我:“自私是人的一种本性,在遇到某种事情时,人会本能地采取保护自己的措施。其实,你已经做的足够好了!”

    “现在的你,一方面是听从潜意识本能的驱动,消灭一切不利于你生存的不稳定因素。另一方面,是社会化道德伦理对你长久以来的束缚,两者之间在你心里不停的冲突,所以你会难受。我告诉你,你的本能才是正确的,这里是荒岛,除了生存,一切都没有意义。”

    我震惊的看着苏姗,深深吸了几口气,才涩声问道:“你咋能看出我心里在想啥?你会读心术?”

    苏姗嫣然一笑:“我毕业于密歇根大学心理系,博士!”

    博士……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你是东莞出来的呢……我伸手托起她的下巴,贼笑道:“心理学就很喜欢揣摩别人心理对吧,那好,你告诉我,现在我心里在想什么?”

    苏姗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浅笑摇了摇头:“我不说,男人都不喜欢太聪明的女人,要是我把你所有的心思都说出来,你就不会喜欢我了!”

    她轻轻解开胸口仅剩的两颗扣子,闭上了眼睛,梦呓一样的呢喃:“从此以后,我只会配合你,做红花下面的叶子!”

    这红果果的挑|逗太明显了,我也已经看出来了,苏姗迫不及待的想要得到我的信任,她所采用的,是最古老最直接的方式。

    我相信,若是我现在和她露水姻缘,她不但不会拒绝,反而会刻意配合我。我是个很正常的男人,面对这种诱惑,心里不着火是不可能的。

    但是我不能……我必须要储存体力,我要在明早太阳升起之后,继续和这片密林搏命,我要走出去,她们……还在等着我!

    我始终忘不了,夜雨滂沱中,她们轮番抱着我,为我降温,还有火堆旁悄悄钻入我怀中的温暖怀抱,那生涩而胆怯的初吻……

    “睡吧!我们必须保存体力,明天一定要走出去!”我说着,用长藤把自己拦腰系在树干上,闭上了眼睛。

    “你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男人,你的毅力,是我所见过的最出色的!”

    苏姗的声音入耳而过,我强迫自己进入了睡眠。

    清晨婉转鸣叫的鸟儿,把我从深沉的睡眠中唤醒,也给它们自己带来了灾难。

    我掏了几个鸟窝,生吞了十几枚鸟蛋,充足的睡眠和肚子的饱涨,让我感觉精力无比充沛,我仰头看着叶间湛蓝的天空,七彩的阳光从枝叶间穿透进来,晒的身上暖洋洋的。

    苏姗皱着眉头,一点一点的喝着鸟蛋液,很明显,她在强忍着恶心,可是她非常的聪明,知道这是能够活下去的必要条件,咬牙坚持喝着。

    她看了我一眼,忽然笑了起来,一下子呛了,咳了几口,蛋液从她的嘴角溢出来,她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绕着嘴角舔了舔,我感觉这个动作很熟悉,似乎在哪种片子里面看到过……

    “吃吃……你……”苏姗指着我,笑的很勾魂。

    我不用看,也知道她在笑什么,我干笑两声:“我的名字,叫陈博!”

    苏姗笑的更放肆了,胸口的两坨圆球荡的让人心神摇晃,我不敢看下去了,移开目光:“走啦!出发!”

    临走之前,我不舍的看着那头死去的豹子,我确实特别特别想把它的皮剥下来,再带上两块肉,可是考虑到,血腥的味道会让危险成倍增加,我只能咽了几口唾沫,毅然决然的转头。

    我不知道我们深入到密林的哪个程度,十分之一还是百分之一,总之即便是在这种最外围,我们也经历了无数的险死还生。

    我们见到了比指肚还大的毒蚁,比指甲盖还小的箭毒蛙,凌空飞过的毒蜘蛛,最可怕的是一条比我腰还粗的巨蟒,在不远处绞杀一头狒狒。

    这片恒古未曾有人踏足过的密林,简直是步步危机,人类总以为自己是万物之灵,其实抛开几千年文明的积累,流落在这荒岛密林之中,就是一只落单的丛林狼,也远比人类的生存能力要强。

    幸好,人类最值得骄傲的,是智慧。

    我和苏姗两人步步惊心,总算绕过了那条巨蟒,从林间茂密的树叶间隙中,我看到了一抹与众不同的颜色。

    “岩石!”我兴奋的一把抱起了苏姗。

    看到岩石,就证明我们已经来到了密林的边缘,我记得很清楚,这座岛的周围,是高高的岩壁所围绕的,只有我们被冲上岛的沙滩那里没有岩壁。

    只要我们沿着岩壁,走到尽头,就是我们上岸的地方,再去找李丹青她们的山洞,就不再是什么难事。

    岩壁高耸陡峭,矗立在我们的面前,我连拉带拽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苏姗拉到了顶端。

    眼前豁然开朗,远远看去,海天一色,波涛汹涌,腥咸的海风吹得我们摇摇晃晃,我胸襟为之一畅,对着大海哈哈大笑起来。

    “好痛啊!”苏姗坐在岩石上,苦着脸揉脚。

    她的裤子下半截已经被撕烂了,露出匀称纤细的小腿,小巧的脚微微往上勾着,脚趾短而圆润,线条柔美。

    只不过现在脚底板上,已经磨出了好多紫色的血泡,看上去难免有点美中不足。

    我让她等我,用随身携带的木柴取了火,把斧子在火上烤了一会,来到她的面前。

    她仰起头,媚眼如丝的看着我:“想杀我?”

    “嗯!”我低沉的应了一声,这女人简直是个尤物,一举一动都带着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我抓住她的脚踝,入手的肌|肤细腻柔软,我忍住心荡,用斧子的边缘,小心的把一个紫色水泡割破,把里面淡黄色的液体挤了出来。

    我一个个的处理她脚上的泡,苏姗自然会不停的呼痛,只是,那声音听起来,更像是呻|吟。

    我被她叫的心里着了火一样,身体情不自禁的起了反应。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我必须尽快赶回去!

    我故作凶狠的说道:“你要是再叫,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苏姗媚笑着张开双臂:“那就来啊!”

    我邪笑着拧了拧她粉嫩动人的脸蛋:“我是先把手放在你肩膀上,试探一下你的反映,然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还是干脆就霸王硬上弓,直接就把生米煮成熟饭呢?”

    苏姗水汪汪的眼睛要拧出水来了:“我更喜欢你粗暴点!”

    麻蛋,我在她面前败下阵来了,我承认,我虽然已经兽血沸腾了,但是我不敢耽误时间,我害怕万一自己一时贪欢,耽搁了时间,陈丹青她们会遭遇什么危险。

    我报复一样,一把抄起苏姗,扛在自己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她的PP两巴掌。

    “喜欢粗暴是吧……”

    啪啪的响声,伴随着苏姗夸张的要命的叫声,我沿着石壁大踏步的前行。

    在石壁上行走,和密林中行走的感觉,绝对不可同日而语。

    脚下坚硬的地面让人觉得踏实,良好的视野让人永远不会迷路。虽然岩壁有时候陡峭难行,但是遇到那种地形,我只需要爬下去,从密林中绕行一小段就好。

    当我再次爬上一段岩壁的时候,我听到了潺潺的水声,一股清流,从石缝中汩汩流淌着,我放下苏姗,贪婪的喝了几口,忽然发现,清流的右上方不远处,是一个平整的石台。

    这石台大概七八十平米的样子,背后就是高耸的岩壁,平整的仿佛刀削出来一般。

    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