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死亡探索③

    现在,我们正处在鳄鱼和黑猩猩的夹角之间,只能向着一个方向拼命的奔跑,什么南北西东早就不顾了。

    事实证明。人在拼命的时候,潜力真是无穷的,我们两个撒丫子一阵急奔,居然跑出了沼泽。重新进入了密林之中。

    我们兜兜转转的乱绕,终于把鳄鱼和黑猩猩甩掉了,可是我们两个也彻底迷失方向了。

    林中密不透风,闷热的难受。我的上衣早就给了安琪做姨妈巾,现在裸露的上身,到处是被树枝划出来的细小伤痕,被汗水一浸,又痒又疼。

    苏姗大口的喘息着,身上的汗水把衣服完全浸透了,紧紧贴在她曼妙的曲线上,看得我眼热心跳的。

    “我……我不行了……”苏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我急忙一把把她拉起来。

    “剧烈运动之后,不能马上休息,这样的话,很容易让大脑和心脏缺血受损。来,我们慢慢的走!你一边走一边深呼吸,加快血液循环。”

    苏姗就势把整个上身都趴在我身上,在我耳边轻轻说道:“可我真的走不动了,你搀着我!”

    我和她摩擦摩擦的,身体就有点绷紧了,但是这里还真不是把她就|地正法的好地方。

    我忍住心里的火焰,搀着她四下打量,周围全是高高低低的树木,密密麻麻的交织在一起,我闭上眼睛想了一下,这片森林是自西向东延伸的,西边就是辽阔的大海,虽然我们现在不知道在密林的什么方位,但是始终朝着西边走的话,应该会走出去的。

    现在要做的,就是辨认方向。

    我爬上了一棵大树的树顶,认准太阳辨认了一下方向,下来后,拉着苏姗向前走。

    苏姗被我拉的跌跌撞撞的,娇声说道:“干嘛走这么快……不是说好了慢走的吗?”

    我没好气的说道:“我刚才看了一下太阳,现在应该是下午四五点钟左右,要是天黑之前再走不出这片密林,我们就等死好了!”

    苏姗闭上嘴巴不说话了,我们两个向前行走,走上一段,我就要爬上树,看看有没有偏离方向,这样走走停停的,天终于完全黑了。

    我心里特别的焦灼,一旦到了晚上,密林里面的危险,就会成倍数的增加,好多动物,都是夜间出来觅食的,而且,我已经出来了一天,她们三个一定已经快要急死了吧。

    现在只希望她们千万不要乱出来,一定要等着我!

    尽管我心急如焚,却阻挡不了日落月升的自然规律,很快,密林中变得昏暗起来,前面黑麻麻的,也看不到一点能够走出去的迹象。

    我拉着苏姗停了下来,既然走不出去,就只能暂时住在这里了,我四下张望,想要找一棵适合条件的大树,爬上去凑合一夜。

    这时候,我听到沙沙的轻响,我转过头,一团黑影出现在十几米外的两棵树中间。

    密林中的光线已经很暗了,我看不清这黑影是什么,但是那一对绿油油的眼睛却让我明白,这特么绝对不是善茬。

    “往树上爬!”我低声对苏姗吼了一句,横跨一步,挡在她的前面。

    绿色的眼睛朝前走了几步,很谨慎,估计是试探性的,距离的接近,让我模模糊糊的看到它斑斓如金钱的皮毛。

    这是一头……豹子!

    还好不是狼!

    虽然豹子的战斗力甚至要超过狼,但重要的是,豹子是独居动物,而狼则是成群结队的!

    我不是第一次遇到豹子了,这种动物,是所有大型猫科动物中分布最广的。只要有食物和容身之处,它们可以在任何环境中生存。

    森林、山地、草原、沙漠和热带雨林中都可能发现它的身影。甚至在世界海拔最高的喜马拉雅山脉,都有它们的亚种,雪豹的存在。

    遇到豹子,绝对绝对不能转身逃跑。这种丛林豹的速度,可以达到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轻松秒杀博尔特。又是攀爬能手,能够叼着一头羚羊,爬上十几米的大树。

    所以遇到它,跑是绝对跑不过的,唯一的办法,就是放手一搏,狭路相逢勇者胜!

    这只豹子,大概从来都没有见过人类,静静的看着我们,似乎在估量彼此的战力比。

    其实我现在又累又饿,刚才那阵奔跑已经把我的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面对这头成年的豹子,我心里也有点打鼓。

    但是我知道,我若是死了,陈丹青她们也活不了多久,所以我握紧手里的斧子,毫不退让的和豹子对视。

    豹子凝立了一会,轻盈的向我走来,它的行走之间,带着沙沙的轻响,我微微躬身,沉着的看着它。

    豹子不紧不慢的向我走了几步,忽然暴起,如同一道闪电,飞扑而至。

    它的速度,快的难以形容,只是一眨眼,就到了我的面前,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它獠牙毕露,绿油油的眼睛中布满了红丝,嘴巴大大的张开,吐出腥臭的气体,前肢的爪子闪着寒光,抓向我的脖子。

    “去尼玛的!”我大吼一声,猛地跳起来,一斧子劈了过去。

    豹子的敏捷度,简直让人难以想象,它在空中猛地一扭,避过了我的斧子,从我的身边擦过去,那条粗壮的豹尾,狠狠抽在我的脸上。

    它尾巴上的毛,粗粝的像是钢针,我差点被它抽晕过去,我晃晃脑袋,身后冷风乍起,豹子一落地就弹起来,再次扑向了我。

    我再想闪避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拼命一侧身,它尖利的爪子从我的背上划过去,火辣辣的剧痛让我痛呼一声。

    曾经被古蔺砍伤的那个地方,本来伤就没好,现在被豹子的爪子又划到了,虽然看不到,但我也知道那里伤的不轻。

    我拼命向前一扑,豹子从我的身上掠了过去,我身上的血腥味让它极度兴奋,低低的呜咽一声,再次扑了上来。

    它的速度实在太快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它已经凌空而至,双爪按住我的肩膀,张开大口向着我的脖子咬下去。

    我用力一抬头,脑门撞在它的鼻子上。

    一声钝响,我眼前多了无数小星星,不过估计它也不好受,动作明显的迟缓了一下。

    我等的就是这个机会,全身的力量聚拢在腰部,双腿夹住豹子的腰,猛地一翻身,像是摔跤中的十字绊一样固定住它,抱着它翻滚一周,反压住了它。

    我抡圆了斧子,狠狠一斧子劈在豹子的脑袋上。

    “嗷!”豹子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嘶吼,开始用力挣扎,它的爪子在我背上划出一道道的伤口,我全然不顾,使出吃奶的力气,一斧子一斧子的砍向它。

    鲜血不停的飞溅,豹子的脑袋被我砍得乱七八糟的,它四肢软软的垂了下去,躺在地上,只剩下出得气,没有进的气了。

    当它终于不再动弹的时候,浑身的疼痛如同潮水淹没了我,我虚弱的倒在它的身上。

    我感觉自己好累,撑不下去就此放弃的思想,在我脑子里盘旋不休,整个世界变得模糊旋转,我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陈博!”

    有人用力摇着我,我不耐烦的睁开眼睛,苏姗跪在我的旁边,用力摇晃着我。

    “你不能睡!不能睡……”

    “我很累……让我休息一会……”我疲惫的断续着说道。

    “不行啊!”苏姗用力摇头,固执的说道:“我要给你处理伤口,你先坐起来……”

    苏姗撕下衣服,小心的擦拭我背后的伤口,把伤口上面的泥土草屑细心的剔除出去,虽然她尽量小心,我还是疼的死去活来,我怕自己的叫声,会引来其他的动物,找了一根树枝咬在嘴里。

    当她终于用布把我伤口包起来的时候,那根树枝已经被我咬断了……

    不过剧痛也驱走了我的困倦,我拎着斧子,走到那头豹子的身边,用斧子把它的脖子划开,紫黑色的鲜血汩汩流了出来。

    我凑过嘴巴,大口的喝了起来。

    在这密林的暗夜之中,如果生火的话,那就是自寻死路,所以我只能暂时做一次茹毛饮血的无奈之举了。

    温热的鲜血带着腥臊的气味,让我的胃一阵抽搐,我忍住恶心,喝了几大口,瘪瘪的肚子传递给我良好的反馈,我的精神也振作了不少。

    “来,你也喝两口!”我冲着苏姗招招手。

    出乎我的意料,苏姗甚至什么都没说,直接凑过来,学着我的样子,大口的喝起了鲜血。

    要是陈丹青她们三个的话,只怕会让我磨破嘴皮子,也难以做到吧!

    我欣赏的看着苏姗,她是个不折不扣的聪明人,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其实真的是比较舒服的。

    苏姗喝了几口鲜血,抬头看着我,她的嘴唇沾染了血迹,像是涂上了厚重的口红,在夜色中有一种惊心动魄的野性之美。再加上她为了给我包扎,上衣已经撕掉了一大半,雪白的肚皮都露在外面,纤细的腰肢盈盈一握,看上去让人蠢蠢欲动的。

    她走过来,双臂轻轻揽住了我,幽幽的声音落地生根:“你是英雄,我的英雄!”

    她仰着脸,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嘴唇嘟了起来。

    这是……索吻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