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 求魔

    古蔺怨毒的看了我几眼,居然真的跌跌撞撞的向着那个方向跑去,他如此坚忍,让我对他的提防更深了。

    目送他跌跌撞撞消失在视线之中。我回过头,对瘦高的男人说道:“你去把所有的人都叫来,我们开个会!”

    很快,所有的人都到齐了。除了这四个男人,还有十几个女人,这些女人当初能够坐上飞机,都应该是有一定经济基础的人。记得当时都是衣冠楚楚的,可是现在,她们全都衣不遮体,有的甚至连裤子都没有,只用一小条布片围住。

    她们的脸上,写满了麻木,了无生气,可想而知,这两天她们遭遇了什么。

    我并不可怜她们,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当她们第一天站在古蔺身后的时候,其实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当我被古蔺痛打的时候,她们在观望,当她们被人压在身下蹂躏的时候,她们不反抗,当伙伴被烹饪的时候,她们举起了筷子。

    我来之前原本的打算,是想要废掉他们,虽然大家流落在荒岛上,应该同舟共济,可是他们的错误,已经无可原谅!

    尽管古蔺说出了那个让我几乎绝望的秘密,可是我依然没有改变我的初心。

    就算是死,也要有人上天堂,有人去下地狱!否则的话,犯过的错,谁来惩罚?

    二十几个人站在我的面前,目光中都露出惶恐,在他们身上,我看不到任何反抗我的迹象。这很正常,五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可以屠杀上千平民,这是屡试不爽的事情,人们天生就有一种不做出头鸟的惰性。

    我努力挺直身体,目光森寒的看着他们,直到他们在我的注视下,越发的手足无措,我才缓缓的说道:“古蔺已经被我放逐了,你们还有愿意追随他的,请离开!”

    没有人动弹,所有人都诚惶诚恐的看着我,在我冷厉的目光下微微颤抖着。

    这一套先声夺人的把戏,任何一个部队的新兵班长都玩的无比纯熟,效果出奇的好。

    鸦雀无声中,我继续说道:“很好,看起来,大家是死心塌地的跟我混了!对不对?”

    几个人小声的应了一声,我把手放在耳朵旁边,皱眉道:“听不到!”

    “对!”

    这下那些人一起大声吼了起来,我满意的笑了笑。

    “好,你们愿意跟我混,很好!但是,这是你们的想法,我可没答应!”

    那些人再次呆若木鸡,我冷冷说道:“我可以把野外求生的技巧,传授给你们,也可以带你们去寻找食物。我承诺,只要你们肯付出努力,吃穿住行,我都可以满足你们!但是有一点,我不是救世主,要想得到什么,你们必须付出自己的努力!”

    “就是这样,现在,我来教你们如何取火,愿意学的,跟我来,只想坐享其成的,请去找古蔺,走好不送!”

    在我的忽软忽硬之下,这些人没人敢离开,乖乖的聚拢在我的身边,按照我的吩咐,找来了木头。

    “钻木取火其实蛮简单的,首先你要一个火引子,最好是做成鸟巢一样;再有一根合适的木棒;还要一小块木板,上面钻一个洞,开一个槽;再加上双手,材料就准备好了!”

    “你们之前的失败,其实是步骤不对!”我把一些细小的干树枝和枯草团在一起,保证了足够的通风性,告诉他们,这就是火引子。然后拿着木棒,在开了小槽的木板上搓了起来。

    “搓的必须要快,速度是最重要的,手会发热会疼,但这是得到火源必要的代价!”

    在我的示范下,木棍很快冒起了白烟,我飞快的把木棍探入火引子之中,火引子并没有燃烧,甚至连火星都没有。

    “这是你们点不着火的最直接原因!”我说了一句,凑过嘴巴,开始小口的吹气。

    几口气吹下去,火引子开始冒起白烟,一点红色的星火,微微闪烁了一下,随即壮大了。

    火焰很快升腾起来,我在上面架起了细小的木柴。

    “火焰点着之后,要先放细柴,等到细柴充分燃烧了,再去放比较粗的木柴……那个谁,你来试试!”

    因为掌握了关键窍门,四个男人,和几个女人,先后自己独立升起了火焰。我注意到,其中学的最快的是一个女人,眼睛长得很媚,而且她看我的时候,总是带点挑|逗的意思。

    “接下来,我教你们如何选择住宿的地点,总结起来,也就十二个字。近水,避风,避险,防兽,日照,平整!”

    “解释一下,近水就是选择离水源近的地方,这样既能保证做饭饮用的用水,又能提供洗漱用水。避风,你们昨晚应该深有体会。避险呢,险指的是注意山洪海潮泥石流等洪涝灾害,注意远离有泥土的山体。防兽,之前说过了,要靠近水源,而野兽也会寻找这种地方,所以扎营之前,要观察水边有没有野兽足迹和粪便……”

    我详细的给他们解释着,这些都是经验之谈,每一个字都没有骗他们。

    “之所以教给你们这些,是因为我不会和你们住在一起,你们自己自由选择营地,但是我会对你们进行指导和检验。还有食物和水源,在不远处,有一片茂密的原始密林,我会教你们如何在那里觅食。坦白说,这是唯一的好消息,那片密林中的资源,丰沛的难以想象,只要你肯付出,就不会饿肚子!”

    我指导着他们,在一块平坦背风的地方,搭建起了窝棚,然后抓起斧子。

    “走吧,我们去密林采购!”

    我点了四个看起来还算老实的女人,让她们留下看守营地,然后带着剩下的十几个人,前往密林。

    路过旅人蕉的时候,我教他们如何取水,告诉他们,热带雨林之中,这种储水的植物很多,只要仔细观察,就可以找到的。

    热带雨林的很多树叶,都宽大的超乎想象,可以用来包裹食物,甚至可以采集纤维做出衣服,还有一些植物的木体,饱含淀粉,比如大家吃过的西米露,就是用棕榈树的木髓制作的。

    现在我的工具并不完善,要想伐倒一颗坚硬著称的棕榈树,还有点困难,不过过些天,我腾出手来,可以想想办法,给大家摸索一下伐树的办法。

    我详细的给他们讲解着各种知识,可能是相处了这段时间,他们看出我比古蔺要平易近人的多,而且我所讲的东西,每一件都令他们叹为观止,所以渐渐的,他们看我的目光,都充满了崇拜。

    那个眼睛很媚的女人,主动挽住了我的胳膊,把她胸口那一对柔软又坚挺的大凶器,压在我的胳膊上,走一路摩擦了一路,让我有点虚火上升的感觉。

    “在密林中行走,方向感是最重要的,什么看树叶的方向啦,看太阳看北斗星啦,这些大家都清楚,我就不多说了,不过我采用的办法,就是相信自己!”

    我一边走,一边用斧子在沿途的树干上刻下了记号,同时告诉他们,要小心毒蛇,这些东西的伪装……

    我的话还未曾说完,一个男人忽然尖叫了一声,一跤跌倒在地上。

    一条绿色的小蛇,咬在他的脚踝上,身体紧紧缠在了他的小腿上。

    我飞快的伸手,捏住蛇的七寸,右手挥起斧子,把蛇头斩断。

    蛇的身体软软滑了下去,蛇头依然紧紧钉在他的脚踝上,在他的鬼哭狼嚎中,我用斧子柄把蛇头敲了下来,立刻用脚踩住。

    “记住,蛇的生命力非常强大……”我用斧子在他伤口上划了一道十字,用力往外挤血。

    “就算被砍断,掉以轻心的话,它依然会再咬你一口!”

    我拍拍手,站了起来:“还好,血是红色的,不是毒蛇!大家行走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脚下,踩到毒蛇,在没有抗毒血清的情况下,基本上就是个死!”

    我让人给那个男人包扎上,找了一个男人搀扶着他,继续前往密林。

    有几个女人的脚步变慢了,她们交头接耳的商量了一会,问我道:“我们……可不可以退出?”

    “当然可以!”我冷笑:“但是以后的食物,请自便!我们不养闲人!”

    “艹,我看特么谁敢不去!”那个瘦高的男人举起手里的木棍,脸色很狰狞!

    那些女人抽泣着,随着我们继续深入密林,那个眼睛很媚的女人,始终跟在我的身边,看我的目光,变得若有所思起来。

    我数了数人数,一共十三个,心里暗暗盘算着,一会,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人……

    没错,我传授给他们野外生存的知识,只是为了让他们更信任我!我带他们进入密林,是为了……

    把他们的命运交给老天来审|判!

    虽然他们可怜,可是吃掉同伴这件事情,始终是我不能原谅的!

    我取得了他们的信任,带他们进入密林,若是能回去,那就证明老天已经饶恕了他们,若是不能……那就永远的作为树木养分吧!

    这样做,确实很腹黑,可是犯过的错,有的真的难以原谅……

    我要守护的,是陈丹青她们三个,对于她们,我是守护神,这种魔鬼心肠的事情,我自己来做,不会让她们沾染半点因果……

    若天不开眼,我索性化身为魔……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