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 左拥右抱

    我是在烧灼一样的刺痛中醒来的,眼皮沉重的像是坠上了铅,耳朵嗡嗡响着,透过已经被打肿的双眼。我看到浓密的黑烟,在前面袅袅冒着。

    “男的不能杀!”古蔺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他精通野外生存,我们留着他还有用!”

    “那个女人……”

    “女人可以用来发泄,也可以当成食物。但不是现在!”

    古蔺拎着一个塑料桶,向我走了过来,一桶腥咸的海水,泼在我的身上。

    身上的伤口与海水一接触。传来难以忍受的剧痛,我再也无法装下去,忍不住的闷哼出声,身体不停的抽搐起来。

    一只脚踏上了我的胸口,古蔺居高临下的看着我,扬起了手里原本属于我的那把斧子。

    我张张嘴巴,可是嘴巴里面像是抹上了浆糊,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你一直都认为自己很牛X!但是现在,你像死狗一样被我踩在脚下,我才是最强的!”

    他的脸上,是控制不住的得意,斧子一点点的垂下,冰冷的锋刃压在我的脖子上。

    “在这个荒岛上,我才是唯一的王!”

    古蔺咬牙切齿的冲我说着,我看着他狰狞的脸,心里很清楚,远离了人类文明社会,我们在荒岛上回归原始,潜藏在人类骨子里从未磨灭的兽性,在他身上萌芽疯狂的生长了。

    开始的时候,古蔺只是领导欲作祟,想把所有的人召集在一起,其实他想法和我很相近,都不愿意把自己的命运,交在别人的手上。

    众人的信任,其实也是一种沉甸甸的心灵重压,作为领导者的古蔺,当面临食物火源无以为继的时候,他的性格就这样扭曲了。

    蹂|躏女人,吃死人!这些事情一旦做出来,罪恶的灵魂就好像恶之花浇灌了肥料,再也停不了沉沦!

    现在的他,其实已经极度神经质了,变得疯狂而脆弱,我毫不怀疑,假如我现在拒绝他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杀死我,萧宁儿也会落入地狱一样悲惨的境地。

    我呻|吟一声,手紧紧抓地,痛苦的说道:“我跟你!”

    古蔺深深的看着我,良久,他摇了摇头:“你太桀骜,为了放心,我必须让你变成废人,否则,我真怕哪一天躺下去,永远的睁不开眼睛!”

    说完,他扬起斧子,向着我的大腿砍下去。

    几乎就在同时,我的手扬了起来,一捧沙土撒在他的脸上,拼命往旁边一滚。

    古蔺猝不及防之下,眼睛里面进了沙子,急忙用手去捂,我聚起残存的力气,一跃而起,把他扑倒在了地上。

    他知道不妙,扬起斧子反手向我乱砍,我没有闪避,因为体力已经所剩无几了,我必须速战速决。

    背上一痛,应该是被斧子片走一片皮肉,剧烈的疼痛反而让我精神一震,我狠狠一拳砸在古蔺的鼻子上。

    这是人体最脆弱的器官,古蔺惨叫一声,鼻涕眼泪的一齐涌出。

    我咬着牙,一拳一拳的砸着,古蔺惨叫连连,他毕竟没有像我一样,受过系统的坚忍训练,立刻就放弃了抵抗。

    我从他手中夺过了那把斧子,这一连串动作其实发生的极快,这时候那几个男人才拎着棍子赶到,但是一切都来不及了!

    我用斧子压着古蔺的脖子,告诉他们,不想古蔺死的话,就把萧宁儿给我带过来!

    看起来,这些天,古蔺已经在他们中间树立起了首领的权威,看到他落入我的手中,那些男人居然真的不敢再上前了。

    古蔺闭上眼睛,一言不发的装死,我觉得他真是非常聪明,这是最好的应对办法了。

    萧宁儿很快被带到我的面前,她哭得眼睛像个水蜜桃,看到我刚要说话,我用目光制止了她。

    我对着那几个男人大喊:“你们转过身,向前走一百步!多走一步少走一步,我马上让古蔺死!”

    这几个男人依言转过身,慢慢前行,我一拳打昏古蔺,斧子在他的右手腕上划了一下。

    鲜血从他的手腕汩汩涌出,如果抢救及时而得体的话,他不会死,但这只手是废了,如果他直接挂掉,那我也没办法,这次我们已经撕破了脸,双方再无转圆的可能,我也无需仁慈了。

    与其说我拉着萧宁儿,不如说她在半抱着我,我的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随着她跌跌撞撞的往前走。

    这其实也是一场赌博,如果那些男人更有决断一点,会先来杀了我,再做其他的事情。

    可是他们并没有追上来,估计在抢着救治古蔺。

    我和萧宁儿回到了岩洞,看着陈丹青两人梨花带雨的脸,我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彻底放松下来,脑子里一黑,就昏迷了。

    我是在剧烈的刺痛中醒来的,陈丹青正用热水,仔细洗刷我背后的伤口,那种疼痛,真特么不是人受的。

    我满头大汗的颤抖着,萧宁儿坐在一边,把我的头放在她柔软弹性的腿上,轻轻抚}摸着我的脸,低头痴痴的看着我。

    “很疼吧……”安琪的眼中蓄满了泪水,用一块破布,一遍一遍的擦我脸上的汗水。

    为了转移疼痛注意力,我的眼开始在安琪和萧宁儿两人之间不停的梭巡,比较两人身材的异同,看看谁的曲线更凹|凸一些。

    两人很快注意到我贼兮兮的目光,她们两个虽然红着脸,却谁都没开口阻止我。

    这样反而让我觉得挺没意思的,陈丹青结束了包扎,转到我的面前,脸色凝重的说道:“陈博,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谈谈!”

    “你猜,宁儿在古蔺他们的营地,看到了什么!”

    我还以为陈丹青要说什么呢,叹了口气说道:“还不就是吃自己人了!”

    “吃……”安琪惊呼一声,飞快的跑到洞口,开始干呕。

    陈丹青的脸抽了一下,深深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的?”

    “古蔺的言语中透露一些,这其实是我预料之中的。”我淡漠的说道:“这是在荒岛上,没有法律的束缚,人类的劣根性会无限的放大,很多电影里面都有这种情节,但这绝对不是桥段,而是人类的求生本能。”

    “那你呢?”萧宁儿看着我,眼眸中盛满了复杂:“要是到了没有食物那一天,你会不会吃掉我们?”

    “不会!我是回民!”我笑眯眯的回答她。

    萧宁儿迷惑的看着我,直到陈丹青的粉拳落在我身上,她才明白我是在逗她。

    夜色很快降临了,我不允许她们在单独出去寻找食物了,我们用仅剩的一个椰子,兑水充饥。

    为了避免体力消耗,我们吃完之后,就分别躺下了。

    我沉沉睡去,迷迷糊糊的,一个香软的娇躯钻进了我的怀抱。

    不用睁眼,那香味让我分辨出来,是萧宁儿。

    “我很害怕,你不知道我看到了什么……”萧宁儿在我耳边抽泣着说道:“那个男人,身上被割掉了好几块肉,露出了惨白色的骨头……他的眼睛是睁着的……他们怎么能下得去手?”

    “还有好几个女人,被扒光了衣服,像是牲口一样趴在地上,被他们……”

    “我好怕……如果你不去救我的话,我好怕变成她们的样子……”

    说到这里,萧宁儿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努力的贴我更近。

    “那个时候,你像王子一样出现了……你说……我是你的女人……那一刻,我感动的想哭……”

    她贴近我,温暖的鼻息喷到我的脸上,我心里那头沉睡的猛兽,随着她气息的牵引,一点一点的复苏了。

    我压抑的喘息起来,黑暗之中,软软的唇瓣印在我的额头上,仿佛迷路了一样,划过我的睫毛,脸颊,试探的触了触我的嘴唇。

    我这时候要是还装傻,岂不成了陈公公了,我探头印上她的双唇,贪婪的吮|吸起来。

    萧宁儿生涩的应付着我的探询与需索,笨拙的回应着,我无休止的侵略着她,她甜美的声音在喉咙间不停的打转,我体内的洪荒之力觉醒了,双手在她丰腴柔软的身体上不停的摸索,曲线柔美的香肩,精致的锁骨,一路向下,我正要握住最高峰……

    细碎的声音响起,萧宁儿慌乱的推开了我,滚到一旁装睡。

    安琪爬了起来,蹑手蹑脚的向我走来。

    “陈博,我害怕……”

    安琪小心翼翼的躺在我的旁边,侧头看着我,轻轻的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我一闭上眼睛,就想起宁儿说的那些画面,我梦到我被人放在一口大锅里面煮……陈博,我好害怕……”

    安琪颤声问道:“你能抱抱我吗?”

    我张开双臂,把她揽入怀中,比起萧宁儿,她的身材要娇小一些,但是该凹|凸的地方,都还是满合格的,闻着她身上与萧宁儿不同的香味,我身体里面还未平息的火焰,像是火上浇了一勺油,燃烧的更猛烈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