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9章 救人

    安琪并不明白我在套她的话,娇羞的说自己还没男朋友呢!

    我故作惊讶的说道:“怎么会呢?你这么漂亮,家里的条件也很好,一定有很多男孩子追你的!”

    安琪解释给我听。她从小到大,上的都是女子学校,而且家里对她管束的很严格,她甚至始终都没机会和男孩子交往。

    这样说来。这还是一个一尘不染的小白兔……我心里莫名的兴奋了一把,继续挑|逗她。

    “假如,我们再也等不到救援,就这样老死在荒岛上。你到死连男朋友都没有,多遗憾啊!”

    安琪看了我一眼,红着脸没说话,我一看有戏,正要继续调|戏她,忽然听到有人在大喊我的名字。

    “陈博……快……”

    这惶急的声音,来自于陈丹青,我几步冲到了洞口,俯身一看,陈丹青鬓发散乱的站在下面,不知道是汗水还是泪水,布满了脸颊。

    “宁儿……宁儿被他们捉走了……”

    我的心沉了下去,他们……肯定指的是古蔺他们。

    上次我们已经做了让步,让他们带走了我们所有的物资。我并不是怕他们,而是担心真的打起来,不能保护好陈丹青她们三个的安全。

    这个屈辱,我一直都记在心里,找到现在居住的洞穴,安置好了陈丹青他们,我本来是打算过去找他们的晦气的,结果意外的发起烧,这件事暂时放了下来。

    没想到我还没去找他们,他们已经主动的开始撩拨我们。

    我猜想,古蔺他们那个小团体,肯定发生了什么变故,否则他不会突然做出这种事情的。

    我把陈丹青拉了上来,问明了事情的经过。

    因为之前我说过,不许她们两个去密林,所以两人只能去海滩寻找食物。

    下午不比上午涨潮的时候,沙滩上的鱼蟹几乎没有了,两人只能是从沙滩上挖一些贝类,两人挖着挖着就分散开了,没过多久,陈丹青听到萧宁儿的呼叫时,站起来一看,古蔺和另外一个男人,架起萧宁儿,飞快的跑了。

    陈丹青举起斧子就追,追到古蔺他们扎营的地方,几个拿着棍子的男人冲出来。

    陈丹青很有决断,知道自己上去也是白给,不但救不了萧宁儿,反而会把自己也搭进去,那样的话,就不会有人来通知我们。

    所以她立刻赶了回来,让我去救萧宁儿。

    我拿过陈丹青手中的斧子,摇摇摆摆的走向洞口,陈丹青这才意识到,我还生着病。

    “你……”

    我没回头,摆摆手,沉声说道:“等我回来!不要出洞口!”

    “可是你……”

    “我从小到大,做过自寻死路的傻事吗?”

    我这句话堵住了陈丹青的嘴,拎着斧子,抓紧藤梯,一步步的攀下去。

    我回头看了看洞口,嘴角咧了一下。

    从小到大,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个精灵鬼,只占便宜不吃亏,其实没人知道,我胸中也有热血,这次,虽然并没半点把握,可是我还是要去的……

    从萧宁儿选择跟着我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把自己当成她们三个的守护神。

    “那个……”

    头顶忽然响起安琪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她趴在洞口,俏脸红红的冲我挥手。

    “你一定要回来啊!”

    “没问题!”我挥挥手。

    “等你回来……我可以试着交一个男朋友……”

    我的脚步踉跄了一下,定定看着安琪,她的脸红的像是晚霞,眼睛亮亮的看着我。

    “呵呵!好!”

    我胸中涌起万丈豪情,拎着斧子,大步冲了出去。

    跑出她们的视线所及,我停了下来,弯腰大口的喘着气,我的体力,已经被那场高烧消耗的差不多了,刚才做出无所谓的样子,只是怕她们担心罢了。

    一边恢复体力,我的脑子迅速的转着,现在敌强我弱,我只能和他们比狠了!

    在我们先前露营地方不远处,搭起了几个规模更大的窝棚,不过看起来昨夜的那场雨,对他们危害比较大,有一个窝棚塌了一半,还有两个也是歪歪斜斜的。

    对于从来未曾接受过野外生存训练的人来说,这是必然的结局。窝棚只能遮挡日光,并不可能抵御风雨。

    我把斧子别在背后,双手举着燃烧的几根木柴,大步走向了他们的窝棚。

    一个男人从里面走出来,正好看到我,他立刻转身对里面嚷了起来。

    古蔺很快从里面出来了,他的身后,跟着四个男人,几个人提着木棍,有恃无恐的冲我迎了上来。

    “我来接人的!”我冲古蔺笑了笑:“我的女人!”

    “哦!这么快就成了你的女人了?”古蔺阴沉的盯着我,手摩挲着下巴:“既然是你的女人,那你打算用什么来交换?”

    “你需要什么?”我举起手里的火把:“据我推测,昨夜的大雨应该把你们的火浇熄了吧!”

    古蔺毫不掩饰的点点头:“你猜的没错!我们需要你!你似乎受过系统的训练,对于野外生存很有一套,不管是取火还是露营地的选择!所以,你应该为大家服务!”

    “为了让我给你们服务,你们就绑架我的女人吗?”我讥诮的看着古蔺。这世间像他这种人很多,从来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别人天生就是要为他们服务的。

    “手段从来不是诟病,结果才是最重要的!”古蔺点点头,默认了我的说法。

    我拖长声音:“如果我不答应你的话……”

    古蔺笑了笑:“不瞒你说,我们的食物很匮乏,所以……”

    我看他笑的古怪,可怕的想法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我下意识的后退一步,震惊的盯着他。

    “你们……”

    古蔺苦涩的说道:“昨晚,有人死了……我们的食物问题才解决!”

    我的胃一阵抽搐,情不自禁的干呕了起来。

    我听懂了古蔺的言外之意,他们已经……开始吃人了!

    古蔺这样坦然说出这种事情,已经透露出危险的信号,他已经彻底撕破了文明道德的束缚,现在的他们,只是以生存为目的的野兽而已!

    我们两个的目光在空中碰撞交织,看到他眼中毫不掩饰的杀意,我打了个冷战,微微后退了一步。

    “好!我答应你,我可以加入,但是你必须向我证明,我的女人还活着!”

    古蔺呼哨了一声,两个女人押着萧宁儿,从一间窝棚里走了出来。

    萧宁儿被反绑着双手,脸色苍白如纸,看到我,她哇的一声哭出来。

    “陈博,他们……”

    左边的那个肥胖的中年女人,狠狠一拳打在萧宁儿的肚子上,萧宁儿的话戛然而止,弯腰开始呕吐。

    这一拳,也打断了我对她们最后一丝的怜悯。

    “古蔺,你想要的,我给你!”

    我的脸抽搐了一下,古蔺敏锐的察觉到危险,大吼道:“杀了他!”

    身后呼呼风声响起,几条棍子向我打来,我向前拼命扑出,同时用力扔出了手里的火把。

    几支火把在空中散开,火光摇曳着落在了窝棚的顶端,浓密的烟冒了起来,我抽出斧子,向着萧宁儿那边飞快的奔跑。

    “快来救火!”

    “杀死他……”

    杂乱的喊声中,我挥舞斧子,凶悍的冲入了人群。

    虽然和这些人之前是同病相怜,可是我更知道,现在他们已经是不可理喻的存在。从他们咽下第一口同伴的肉开始,他们已经不能再称之为人了……

    斧子切入肉的顿挫,鲜血挥洒到脸上的腥味,让我恍如回到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我的眼睛完全红了,歇斯底里的嘶吼,悍不畏死的杀出一条血路。

    那两个架住萧宁儿的女人,看到我浑身浴血的冲到,右边那个直接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左边的女人啊啊大叫着,将萧宁儿一把推向我,我就势揽住她柔软的腰肢,用力一抄,把她扛上了肩头,拔脚就跑。

    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古蔺他们挥舞着木棍紧紧追赶,他们应该很清楚,现在已经是你死我活的局面。

    我毕竟病还没好,刚才凭着血勇之气闯入救人,肩上扛着萧宁儿跑了一会,两条腿已经像是灌满了铅,跌跌撞撞的跑了几步,脚下被一块凸起的石头一绊,我摔倒在地,打了几个滚,耳畔传来萧宁儿的痛呼声。

    我还没来得及起身,一根棍子带着呼呼的风声,砸在了我的肩膀上。

    巨大的疼痛让我惨呼一声,手里的斧子落到地上,接着劈头盖脸的打击接踵而来,我的头上身上传来棍子与皮肉撞击的钝响。

    古蔺他们把我们两个团团围住,棍子泼风一样的挥舞,我向前一扑,压在萧宁儿的身上,双臂护住了脑袋,徒劳的抵挡着。

    在他们死命的殴打下,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一根棍子穿过我的双臂,砸在我的头顶上,我的脑袋轰了一声,彻底昏迷了过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