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8章 梦里温柔乡

    我爬起来,把火堆往里面移了移,靠近她们再次躺下了。

    淡淡的体香环绕着我,风雨很大。我却安定下来,慢慢睡着了。

    梦中,我被狂风席卷,跌进了一条大河。冰冷的河水包围了我,我快要冻僵了,手脚不听使唤,向着河底深深坠了下去。

    “啊……”

    我发出惊恐的大叫。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动弹不了。

    “鬼叫什么!讨厌!”陈丹青的声音,遥远的像是从九霄云外传来,模糊的难以分辨。

    “他的牙齿在打颤……啊!他发烧……好烫啊……”

    萧宁儿的声音么?

    “怎么办?好烫啊……”

    “这样下去,他会死的……”

    肆虐的狂风吹过,雨点瓢泼的淋进洞里,她们的声音,越来越难以分辨,我冷的浑身打颤,不停的哆嗦着。

    我快要死了吗?恍惚中,我看到了死去的战友野狼,站在一束光中,冲着我微笑……

    那么,就这样结束吧……她们……就自生自灭吧!原谅我的离开……

    我冲着野狼呲牙笑了笑,拉住他伸出的手,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忽然,一个温热的娇躯拥抱住了我,把我要飞走的身体桎梏了起来。

    馨香和温暖,从软软的怀抱中传递过来,我努力睁开眼睛,想要看看到底是谁,可是眼皮却沉重的睁不开。

    软玉温香的怀抱,驱走了我彻骨的冰寒,可是过了一会,抱着我的人忽然离开了。

    “不要……”

    我沙哑的声音留恋的挽留,又一个香软的娇躯把我抱住了。

    她们在交换着拥抱我,用自己的身体给我降温……

    我脑子里模模糊糊的涌起这个想法,我的手无意中攥住了一对绵软而丰盈的球状体,这让我安定了不少。

    我听到一声闷哼,如海一样的困意袭来,把我彻底淹没。

    我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脸上痒痒的,我悄悄睁开眼睛,近在咫尺的是萧宁儿的脸,她紧紧搂着我,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紧张的盯着我。头上的发丝,在我脸上轻轻的动着。

    我睁眼的小动作,并没有瞒过她,她羞涩的冲我笑笑,松开了我。

    “那个……谢谢!”我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嗓子火烧火燎的,声音嘶哑的厉害。

    “只谢她一个吗?”陈丹青的声音响起,我斜眼一看,她拎着我那把斧子,站在一边。

    我呲牙冲她笑笑,她猛地挥起斧子。

    咔嚓一声,椰子一分为二,她捧着半碗椰汁,跪在我的身边,小心的倒进我的嘴里,低声告诉我,昨晚我发烧了,她们三个,轮流抱着我,终于把我的体温降了下来。

    我喝完一个椰子,觉得好了很多,试探着想坐起来,却悲哀的发现,自己还是过于乐观了。

    浑身软绵绵的,一动就冒汗,看起来,还需要休养一段时间。

    可是没有了我……

    “安琪,你好好照顾他,如果他再烧起来,你就抱住他!”陈丹青吩咐安琪,自己抓着斧子,和萧宁儿往外走。

    “你去哪里?”我在后面喊道。

    陈丹青头也不回的说道:“已经没有吃的了!”

    “不要去密林,那里有野猪……”

    我的话还没说完,陈丹青和萧宁儿,已经沿着藤梯,消失在洞口。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那消失的小瀑布又出现了,哗哗流淌的水帘遮蔽住了洞口,看来我之前的推测很靠谱,这个时断时续的小瀑布,应该是和雨水有关系的。

    我让安琪把藤梯收上来,现在我没有半点力气,万一古蔺他们顺着藤梯上来,只怕会对我们不利。

    安琪弯腰背对着我,一点一点费力的往上收梯子,看着她窈窕玲珑的背影,我心里坏坏的想着,是不是要表示自己又发烧了。

    安琪收完梯子,就着水帘洗了洗手,回来跪在我的身边,把冰凉的小手贴在我的额头上。

    “感觉怎么样?”她娇憨的看着我,那关切的样子,让我放弃了刚才龌龊的想法。

    “挺好的!”我虚弱的笑了笑,轻声道:“昨晚,谢谢你!”

    安琪的脸一下子红了,声音细如蚊呐的说道:“应该我们谢谢你,我知道,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们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呵呵……”我笑了两声,感觉脑子又有点迷糊,告诉安琪照顾火堆,一定不能让火灭了,因为我现在没力气再钻木取火了。

    安琪乖巧的点头答应,我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休息,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听到了长长的吸气声。

    我睁开眼睛,安琪双手捂着肚子,脸色像是雪一样的惨白。

    她可能是怕打扰到我,紧紧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可是那皱成包子的小脸,还是暴露了她现在真的很痛苦。

    糟了!我心里一惊,难道这两天吃的东西不太干净,让安琪得了肠胃炎?

    在热带密林之中,肠胃炎是常见而致命的一种病,频繁的腹泻和呕吐,会迅速带走人体内的水分,在这种缺医少药的情况下,几乎等同于绝症。

    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站了起来,来到安琪的面前,关切的问道:“你怎么了?”

    “我……”安琪的脸像是火炭一样,坐在地上,紧紧夹|紧|双腿:“没事……”

    “还没事?”我用衣袖擦去她额头上渗出的冷汗,不满的说道:“都这样了,就别矫情了,你……”

    我忽然看到,一丝鲜血,顺着安琪的裤子流淌下来,滴在地上,说了半截的话说不下去了……

    原来她肚子疼,是因为……

    痛经啊!

    安琪顺着我的目光,看到流在地上的鲜血,嘤了一声,双手捂住脸,双肩不停的抽动起来。

    她现在肯定尴尬的想死,我双手捧住头,虚弱的说道:“啊,头好晕,我先躺一会……”

    安琪自己抽哒哒的低泣,我随手脱下了破破烂烂的上衣,丢在她的面前。

    “自己包裹一下吧,还有,不要再碰冷水了!”

    安琪反而哭的更大声了,我无奈的叹口气,身后传来陈丹青的叫喊。

    我赶紧走过去,把藤梯放了下去,过了一会,她们两人攀着藤梯,回到了岩洞。

    两人的脸上,都是满满的欢喜,陈丹青举着手里的几个螃蟹,笑眯眯的说道:“给你补身子……”

    这时候,她听到安琪的哭泣声,看到她两腿间的鲜血,陈丹青脸上的笑容立刻敛去,一记耳光抽在了我的脸上。

    “禽兽!”

    我没想到她翻脸比翻书还快,这一记耳光打得我茫然不知所措,我怒视着她:“你特么疯了?”

    “安琪!”陈丹青没理我,从我身边扑过去,到了安琪的身边。

    “他是不是对你……”

    我这才明白过来,我把衣服脱给了安琪,现在光着膀子,安琪的身下又流着鲜血,这场景很让人误会啊……

    “他……没有……不是……是……”安琪和陈丹青的低语传来,很快,陈丹青的声音传过来。

    “陈博,刚才你脸上有个蚊子,不用怕,已经被我打死了!”

    握草!我对她厚颜无耻的程度也是醉了。

    要不是我现在打不过她,我就和她拼了!

    我气呼呼的躺了下去,三个女孩嘀咕的声音隐约响起,我完全被人遗忘了。

    迷糊了一会,有人捅我,我睁开眼睛一看,陈丹青笑靥如花的看着我。

    “大螃蟹!”

    她举着一个红彤彤的螃蟹,灿烂的笑着。

    “表弟乖,姐姐喂你啊!”

    我翻翻白眼:“你知不知道,你笑的好假啊!”

    “小气鬼!”陈丹青伸出手,在我挨打的那张脸上轻轻的摩挲着,柔声说道:“还疼吗?”

    “这里疼……”我指指心口:“很痛!”

    “为什么?”

    我叹了口气:“想我陈博一生光明磊落,行的正走的直,可以挨最快的刀,却受不了来自亲人的半点误会……”

    一大块蟹黄堵住了我的嘴巴,鲜美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来,陈丹青笑眯眯的看着我:“我要不是太了解你,真会内疚死呢!我知道,你现在心里肯定在琢磨着,怎么扒掉裤子,打我的屁股呢……”

    好吧,两个人太熟悉了,其实真的是心有灵犀的,我嘿嘿一笑,大口吃着螃蟹,不言语了。

    吃饱喝足,又睡了一大觉,我感觉精力恢复了不少,我表示要出去找食物,但是陈丹青和萧宁儿却说什么也不让我去,她们两个再次出去了。

    临走的时候,我告诉她们,密林那里绝对不能去,去海边捡一些可以,但是绝对不可以走的太深,还有,要注意古蔺他们……

    两人离开之后,安琪走到我的身边,柔声问我:“还疼吗?”

    “呃……我脸皮比较厚!没事!”我笑了笑,打量着她。

    她终究还是把我的上衣,塞到了那个地方,这东西并不贴合,所以她那里鼓囊囊的,看上去像是怀胎了一样。

    我忍不住的想笑,又怕她尴尬,忍得很辛苦。

    为了转移注意力,我问她,这次去迪拜干嘛?怎么没和男朋友一起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