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夜来风雨声

    “他回来了!”

    安琪清脆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听到里面蕴含的欢喜,我心里蛮感慨的。

    刚才九死一生的惊险还历历在目,若是我稍微慢上一点点。现在早已经死在了密林里面。而这几个女孩子,只怕也难以再生存下去。

    现在,我这条命,已经不完全是我自己的了。是这几个信任我依赖我的女孩子共有的!

    我举手示意,她们很费力的拉着长藤从岩洞下来,帮我整理我带回来的东西。

    鸟蛋,木柴。椰子,棕树皮,乱七八糟的一大堆。

    看着我,几个女孩子的眼眶都有点湿润,我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她们就是用膝盖去想,也知道我刚才经历了多么艰难的遭遇。

    就连一直看我不顺眼的陈丹青,都露出难得的温柔,轻声问我到底遇到了什么。

    我挥舞斧子,把椰子砍开一个不大的缝隙,递给她们,自己也捧着一个喝了起来。

    清凉的椰子汁不但解渴,里面的糖分也能迅速的恢复体力,两个椰子下肚,我的精神好了一些。

    我用斧子在地面刨了一个坑,把鸟蛋埋了进去。在上面生了一堆火,拿起棕树皮,在上面灼烤着。

    我让她们学着我的样子,灼烤棕树皮,烤干为止,注意不要点着。

    一边烤着树皮,我一边绘声绘色的讲起刚才的丛林冒险,把自己描述的拳打黄蜂脚踢野猪,勇猛的无对无双。

    几个女孩子也知道我在吹牛,咯咯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却全哭了。

    “陈博!”陈丹青擦了擦眼,盯着我说道:“我们不想让你自己把一切都扛下来,大家既然选择在一起,就要相依为命,你能做到的,我们也要试着做到!”

    “呃,我能站着撒尿……”

    我说完这句,飞快的向后一仰,躲过了陈丹青的一巴掌。

    三个女孩子都用一种鄙视的眼光看着我,我没心没肺的笑了。

    我不想让气氛变得悲壮而凄惋,我始终认为,只要不死,就要坚强乐观的活着。这个玩笑,只是调剂一下她们浓重的悲伤而已。

    “开饭开饭!”

    我把火堆移到一旁,拨开浅浅的一层土,下面埋着的鸟蛋露了出来。

    剥开鸟蛋的外壳,蛋清已经凝固了,晶莹剔透的像是羊脂玉,里面的蛋黄还稍微液化,放到嘴里,虽然有一丝淡淡的腥味,可是这已经算是我们来到岛上之后,所吃到的最美味的食物了。

    几十枚鸟蛋,被我们一扫而空,我们撑的直打饱嗝,躺在地上,晒着煦暖的阳光,舒舒服服的休息了一会。

    “好了,现在开工!”我站起来,拿着那几个空椰壳,让陈丹青陪我一起去密林。

    临走之前,我把安琪和萧宁儿送上了岩洞,告诉她们继续灼烤棕树皮,烤到变成织物一样的纤维露出来就可以了。

    我和陈丹青,沿着我用斧子砍出来的道路,进入密林,在那个旅人蕉那里,我告诉陈丹青如何从旅人蕉上取水,用空椰壳装满了清水。

    然后我重新采摘了不少的椰子,椰子便于储存,放在岩洞里面,可以作为战略物资。

    看着我用斧子,从棕树上一层一层的剥树皮,陈丹青问我这个有什么用。

    我告诉她,我们在文明社会中所用的棕床垫,就是用棕树皮做出来的。我们所有的衣服,都被古蔺他们抢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直接躺在石头上,肯定睡不了的,这个棕树皮灼烤后就会变成纤维,铺在地上,不但隔离潮气,而且很舒适。

    等有时间的话,把这些棕树皮搓成条索,编织成床垫的话,就更完美了。

    陈丹青皱眉道:“你为什么懂这么多?你当兵的那几年,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你回来之后,从来都没说过部队发生的事情?我记得,你好像是被提干了,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我正在砍树的手顿了一下,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封闭起来不愿被人触碰的地方,只能隐藏,无法遗忘!

    陈丹青的问题,正在试图撬开那个尘封的角落,那些我不愿回首的过往。

    “哦,女票女昌被抓了,就被开除了!”我淡淡的说了一句,斧子挥舞的更加用力。

    陈丹青疑惑的看着我,再问什么,我都不说了。

    采购了一大通,我们回到了岩洞,依然是椰子,棕树皮,鸟蛋,木柴,这次又多了一大捆长藤。

    岩洞里面的潮气已经完全被火堆的热气驱散了,岩洞之内温暖如春,我们分成了两组,安琪和萧宁儿继续灼烤棕树皮,我和陈丹青开始用长藤编织绳梯。

    长藤确实是个好东西,坚韧无比,几股扭合在一起的强度,就是再重的人也不会踏断。

    就是太粗糙了,陈丹青娇嫩的小手,很快就被磨出了血泡,但是她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撒娇的,咬着牙继续和我一起编织。

    绳梯编好之后,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站在岩洞口看过去,太阳慢吞吞的坠落,染红西边天空,满空云霞灿烂的绚丽着,天与地之间美丽的如同仙境一样。

    我望着这未曾被现代文明污染过的天地,悠悠想到,几万几十万年前的人,是不是也是这样生活的呢?

    我用刚编好的绳梯下到了地面,砍了一堆木材,开始烧炭。

    因为岩洞并不通风,万一木材燃烧不充分的话,很容易产生一氧化碳等有害气体,很有可能就在睡梦中无声无息的夺走了我们的生命。

    而木炭不但可以避免这个问题,还可以吸附岩洞里面的有害气体,并且非常容易保存。这里可以热带雨林,下雨是非常频繁的,雨后并不容易找到干燥的木材,所以多烧一点炭,放在岩洞里储存起来比较好。

    “你想的倒是蛮周到的!”安琪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我。

    “对了,我们大家相互了解一下吧!”我看着她们三个,说道:“大家都有什么特长啦,都相互说说,这样的话,我分配任务的时候也能用得上!”

    “我在马兰戈尼学院学习服装设计,还自学了插花和茶道……”安琪说了几句,看我们三个都有点无语的意思,嘟着嘴不说了。

    插花……茶道……服装设计……似乎很遥远的事情啊……简单总结一下,安琪属于废物了……

    “我……”陈丹青一开口,就被我摆手制止了,我对她的了解,从身体到经历,都一清二楚。

    “你唯一有用的地方,就是你在教会学校学到的三脚猫医术,但是现在,我们也没有半点药品!”

    我期盼的目光看向萧宁儿,希望这位美丽空姐可以给我点惊喜。

    “我主修的是礼仪!嗯,还会瑜伽……”

    萧宁儿不好意思的冲我笑笑,我无力的耸耸肩,彻底失望了。

    没有一项技能是对我有所帮助的……我无精打采的做好了晚饭,大家吃完之后,看我也没什么兴致说话,就都躺在棕树皮垫子上,闭上了眼睛。

    洞穴里面燃烧的木炭,发出噼啪的轻响,明灭的火焰中,我们静默着。

    今天繁重的体力消耗,让我很快进入了梦乡,但是在部队中培养出来的习惯,让我即便在睡梦之中,也保持着相当的警醒。

    我听到悉悉索索的声音,从三个女孩子睡觉的地方传来,我把眼睛稍微睁开一条缝,就见到安琪从棕垫上爬了起来。

    她看了看萧宁儿和陈丹青,贼头贼脑的向我走来。

    我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难道安琪被我伟大的人格感染,要在夜里投怀送抱吗?

    可是如果真的做起来,声音一定会吵醒陈丹青她们的……或者我可以先把她们打晕?

    我正在胡思乱想着,安琪已经到了我的身前,弯下腰,仔细的打量着我。

    我装出熟睡的样子,呼吸细密绵长,安琪轻轻拍拍胸口,蹑手蹑脚的从我身上迈过去。

    什么情况?

    我悄悄转头,见到安琪走到了洞穴的边缘,去搬一块石头。

    之前为了安全,我把绳梯收了起来,用一块大石头压上了,她到底想做什么?难道想悄悄的离开我们吗?

    很快,安琪放弃了搬动石头,她为难的看看我们,看她脸上那种忍耐不住的表情,我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安琪背对着我,蹲在了岩洞的洞口,拉下了裤子,我看到两瓣如半月的东西,白生生的刺得我眼疼。

    哗啦啦的水声轻快的响起,微微腥臊的味道传入鼻腔,我赶紧闭上双眼,以安琪的性格,要是知道我在看她,估计会直接从洞口跳下去。

    可是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树欲静而风不止,安琪悄悄的回去之后,萧宁儿又起来了,然后又是陈丹青。

    我估计三个女孩子其实都没睡着,只是在等着谁第一个先去解决。

    好容易等她们折腾的完了,我自己的尿意也被勾起来了,我可不像她们那样鬼祟,大大方方的站起来,走到洞口,畅快淋漓的一泻千里,哗哗的水声在寂静的夜里,很响很响。

    我回去躺下之后,听到咚咚咚心跳的声音,也很响很响……

    一种尴尬的情绪,在山洞里面酝酿盘旋,粗重的呼吸声彼此纠缠,我知道,谁也没有睡意了。

    呼……

    一股狂风忽然卷进了岩洞,炭火立刻被压了下去,明灭的光影中,三个女孩子的惊叫声响起,无数雨点随着狂风,从外面扑进岩洞,打在躺在最外面的我身上……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