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密林惊魂

    “讨厌!”

    我在她们的粉拳中逃出来,拎着斧子跑向密林。

    十分钟之后,我扛着一捆长藤和一些干树枝回来了。

    热带密林中最不缺少的就是木材和长藤,我再次攀上了山洞。把长藤垂了下来。

    看着光溜溜的石壁,几个女孩子面有难色,我在上面大声吆喝,让陈丹青把绳子系在腰上。多打几个结。

    陈丹青毕竟是最了解我的人,知道我虽然平时没正经,可是在这种涉及到生命安全的事情上,还是蛮靠谱的。

    她按我所说的。用长藤系在腰间,双手交替拉扯长藤,身体平平的仰出,双脚走路一样,在我的拉扯下,慢慢的攀上了山洞。

    然后是安琪,她在萧宁儿的协助下,系好了长藤,战战兢兢的走了上来。

    把她们三个先后拉上去,耗费的体力也不小,我休息了一会,开始钻木取火。

    火焰熊熊燃烧起来,把我们四个的影子勾勒在岩壁上,明灭不定,洞内的湿气迅速的蒸发着,空气很快变得干燥起来,我休息了一会,告诉她们在这里等我,我要去找吃的。

    我找了一个凸出来的岩石,把长藤牢牢的系在上面,告诉她们,如果我天黑之前回不来,她们就系着长藤下去,去找古蔺他们。

    “我们怕摔死!所以,只有等你回来!”

    “这算隐晦的对我表示忠贞不渝么?”我哈哈笑着,抓住长藤跳出岩洞,在空中还学着人猿泰山那样,长啸了一声。

    我拎着斧子独自走进了密林,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我非常清楚,热带雨林看起来美丽,却好像罂粟花一样,美丽的外表下,有着致命的危险。

    但是我不得不进去用命去搏,因为我们什么都没有了!所有物资都被那帮魂淡抢走了!要想生存下去,必须向这片密林索取。

    脚下是绵软的落叶,踩上去像是踩着地毯,我警惕的四下张望着,热带雨林中,从来不缺乏善于伪装的毒蛇。

    里面没有路,要想前进,必须不停的挥动斧子,砍掉拦路的枝叶,仅仅只前进了一会,我的手臂就已经酸痛不堪了。

    走了一会,我看到了一株高大的植物,叶子如同扇子一样展开,我情不自禁的欢呼了一声。

    我认识这是什么植物,这是非洲岛国马达加斯加的国树旅人蕉。

    旅人蕉不结香蕉果实,只不过长得有点像芭蕉树,它的叶柄内藏有许多清水,可解游人之渴,所以叫做旅人蕉。

    我用斧子在它的根部砍了一道口子,清澈的水立刻涌了出来,我凑过嘴巴,贪婪的喝了起来。

    我这一辈子,都没喝过这么甘甜的水,灌得肚子都鼓起来,我的精神健旺了好多,折下一片旅人蕉宽大无比的叶子,我继续前行。

    几只鸟鸣叫着,从前面一棵树上飞起来,我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这正是我要寻找的东西!

    我并没有自大到,想要在这密林里面称王称霸予取予求,我清楚自己的定位,对于这片不知道存在了多少万年的密林,我只是一个孱弱的外来者,我能够欺负的东西并不多,鸟类是我锁定的主要目标。

    我把刚才折下的旅人蕉叶子,折叠成一顶帽子戴在头上,开始攀爬鸟飞起的那棵树。

    运气不坏,在飞鸟的巢穴里面,我找到了十几枚鸟蛋,这也是我之前锁定的目标。

    我摘下树叶帽子,把鸟蛋放进里面,用细藤仔细的绑在身上,从树上眺望了一下,我又发现了几只飞鸟飞起。

    我很不客气的给那棵树上的鸟巢抄了家,但是这次的运气不太好,飞走的鸟发现了我这个小偷,飞回来,冲我凄厉的鸣叫着。

    它们大概从来没见过人类,叫了一会,看我没有丝毫悔改的意思,索性飞过来,用尖尖的鸟喙来啄我。

    这正是我所等待的,我扬起斧子,用力劈了下去。

    可是我低估了那只鸟的敏捷度,它在空中灵巧的一个转折,贴着斧子飞了过去,翅膀尖顺势在我脸上扫了一下。

    我猝不及防,急忙闭眼,眼角传来一阵刺痒,下意识的伸手去捂。

    可我忘记了,我还在树上,手一松开,双脚盘不住树干,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下滑落。

    我急忙挥动斧子,砍在一根粗壮的树干上,总算止住了下滑的架势。

    我刚刚喘了一口气,忽然听到一阵让我胆战心惊的声音。

    嗡嗡嗡……

    一群指肚大小的黄蜂,震着翅膀,密集的飞起,冲我包围过来。

    麻蛋!刚才那一斧子所砍的树枝,上面居然有一个蜂巢!

    我吓得魂飞魄散,这种热带黄蜂,毒素非常厉害,一群能活活叮死一头大象。我这身板,扛不住三两针。

    我双脚一松,整个人沿着树干飞速的下滑,粗糙的树皮把我裤子和皮肉一起磨破,我也顾不得了,双脚一沾地,我转身撒腿就跑。

    我沿着自己来时用斧子砍出来的小路,亡命奔跑,身后嗡嗡嗡的声音始终紧随。

    我的体力在急速奔跑中飞快的流逝,胸口**辣的喘不出气,两条腿已经快要麻木了,可是黄蜂依然紧追不舍着,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我忽然听到了潺潺的水声。

    我也顾不得会不会迷路了,决绝的偏离了自己砍出来的道路,飞快钻进了一侧的树丛之中。

    穿过几颗茂密的大树,我的眼前豁然开朗。

    萋萋如茵的芳草遍地,中央有一条任意曲折、飘逸如带的河流潺潺流淌,很多的鸟儿栖息在岸边,被我的脚步声惊动,有的机灵的一飞冲天,还有一些则呆头呆脑的看着我。

    这原始森林之中,居然还有一块这样大的湿地,我顾不得感慨造物主的神奇,飞快的奔跑过去,一头扎进了河流。

    冰凉清澈的河水,仅仅只能淹没到我的腰部,我急忙蹲下去,把自己彻底藏在水中。

    阴魂不散的大黄蜂,在水面上盘旋了一会,无可奈何的离开了。

    哗楞楞的水声中,我从水中冒出来,冲着远去的蜂群比了比中指,跳上了岸。

    我摸了摸背后的鸟蛋,发现一切完好,心里美滋滋的,正要寻找归路,忽然看到不远处,一个黑乎乎的家伙,抬起头,目光和我对上了。

    握草!我差点没哭出来。

    这家伙有一头小牛犊大小,黑漆漆的皮毛上沾满了泥巴,两颗长长的獠牙,从丑陋的长鼻子下伸出来。冲着我不停的打着响鼻。

    这是……一头巨大的野猪!

    估计这货在河边喝完了水,美美的睡觉呢,忽然被我的脚步声惊醒,难免有点起床气,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从迷惑到凶狠,目不转睛的盯着我。

    我握紧手里的斧子,心里被恐惧占满。

    野猪我见过,但没见过这么大只的。

    山里的猎人有句俗话,叫做一猪二熊三虎。

    就是说,野猪比起熊瞎子和老虎还要可怕。因为它纯粹就一二货,愣头青,速度还快。人遇到他之后人还没惹他,他倒是急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会对人发起攻击。

    我没有半点犹豫,冲着密林撒腿就跑,那头野猪闷吼一声,飞快的追上来了。

    它的身体太大了,整个地面都随着它的奔跑在颤动,我不敢回头,也不会笨得跟他拼速度。

    我只能变线,不停的跑着之字路线,好几次,身后风声响起,野猪庞大的身躯带着一股风,从我旁边掠过去,要是我直线奔跑的话,分分钟就会被它扑倒在地。

    虽然背后没长眼,但是我相信,我躲避野猪的画面,如果拍下来,比起成龙的任何片子都会惊险。

    我跌跌撞撞的冲进了密林,野猪嘶吼着跟进,不过在这种环境里面,它庞大的身躯成了最大的弱点。

    我绕着树不停的奔跑,身后传来树木撞击的声音,一些比较细的树木直接被他撞倒,制造了一场小型龙卷风般的灾难。

    利用树木的掩护,我终于摆脱了野猪的追击。当确信那二货不会再追上来之后,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起来。

    先是大黄蜂,然后又是野猪,我跑的实在是精疲力尽了。

    休息了好一会,我的精力稍微恢复了一些,这才感觉到,身上每个地方都在疼痛。

    刚才慌不择路的奔跑,身上被树枝划出了好多的伤口,被野猪追赶的时候,精神高度紧张,察觉不到疼痛,现在那种痛感就很明显了。

    更让我不爽的是,背后黏糊糊的一片,那些鸟蛋,也全都被颠碎了。

    总不能空手回去啊!大家都还饿着呢!

    我又费了半天劲,重新掏了几十枚鸟蛋,在寻找来时道路的时候,我刚才用光的好运气终于回来了,我发现了几棵椰子树!

    椰子是我目前最需要的东西,之前在路上我也有仔细寻找,始终没见到,但我相信,这种热带海岛上,不可能没有椰子的存在,因为椰子的繁殖方式很有意思,椰树一般长在海边,成熟的椰果落在海面上,随海水漂流,只要落地,就能生根。

    虽然已经精疲力尽了,但是椰子的刺激,还是让我爬上了高高的椰树,摘了七八个椰子下来。

    更好的消息是,登高望远,我终于找到了那条自己制造出来的道路……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