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结束?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他?他怎么回来了?”

    李老凝目一看,也认出眼下出现在这里的,正是先前将李勋带走的周行。

    如今周行重新出现在这里,不免让李老生出一些担忧,害怕这周行和这吕梁一样,也是那贪得无厌的恶霸一类的人物来。

    “老大,咱们怎么办?”

    吕梁身后的小弟察觉到气氛不对,不由得握紧手中武器,目光死死的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生怕那周行有了什么动作。

    “莫要慌张。”

    吕梁强压心中畏惧,低声嘱咐道“关于那人,我自会处理,你们静静看着就是了。”眼见那宪兵来到村前,他稍微昂起胸膛走了上来,却被周行目光扫了一下,心中顿时一晃,先前挺起的腰杆也佝偻了下来,低声询问道“这位长官,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哼!”

    周行瞪了吕梁一眼,冷哼一声喝道“我到哪里去,难不成还得知会你一下?”语气之中透着的不耐烦,让吕梁内心咯噔一下,暗叫一声不好。

    果不其然,那周行看了一下之后,就将落在了李星、李辰两人身上。

    他指着两人冲着吕梁问道“告诉我!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儿啊?”

    “这,这只是一个误会。谁让他们两个招惹了我,我总不能坐等着挨打不是吗?”

    吕梁尴尬的笑了笑,努力的想要平息周行的怒火。

    “但我为何觉得不像啊!”

    周行轻哼一声,对吕梁的话不以为意,却是冲着那李老问道“你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人,看起来好像也不坏?姑且信他一下?”

    李老瞧着两人神色,吕梁全然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那周行也和先前抓捕李勋一样,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桀骜不驯的模样来。

    最重要的是,两人直接似是充满着火药味一样,这让李老心中窃喜,以为机会来了。

    “启禀长官,若非这厮想要强占我族中田产,如何会召来这种事情?”

    于是,李老当下就将先前发生的一切尽数说出,而李老每说一句话,吕梁的脸色就白了三分,等到全说完之后,脸色惨白犹如白纸,整个身子也瑟瑟发抖了起来,看起来相当的不好。

    他手下的那些小弟低声问道“老大,咱们该怎么办?”

    完全是出于本能,吕梁手下的那些人感觉眼前之人盯着自己的目光就和雄鹰一样,似乎将自己当成了可以抓捕的对象。

    “再等等,看看情况再说。”

    虽感绝望,但吕梁却也害怕对方身份,不想要现在就撕破面皮来。

    “他说的是真的吗?”

    听罢之后,周行饶有兴致的盯着吕梁,嘴角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意味。

    吕梁勉强挤出一个笑脸来,他走到了周行身前,腆着脸说道“长官,我不是说了吗?这都是误会!先前时候我也是糊涂了,这才弄错了对象。幸亏有长官来这里,这才解除了误会。在下这就配个不是,可以吗?”说罢之后,便将那李星、李辰两人搀扶起来,对着两人连连作揖。

    李星、李辰却不肯罢休,依旧气呼呼的瞪着吕梁。

    “只是误会这么简单?”瞧着这一幕,周行只觉得好笑。

    吕梁笑道“没错。要不然呢?”随后对着两兄弟连连劝道“我说你们两个,帮我说一下行不?至于之前的事情,就当做一阵风,就这么散去吧。不是吗?”

    “呸!”

    一口吐沫直接啐向吕梁,李星破口大骂“你这混蛋将我打得这么惨,一句误会就完了?”

    “我看你这王八蛋,还是到监狱里去反省一下吧。”李辰也是一起骂了开来,一点也不给面子。

    拭去脸上吐沫,吕梁神色微冷,低声喝道“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意思,不接受道歉是不是?”若非因为周行在场,只怕他早已经痛下毒手了。

    “呵呵。你就是你说的误会?”站在一边,周行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只觉得无比好笑。

    吕梁顿感紧张,连忙转过身来,辩解道“这个,还不是因为他们太过执拗了,还让我继续劝一下吧。”毕竟决定自己的未来的乃是这人,他可害怕惹了对方不快。

    “还是算了吧。就现在这状况,我觉得你最好跟我走一趟比较好。”周行冷笑道,旋即将眼见的手铐取出来。

    吕梁身子一僵,连忙走了上前,央求道“我说长官,整个事件就是一场误会,不用这么夸张吧。而且咱们不是兄弟吗?不如就这么算了?”一边说着话,一边自兜中掏出一锭银子,就要塞入周行的荷包之内。

    “谁和你是兄弟啊!”

    周行冷哼一声,手一挥就将吕梁那银子丢到一边,然后指着自己的肩章,骂道“看明白了吗?我可是宪兵!和你们这帮渣子可不一样,别用你那些臭玩意侮辱我。”神色微冷,周行用看着死人的眼神看着吕梁,口中也是宣布道“欺压百姓、贿赂长官。这两桩罪可是扎扎实实的,还请你现在跟我走一趟吧。”

    “这位,还请和咱们走一趟吧。”

    他身后宪兵也是一起走出来,手中拿着手铐脚镣,就打算将吕梁给拷住。

    “长官。这您可不地道啊。”

    吕梁的脸一阵青一阵红的,他收起了笑容来,语气也相当的不善“我只是收回我自己的田产,这也有错吗?”

    “田产?哼!那你拿出地契来证明啊,我想主公不会就连这个也不承认。”

    周行稍感诧异,自他成为宪兵之后,可很少见到有人敢这么和自己顶撞了,但他如今乃是宪兵,又岂会因为对方这般态度而放弃,当即喝道“你现在,还是乖乖的和我走一趟,等坐完牢之后再说这些吧。”

    “你!你真的要抓我?”

    吕梁脸色顿时涨红,当初取得这些田产的时候,他可着实废了不少功夫,期间也不知害了多少百姓。若是这些事情被捅出来,他别说拿回田产了,只怕项上人头都会被摘下来。

    周行轻蔑一笑,诉道“你以为呢?”

    “莫要忘了,我可是从七品的武德郎,身兼都指挥使之责。就凭你一个小小的尉官,也敢抓我?”吕梁耐不住内心恐惧,又是高声骂道。

    先前时候,他不过是摄于华夏军的威慑,这才不想将事情闹大,甚至就连面对李勋这个尉官也是如此。然而现在,当面临入狱的威胁时候,吕梁也撕破了面皮,直接拿出了自己的官阶,打算压对方一头。

    他相当清楚,自己若是被抓紧监狱,那一辈子可就真的完蛋了。

    “呵。好个从七品的武德郎,那我倒要问问你了,你这官衔是谁封的?赵璂吗?”

    周行耻笑了起来,华夏军和宋朝军制虽有不同,不过也有一定的规律可言,吕梁的官职类比于华夏军的少校,可要比周行尉官身份要大许多。只可惜周行却不吃这一套,他直接对着吕梁骂了起来,甚至对当今圣上也不怎么恭敬“只可惜那赵璂也不行了,竟然让那促织丞相掌管朝政?要不然何必让我家主公出手?别忘了,眼下襄阳可是咱华夏军的地盘。”

    就表面上来说,萧凤或许还尊奉宋朝为正统,但是在华夏军之内,对宋朝却多有轻蔑之态,而这种风气在宋军战败之后更是昭然若揭。

    更何况他可是宪兵,身上肩负着的乃是军法,正所谓见官大三级,就算吕梁当真是校官,闹到上面的时候也不怕。

    “你!你竟然污蔑圣上?”

    吕梁满是不可置信,张口喝道。

    周行昂着头来,嘲笑道“我就骂了又如何?毕竟那厮也不过一介脑瘫儿,还不能让人说?而且你莫要忘了身份,身为叛军的你们,莫不是还打算重新投入那家伙麾下?”

    吕梁为之气馁,他所谓的身份,在华夏军之前的确是不值一提,但他还是不肯罢休,又将吕文焕抬了出来。

    “你们当真要抓我?莫要忘了,我可是吕长官的侄子,你就不怕得罪吕长官吗?”

    “我管你是谁的亲戚。就算是皇帝老子他爹也不行。”

    周行手一挥,身后宪兵一起涌上,纵然吕梁如何不愿,再被黑漆漆的枪口对着的时候,也只能被压在地上拷了起来。

    虽是被拷了起来,但吕梁却不肯罢休,还在叫嚷着“我要见长官,我要见吕大人,你们不能抓我!”

    “啪!”的一声,吕梁的话直接被堵在口中,呕出一股鲜血来,还有几颗牙也被打了出来。

    “哼,这下安静了吧。”

    周行甩了甩手,感觉酸疼酸疼的。

    为了让对方闭嘴,他刚才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只好抡圆了胳膊,对着吕梁就是结结实实的来了一巴掌,这才让吕梁安静下来。

    “你,你们,我要你们,好看。”

    大概牙齿都被打断了,吕梁说话都有点露气。

    只不过周行不怎么在意,他对着吕梁踢了两脚,才让他安静下来。

    “还有他们,也一起抓起来。”

    吕梁身后的那些士兵眼见长官被抓,也是有所骚动,只不过被那枪口一怼,当然也是心生怯弱,一个个跪倒在地,同样的被抓起来。

    就这样,周行带着吕梁很快的离开了这里,唐店村也终于恢复了往日安宁。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