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 老赵的快递

    全场再次震惊!

    沙宇竟然承认输了?

    甚至连酒都没有喝到,只是闻了闻残余的酒气,就已经知道自己输了?

    那个男人,该有多厉害啊……

    然而沙宇只是微微的笑了笑。

    苏南的这杯酒,其实并没有多么高深的技巧,只不过,融入在酒里的感情,沙宇自问,做不到。

    这个男人,有故事啊……

    ……

    苏南此时悠闲的漫步在一条小街上,点着一支烟,不停的吞云吐雾。

    曾经多少次,苏南想过,如果有一天遇到白子雅,苏南一定会杀了她。

    因为就是因为上一次白子雅的背叛,差点导致了他和叶玉兰的死亡。

    不过,当苏南真正看见她的时候,却又狠不下心来。

    这个曾经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屁颠屁颠一口一个南哥的叫着,非要跟着自己混的小服务员,如今……

    当苏南有些无奈的踩灭烟头的时候,忽然一阵快速小跑的脚步声传来。

    苏南缓缓的回过头去,看见了白子雅满脸泪水的样子。

    “南哥,对不起!”

    白子雅终于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冲进了苏南的怀抱,双手抱着他的脖子,把头埋进他的胸口里,肆无忌惮的哭了起来。

    “南哥……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

    白子雅靠在苏南的怀里,一刻也不想离开,缓缓的给他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苏南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白子雅竟然是太子妃的人?

    这下好了,终于能有太子妃的消息了?

    苏南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那是江慕嫣死亡之后的照片。

    “小雅,你看,这个人,是不是太子妃?”

    白子雅拿出照片一看,愣了一下,“这……这不是林……”

    白子雅虽然见过林佳欣,还和她吵过架,不过只是知道是林家的小姐,具体叫什么还忘了。

    “不是林佳欣,你没见过太子妃的真面目么?”

    白子雅无奈的摇摇头,她的确是和太子妃打过交道,而且是只为她一个人效力。

    但是……她无论干什么,都始终带着面具,不让人看见她的脸。

    说到这里,白子雅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伸出一只手,将照片里的女人,眼睛以下的部位全都盖住。

    然后紧紧的皱起眉头,淡淡的说到。

    “应该是……”

    呼……

    苏南深吸了一口气,果然。

    他的猜想终于得到了进一步的确定。

    但是……江慕嫣为什么要对付自己?这不合理,莫非……慕嫣有什么苦衷?

    “小雅,我需要你帮我个忙。”

    白子雅再次抱着苏南的脖子,静静的听着他的嘱咐,缓缓的点了点头。

    淡淡的说到。

    “南哥,这一次,请让我将功补过,我绝对不会背叛你……”

    ……

    两人分开之后,苏南的眼神变得有些犀利,江慕嫣,不管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我一定要找到你!

    回到别墅之后,看见蒋琬莹和林佳欣已经都睡了,苏南这才准备自己回房间,忽然看见桌面上有一个快递,上面写着自己的名字。

    苏南愣了一下,谁又自己发快递了?

    回到房间,苏南迫不及待的拆开这个小盒子,看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小本子,还有一支笔。

    苏南瞬间愣住了。

    老赵……果然是你!

    你为什么把这个东西给我寄回来?

    记的上一次,四姑娘她们在坦桑遇到危险的时候,是因为押运一个东西而被袭击的。

    当时苏南并没有多想,而且也没有回忆起那个东西是什么。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不就是这个本子和这支笔么。

    ……老赵这个家伙!

    真准备睡觉的时候,忽然电话响了起来,苏南按下接听键。

    “胖子,还没睡?”

    孟春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不会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吧?

    孟春的语气仿佛是有些不太对劲,“老大,明天……我和小玲要去跟她的几个朋友吃饭,我想叫你一起去。”

    苏南愣了一下,随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这个孟胖子,果然还是放不下那个小玲。

    上一次李子昕已经警告过他了,说那个小玲的心机太重,劝孟春离他远一点,结果孟胖子还是控制不住自己。

    “行吧,我陪你去。”

    这胖子到是挺重感情的,不过有的时候,太重感情往往也是一个致命的缺点。

    想到这里,苏南苦涩的笑了一下,说人家孟春倒是能说的一套一套的,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不也是一样?

    第二天中午,苏南来到了孟春他们约好的地方,一个小包房,里面坐着五六个人。

    当苏南进来的时候,孟春的眼睛终于亮了一下。

    老大终于来了。

    他在这里总是感觉很拘谨。

    只有苏南在身边的时候,孟春才有一丝自信。

    对于这个胖子,苏南也是有些无奈,哪都挺好,就是有点怂。

    你说你好歹也是个富二代,跟普通人一比,已经是条件很优越了,怎么就这么胆小呢。

    不过想来也算是正常吧,这就是人的性格,跟家世什么的都没有关系。

    就像是唐柔,你现在给了她金山银山,她依旧是那个自强自立的小姑娘而已。

    苏南看见小玲也是微微点了点头,表示礼貌。

    然而当苏南坐下的时候,看见桌上居然有另一个女人,不仅皱起了眉头。

    张艳艳?

    她来干什么?

    这个女人苏南曾经见过她一面,她是李骁芃的姘头,在台球厅的时候跟苏南显摆她那个很牛逼的手表,结果被苏南给揭穿了。

    李骁芃既然是和孟春竞争小玲,那这张艳艳是李骁芃的姘头,他们几个怎么会搞在一起?

    这让苏南实在是有些不解。

    孟春此时也是有些尴尬,他早就感觉今天的聚会有一丝诡异,这才把苏南叫来,要不然心里真是没底,生怕在小玲面前丢了面子。

    不过这张艳艳倒是向转了性一样,没有说什么过分的话语,反而是和小玲和孟春到还挺和睦的。

    苏南也算是释然了,估计这个小妞有点像撮合孟春和小玲的意思,这样一来,她就能一个人独占李骁芃了。

    嗯,这个解释合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