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5.第435章 委屈的林佳欣

    “喝!”

    雷哥大喝一声,狠狠的对着这个板砖批了下去!

    咔嚓……

    一个意料之中的声音响了起来,然而仿佛声音有些不太对?

    “嗷~”

    雷哥瞬间哭丧着脸喊了出来,鬼哭狼嚎,眼泪都疼出来了。

    众所周知,手劈砖头,靠的就是一个寸劲,所以刚才雷哥那一下,真是又快又恨!

    不过……很喜闻乐见的,手骨断裂了……

    也不算是断裂,就是脱臼而已。

    苏南见状呵呵一笑,然后把板砖揣进了兜里,很关心的凑了上去,淡淡的说到。

    “哎呀怎么这么不小心,疼不疼啊?”

    草!

    你特么这不是废话么!

    没看见老子眼泪都疼出来了么!

    别一副很关心的样子行么?那特么是你让我劈的!

    不过这也太奇怪了,一个破砖头,雷哥居然劈不开?

    “好像……好像是脱臼了,你让我上医院吧……”

    雷哥真是委屈到了极点,现在只求上医院去一趟,赶紧摆脱这位大神。

    苏南一副不满意的表情,很嫌弃的说到。

    “雷哥你这话说的,我就是大夫啊,你上什么医院啊,你这不是拿我当外人么,来,我帮你装上。”

    “哎,别……嗷~!”

    苏南也不由得雷哥的分说,直接就上去给他强行的装上了。

    这手指头脱臼,比胳膊脱臼有些不太一样,估计在苏南刚才那么粗暴的手法下,雷哥这手指头可能是要落下一些残疾了。

    “别别别,疼……”

    雷哥疼的满头冷汗,紧咬着牙关,身体都不敢动弹一下,生怕牵扯到手骨的疼痛。

    苏南愣了一下,一脸无辜和单纯表情,很随意的说到。

    “哦,你不想让我装啊,那好吧……”

    “咔嚓。”

    苏南轻轻的一掰,雷哥的手直接就恢复了原样,骨头瞬间掉了下来!

    “啊~卧槽!”

    雷哥简直想死,他刚才说的那个别别别,是让苏南别动手,他自己去医院装就行。

    谁知道苏南的手这么快,还没等说完话就给装上了。

    妈的你装上就装上,你特么还给我拆下来……

    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啊!

    现在雷哥只感觉这只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疼痛感已经席卷了全身。

    “大哥……大哥我错了,我刚才不是那个意思,麻烦你再给我装上去吧。”

    苏南这次可有些生气了,十分不满意的皱着眉头的说到。

    “你这是逗我么?你让我装我就装,你让我拆我就拆,那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

    雷哥真是想哭的心都有啊,这特么纯属就是玩人啊。

    雷哥在心中暗暗发誓,以后碰到这个苏南一定远远的避开他,绝对不靠近!

    “大哥……你想怎么样啊?”

    苏南好不犹豫,伸出手来,开门见山的说到。

    “拿诊费。”

    诊费……说的真特么好听!

    不就是敲诈么!

    真尼玛不要脸!

    雷哥哭丧着脸,眼泪还挂在脸上呢,只能委屈的说到。

    “大哥,要多少钱啊?”

    苏南微笑起来,笑的十分的温柔,和蔼可亲,然后用那种哄孩子的语气,很柔和的说到。

    “当然是……全部。”

    “……”

    雷哥三个人无比委屈的把兜里所有的钱都掏出来,还有各种银行卡。

    不过苏南看了一眼,没有一张信用卡,估计这几个人的德行也不会有啥存款的。

    “行了,你们滚吧。”

    苏南也算是教训了他们,这帮人,这是不给点颜色,不知道咋回事儿。

    等雷哥走远了,外面的人也都散了之后,蒋琬莹才笑嘻嘻的凑过来,趴在苏南的后背上,十分亲昵的说到。

    “板锹哥,这个钱,能给我一半么?”

    蒋琬莹正把小脑袋搭在苏南的肩膀上,说完这句话,苏南本能的回过头来。

    两个人的鼻尖一下子碰到了一起。

    这么近的距离,闻着蒋琬莹呼吸的香气,苏南倒是有些心猿意马的。

    蒋琬莹脸色一红,赶紧分开,不过并没有多么的害羞,依旧是厚着脸皮嘿嘿的笑着。

    “板锹哥~分给我一半嘛~”

    “不给。”

    “哎呀板锹哥你不够意思,要不……我也让你吃一下豆腐?我说的是真的哦,可不是豆腐脑。”

    “好吧给你一百块。”

    “哎呀板锹哥你不够意思!”

    “……”

    苏南也懒得搭理她,直接就让她先回家了,他得去看看大小姐在搞什么猫腻呢,怎么一天都没个动静呢?

    顺着gps,苏南总算是找到了林佳欣。

    结果大小姐……居然坐在一个小胡同的门口,撅着嘴,脸上写满了伤心。

    苏南愣了一下,赶紧走过去。

    “大小姐,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我特么去弄死他!”

    林佳欣撇了撇嘴,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下来了,然后抬头看着苏南,很幽怨的说到。

    “我是不是很没用?”

    “额……怎么了?”

    林佳欣擦了擦眼泪,满脸委屈的说到。

    “本来跟你们打赌我还是挺有自信的,我……我就去了一个饭店应聘一天的厨子……结果,我被老板给骂出来了!”

    噗~

    苏南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大小姐,你居然应聘厨子?

    你别闹了!

    你做那些个东西,也就老子敢吃,还有空手套那帮货敢吃,别人……别闹了。

    你要是给人家当厨子,非得毒死几个人不可。

    苏南可算是明白了,甚至已经能形象到林佳欣把人家的后厨弄成什么样子。

    老板没打死你,已经说明人家老板心底很善良了。

    “行了,没赚到钱就回去呗,你在这里坐着干什么?”

    林佳欣一撅嘴,差点又要哭出来。

    “我不回去!回去你们该嘲笑我了,这件事情本来是我提出来的,结果我一分钱都没赚到,哼……”

    苏南挠了挠头,这大小姐还真是有点犟脾气呢,想了想,忽然有了主意,坐在林佳欣的对面笑了起来。

    “大小姐,我觉你完全可以赚到钱,比如……你从我这里就能赚到钱?”

    林佳欣白了他一眼,把头扭到一边去。

    “我不要你作弊给我钱。”

    苏南从兜里拿出一沓华夏币放在林佳欣的手里,笑呵呵的说到。

    “谁说我白给你了,你得给我唱一首歌!”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