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7.第417章 重色轻友

    起飞你大爷啊!

    事情根本就没有苏南想象的那么顺利,三个人直接就冲进了苞米地。

    一瞬间,人仰马翻。

    大概从十几米的高空上掉了下来。

    不过还好,这里已经出了火耀谷,三人的实力都已经恢复了,尽管乱成一团,不过还是没有人受伤。

    刚才陈鸢真是吓坏了,闭着眼睛,死死的抱着苏南,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连实力恢复的那一瞬间都没有感觉到。

    两个人就这么抱着,在苞米地里面打滚……

    大概几十秒钟之后,陈鸢才缓缓的睁开眼睛飞,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死!

    而苏南此时正靠着被压倒的玉米杆上,晒着太阳,嘴里吊着一根稻草,怀里搂着陈鸢,别提多惬意了!

    “混蛋!”

    陈鸢一下子挣脱开来,恶狠狠的盯着苏南。

    “无耻败类!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刚才可给苏南累的够呛,正舒舒服服的躺在这里,准备晒太阳呢,结果陈闷骚一个劲儿的威胁自己。

    十分不满意的抬了抬眼皮,淡淡的说到。

    “别闹了,来,躺一会,乖。”

    别闹了……乖……

    乖你的大头鬼啊!

    陈鸢简直恨不得杀了苏南,看着他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气就不大一处来!

    混蛋!

    彻头彻尾的混蛋!

    相比于苏南的安逸,孙海洋可就惨了。

    衣服被烧啥特么都没有了,就剩一个裤衩子和老虎尾巴……

    “老大,你特么重色轻友啊,凭啥这女的在你前面坐着,我特么在后面被拖着……”

    “喝~呼~”

    听到这个声音,孙海洋再次崩溃!

    尼玛的睡着了?

    心真特么大!

    靠!

    不过好在孙海洋也是皮糙肉厚的,没怎么划伤。

    看见老大在这休息,他索性也就躺了下来,这个玉米地真的十分非常的舒服,泥土的芳香,晒着太阳。

    陈鸢看着这两个不要脸的男人,就这么没羞没臊的躺在这里……好吧,她也躺下了……

    这没有真气,果然是很累。

    刚才虽然她没有做什么事情,但是那种精神的消耗还是非常的累的。

    陈鸢躺在苏南的旁边,没有离的太近,虽然这个家伙现在对于自己来说没什么威胁,不过陈鸢还是不想和他有太多过于亲密的接触。

    不过陈鸢不想,不代表其他不想……

    这个其他,说的就是莫邪剑。

    上一次莫邪剑第二次认主,也就是苏南现在已经成为了莫邪剑的第二个主人。

    好像是有种小老婆一样的感觉……

    陈鸢真是气个半死。

    “知不知道什么叫一仆不事二主,好女不嫁二夫?”

    然而莫邪剑依旧嗡嗡的震动了一下,表示抗议……

    上古神器,果然名不虚传,虽然被封印住了,但是仍然是睥睨天下的神器!

    陈鸢躺在玉米杆上休息着,她可不能像那两个没心没肺的人一样呼呼大睡。

    转过头,静静的看着苏南,他睡的很香,睡的很实诚。

    他就这么相信自己?

    不怕我一剑杀了他?

    难道就是因为那个合欢丸,让苏南这么有恃无恐?

    陈鸢缓缓的摇摇头,合欢丸,绝对不能控制的了她,打不了鱼死网破。

    她之所以没有杀苏南……是想看看他,到底能不能真的像师父说到那样,找到干将剑……

    不过……可惜,就算你找到了,你和我圣心门也是势不两立!

    苏南就这么放心的睡着……

    大概两个小时之后,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轻轻的转过身,看着闭目养神的陈鸢,苏南也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欣赏着。

    客观的来说,苏南认识的所有女人当中,论五官,陈鸢是最漂亮的。

    只不过她就是缺少一点女人的味道而已,眉宇之间的那种冷意总是让人敬而远之。

    她和莫青嫣还不一样,莫青嫣只是看着很遥远,要是跟她接触起来,就会知道无论是什么人,她都会笑呵呵的和你交朋友。

    阳光照射在陈鸢的脸上,很温暖,很舒服。

    好久没这么放松过了,从出生那天开始,陈鸢的心里就只有修炼,仇恨,修炼,仇恨……

    然而当她认识了苏南之后,竟然对于苏南的人格魅力,有了一种敬佩和羡慕。

    她,也可以像苏南一样活的那么洒脱么?

    忽然感觉到有人盯着自己,陈鸢缓缓的睁开眼睛,看见苏南那张贱兮兮的脸,原本的笑容再次变得冷冰冰的。

    苏南嘿嘿一笑,很随意的说到。

    “陈闷骚,我发现你还是笑起来好看……”

    “啪!”

    陈鸢直接一个耳光打在苏南脸上,满脸通红的怒斥了一句!

    “下流!”

    草!

    老子特么在夸你,你特么才下流!

    苏南捂着脸,十分的憋屈。

    奶奶个腿的,陈闷骚,别给老自己机会,要不是打不过你,老子非特么在这个地方给你就地正法了!

    “火耀果给我!”

    陈鸢红着脸,刚才在心里的想法全都抛开了,伸出一只手,放在苏南的面前,把头扭过去不愿意看见他。

    面对这种情况,要是不占一下便宜,这特么还是苏南么?

    苏南在陈鸢嫩滑修长的手上轻轻的摸了一把……

    “哎呦,保养的不错啊……”

    “咚!”

    陈鸢直接一脚踢在苏南的屁股上,怒目而视!

    “有种你再摸一下!”

    苏南捂着屁股这个疼啊,小娘们,你特么千万让老子能打过你,到那一天,非按着你打屁股!

    有种就摸,老子特么当然有种!

    这次苏南干脆直接就抱着陈鸢的大腿开始乱摸。

    反正都是挨揍,老子先摸个够本再说!

    “你……你混蛋!”

    砰砰砰!

    两分钟的时间,苏南瞬间就鼻青脸肿,随手撕下来一块玉米叶子,擦了擦被陈鸢打出来的鼻血……不过依旧是满脸的得意之色。

    而另一边的陈鸢虽然狠揍了苏南一顿,但却是满脸的憋屈!

    这混蛋真是气人啊,揍他一顿都不爽!

    反正便宜也占了,也挨了揍,掏出一刻火耀果,递给了陈鸢。

    “陈闷骚,这个果子可不是白给你的,你得帮我个忙!”

    苏南将林佳欣的情况和她说完了之后,陈鸢瞬间皱起了眉头,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苏南也跟着紧张起来,“怎么,这个蛊,不好解?”

    陈鸢缓缓的摇了摇头,该怎么跟他解释呢……因为这种蛊,全世界,只有一个人会,那就是陈鸢自己!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