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4.第414章 世界真小

    两个人顺着山路,推着自行车缓缓的前进,警惕到了极点。

    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忽然一阵刺鼻的辣味传了过来。

    两个人的眼神都是露出惊喜的神色。

    找到了!火耀果!

    这火耀果属火性,辛辣至极,苏南有些担心。

    “我说老二,你就算是拿到了这玩意,你敢吃么?”

    “嘿嘿,为了突破黄姐高级,就特么是坨屎,我都敢吃!”

    “……”

    行,你牛逼,有你这句话就行了。

    苏南真是挺佩服这老二的,毕竟什么苦都能吃。

    只不过看到孙海洋这一身衣服有些不习惯,眼神略微有些复杂。

    “咋了?”

    孙海洋感觉到老大的眼神有些不太对,赶紧问到。

    “呵呵,没什么,看你不穿军装,有些不习惯。”

    孙海洋沉默了下来。

    尽管苏南现在大大咧咧的,什么都没说,不过他绝对能理解,此时老大的心情一定非常难受吧。

    军人,被开出军籍,这是一种耻辱,一生都无法磨灭的耻辱,他是故意没穿军装,就是怕苏南看到了难受。

    “老赵……应该不会叛变的。”

    孙海洋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苏南拍了拍孙海洋的肩膀,无所谓的笑了笑。

    “没事,我当然相信老赵,那老东西绝对不会叛变。”

    苏南说这句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过大脑,完全是凭着本能。

    他一起的军事技能,都是老赵教的,以及军事素养,人品,很多东西,都是来自于老赵的悉心教导。

    若是说老赵叛变,他第一个不相信。

    两人在聊天的过程中,终于爬上了这个山顶。

    这么远的距离就已经能问到火耀果的味道,可见这个灵果是多么的罕见。

    在一块大岩石的缝隙中,苏南看到了那颗火耀果,很红,很茂盛。

    然而他并不敢直接就上去采摘,因为下面的山洞门口,盘卧着一只老虎。

    而且这只可不是普通的老虎,苏南虽然叫不上名字,但是唯一肯定的一点,就是他们俩现在绝对打不过它。

    悄悄的往前走了两步,苏南一回头,忽然发现在旁边不远处,坐着一个女人……

    看见这个女人的时候,苏南忽然笑了起来。

    世界真小,人生真巧啊。

    “嗨美女,来找宝贝啊?”

    陈鸢的脸色非常的难看!

    为什么!

    为什么又碰到他了?!

    上一次在踩智慧果的时候,就已经碰到过苏南一次了。

    这一次,虽然地方不一样,但是情况还是一模一样的。

    谁也不能用真气!

    陈鸢依旧还记得上一次苏南骑在她身上一顿乱打的样子,这是可恶至极!

    要不是最后苏南选择救了陈鸢,她一定会把苏南碎尸万段!

    而且每次看见这个男人,都会想到她自己身上有一种蛊,叫做合欢丸……

    混蛋,阴魂不散!

    “你……你不会又想跟我抢东西吧?”

    上次智慧果给了苏南,她就没有办法再研制解药了,所以,唯一能**这个蛊的办法,就是自己突破,实力不断的提升,也许强大到某一个境界,就可以无视这种蛊了。

    苏南嘿嘿一笑,指着上面的火耀果,淡淡的说到。

    “美女别害怕,我不是那种人,你看上面,两个果子,这回不用抢了,一人一个。”

    陈鸢冷哼一声,紧紧的握着手里的莫邪剑,冷冷的说到。

    “你说的容易,万一你拿到果子反悔了呢?”

    陈鸢此时还是有些心虚的,毕竟在这里,又不能使用真气,而且对方还是两个人。

    就算自己长着莫邪剑之利,肉搏的话,也绝对不是对手。

    苏南听到这话愣了一下,瞬间十分不满意了,指着那个大老虎,淡淡的说到。

    “行,你信不着我你先来,你不是牛么,你去吧。”

    “你……”

    陈鸢瞬间气结,我要是能打得过那个老虎,我还用坐在这里发愁?

    不过看到苏南他们两个人也没带什么工具和武器,冷笑一声。

    “呵呵,我不上,我等现成的,你去吧,拿到两个果子,分我一个就行。”

    苏南撇了撇嘴,“哟,还挺会做生意呢?”

    “我可以帮你拿果子,不过你要答应帮我个忙才行。”

    苏南趁这个机会,赶紧和陈鸢谈一谈条件,毕竟大小姐肚子里还有一个莫名奇妙的蛊呢,这陈鸢应该是略懂一些,要是这小娘们帮忙借解决了大小姐的问题,苏南不在乎也帮她一个忙。

    “什么忙?”陈鸢依旧是冰冷着脸,语气有些警惕。

    苏南嘿嘿一笑,“男人找女人帮忙还有啥啊,当然是那方面了……”

    陈鸢脸色一红,瞬间站起来怒视着苏南。

    “混蛋你休想!若不是在这火耀谷,我非取了你的狗命!”

    苏南愣了一下,满脸单纯,莫名奇妙的说到。

    “你蛇精病啊,我说的是帮我解除一个蛊,我有个女性朋友被人下蛊了……哎呀你看你,你又想到那里去了?你这个人啊,虽然外表看着很冰冷,但其实闷骚的狠啊,我要是跟你那啥,那不是算我帮你忙么?你就不能像我一样纯洁一点?”

    靠!

    陈鸢深吸了几口气,脸色简直难看到了极点,都快气的发绿了。

    不要脸!

    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无耻!败类!

    看到陈鸢也没有说话,苏南索性就不管了,反正先拿到果子,老子再跟你谈条件。

    “喂,陈闷骚,你让一下,我们要在你那里搞点事情。”

    “你叫我什么!”

    陈鸢差点吐血,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敢跟她这么说过话!

    他居然叫陈……闷骚?

    苏南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很纯洁,只不过是有些不耐烦。

    “哎呀在乎一个名字干什么,再说了,你本来就挺闷骚,赶紧靠边吧……”

    苏南跟就没搭理陈鸢,直接走到她跟前,很随意的一扒拉。

    陈鸢差点没被苏南推了一个跟头……

    站在后面,眼神无比恶毒的看着苏南,这混蛋真的就是运气好,要是在外面,敢对自己这么无理,就算不杀了他,也非得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苏南把身后那个包拿出来,放在石头上,笑吟吟的看着孙海洋,淡淡的说到。

    “老二啊,估计你要受点委屈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