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5.第395章 神人!

    烈马一脱缰,那简直就是疯了一样,直接就冲了上去,况且那半斤春~药吃的它眼睛都通红了。

    丁凯航缓缓的睁开眼睛,头痛欲裂,发现自己居然被绑在了马厩里面,而且屁股凉飕飕的。

    卧槽!

    什么情况!

    当丁凯航看到面前的熊大熊二的时候,瞬间震惊了。

    “唔……”

    丁凯航的嘴里被塞了一个毛巾,根本就叫不出声音来,眼睛和神色中都露出焦急的表情来。

    看着‘苏南’这幅样子,熊大熊二嘿嘿的笑了一下。

    “兄弟,别谢我,好好享受吧。”

    我享受你麻痹啊!

    我让你们去抓苏南,你特么抓我干什么!

    而且……自己怎么会晕倒?

    他明明看见苏南喝了他下药的那瓶水啊,自己绝对是不会弄错的啊!

    “唔唔唔唔唔……”

    丁凯韩依旧是拼命的挣扎,想喊却喊不出来。

    熊大看着烈马下面那长长的东西,不禁一阵恶寒。

    “行了,咱们别看了,赶紧把丁少交代给我们的事情办完吧。”

    听到熊大的话,丁凯航再次愣住了,丁少?我特么就是丁少啊。

    你麻痹你俩不认识我了么!

    眼睛已经发红的烈马,对着丁凯航直接就冲了上去。

    ……

    蒋婉莹和林佳欣也休息够了,虽然骑马挺好玩的,不过她们还是准备先回家,毕竟她们不是特别喜欢丁凯航。

    正准备要走的时候,忽然两个魁梧的男人冲了进来,满脸紧张的看着林佳欣。

    “林小姐,你的男朋友,在马厩里,被马给日了!”

    “……”

    林佳欣此时一脸懵逼,蒋婉莹也是同样的表情,跟双胞胎一样,这俩人说啥呢?

    熊大熊二也是一愣,我们难道说的不够明白么?

    你们这表情怎么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呢?

    正纳闷咋回事儿呢,忽然一只强壮有力的手,拍了拍熊大的肩膀,语气有些惊喜无比的说到。

    “你说谁被马给日了?”

    熊大回过头去,看到这张脸,瞬间愣住了。

    这不是苏南么……

    那那个马厩里的是谁?

    “你……你不是被……”

    苏南此时的脸色十分的精彩,卧槽?玩的这么重口味么?

    “走走走,咱们一起看看去。”

    熊大熊二也是一脸懵逼,难道这个苏南还有双胞胎?

    一行人赶紧走了过去,只听见马厩里面一阵啪啪啪的声音,然后还有一个男人的唔唔声……

    十几分钟过后,声音终于小了很多。

    熊大熊二赶紧走进去一看,忽然发现这马厩里面的‘苏南’脸皮忽然掉下来了一半!

    心里一惊,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熊大赶紧走进去,一把撕下来他的脸皮……

    “丁……丁少!”

    熊大此时一脸懵逼,大脑一片空白。

    “丁少……你怎么带着苏南的人皮面具,还穿着他的衣服啊……”

    此时丁凯航跪在地上,脸色苍白无比,浑身就像是粉碎性骨折一样根本不敢动弹,菊花更是已经没有知觉了,小声的说了几句话。

    熊大没有听清楚,凑到跟前。

    “丁少你大点声,我听不见……”

    丁凯航虚弱无比的说了三个字,“草泥马……”

    此时也只有这个最经典的国骂才能表达丁凯航此时的心情了。

    熊大熊二此时已经懵逼了,这本来是丁凯航交代下来的计划,说是他一会给苏南一瓶水让他喝下去,然后等他昏迷之后,给他绑在这个马厩里面,让那个被灌了春~药的烈马日了他。

    这一切都是非常的顺利,但是明明他们抓到的是苏南,怎么就变成了丁凯航了呢?

    看着被人扶着出来,几乎已经无法走路的丁凯航,苏南此时满脸的震惊。

    走到丁凯航的跟前,双手抱拳,对着他十分恭敬的敬了一个武者的抱拳礼。

    脸上的神色极其肃穆,凝重无比的说到。

    “丁兄弟,我服了,我苏南这辈子只服两个人,一个是日蛇的许仙,一个就是日马蜂窝的丁少,如今你居然有打破了我的心中的底线,你竟然和烈马……你特么真是汉子!我苏南服了,以后我天天给你烧香,你就是我心中的神话!”

    神话你麻痹!

    丁凯航此时就是说不出话来,要不然非尼玛的骂苏南一个狗血淋头。

    真特么不要脸……啊,疼……

    此时丁凯航真的没时间和苏南扯犊子了,无比虚弱的在熊大熊二耳边说了一句。

    “快尼玛送我去医院……”

    看着丁凯航一瘸一拐的身影,苏南简直膜拜的要死啊。

    人世间,怎么可能有这么顶天立地的汉子!

    神人啊!

    牛逼!

    苏南回头一看,只见林佳欣正蹲在地上捂着肚子,满脸的泪水,不过不是哭的,而是笑的,差一点就笑岔气了。

    蒋婉莹更是夸张,直接就趴在地上笑的只拍地面。

    这板锹哥真是太损了……

    苏南可真是表示十分无辜,整件事跟他真是一点关心都没有。

    之前只是知道这个丁凯航给自己水一定不坏好心,况且迷药的味道他不用喝也能闻出来。

    谁知道这家伙居然口味这么重,这么狠,居然想用烈马玩自己?

    结果老子啥都没干,只是掉包了一下水而已。

    然后把那个小萝莉在门口买的人皮面具送给了他,连带着自己那个八十块钱的外套。

    看着丁凯航走的样子,苏南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赶紧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丁经理啊,你还欠我一条烟呢,啥时候还给我啊?”

    “……”

    丁凯航已经走了,苏南三人就悠哉悠哉的回到了别墅。

    蒋婉莹十分满意的坐在沙发上,今天玩的可真爽啊,不仅是骑马骑得爽,看戏看的也爽,这个丁凯航真是太逗了。

    蒋婉莹抱着一个大号的冰淇淋在沙发上吃着,林佳欣看了一眼,淡淡的说到。

    “婉莹,给我吃一口。”

    “不行,孕妇不能吃,该动了胎气了!”

    “……”

    林佳欣瞬间就冲了上去,两个小丫头又开始扭打在了一起。

    对于这种现象,苏南已经见怪不怪了。

    反正俩校花打架就是这么**,苏南在旁边就是养眼啊。

    正欣赏着呢,忽然电话响了起来,苏南看了看上面的号码,悄悄的走到了旁边接听起来。

    “喂,小柔妹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