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第394章 好好享受

    噗!

    这一脚踹在了丁凯航的肚子上,差点没让他的早饭都吐出来。

    尼玛的!这马抽什么风!

    草!

    丁凯航狼狈的站了起来,满脸的恨意。

    苏南,今天我要是不玩死你,我特么就不姓丁!

    看了一眼这个马,丁凯航的眼神中露出一丝疯狂的意味。

    “你们几个……过来!”

    趁着苏南他们休息的时候,丁凯航叫来了几个朋友,小声的商量了几件事情。

    几个人听完丁凯航的意见之后,瞬间露出暧昧的神色。

    卧槽,还是丁哥牛逼啊……

    ……

    “板锹哥,以后咱们也开一个马场吧?”

    苏南瞪了她一眼,“你以为马场那么容易就开呢啊,需要很多钱的好吧?”

    “没关系啊,佳欣姐有钱。”

    “……”

    林佳欣更是无语,你喜欢什么就开什么呀,开马场万一赔钱了怎么办。

    不过要是苏南喜欢的话,回去倒是可以和爷爷商量一下……

    毕竟她也挺喜欢这些马的,女孩子骑马还是挺帅的。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林佳欣现在好像越来越喜欢动物了,尤其是这种块头很大的。

    那几匹马在林佳欣的跟前好像都是很温顺,很亲近,甚至是……有种崇拜的感觉。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反正林佳欣总觉得,这些动物不会伤害自己。

    就像是上次在无人岛的时候,那些猴子们就仿佛对自己很尊敬一样。

    然而苏南和他们的想法却是不一样。

    苏南有些想念他在部队养的那些猪了……可惜啊……老子回不去了。

    这天杀的老赵,你特么跑哪去了!

    ……

    正在三个人休息的时候,忽然丁凯航走了过来,笑呵呵的看着苏南。

    “苏兄弟,这里不让抽烟,咱们一起去卫生间抽一根吧?”

    “嗯,好啊。”

    这种结伴同行抽烟的事情,苏南和张帆可是经常干的。

    这丁凯航一提出这个事情,苏南还真有些想念张帆了,那小子现在是张家家主了,应该很牛逼了吧?

    不过不管在怎么牛逼,他还是那个猥琐斯文的臭小子。

    看到丁凯航那种神色,蒋婉莹的脸色有些凝重,对着苏南一顿挤眉弄眼的。

    然而苏南却仿佛是没看见一样,气得蒋婉莹一阵跺脚。

    这板锹哥怎么就没出来啊,那个丁凯航明显就是没安好心啊!

    蒋婉莹真是无奈,板锹哥平时挺聪明的啊……

    走出休息室之后,丁凯航从兜里掏出一瓶新买的饮料递给了苏南。

    “来吧,兄弟,口渴了吧,喝点水?”

    “呵呵。”

    苏南笑了笑,没有说话。

    丁凯航的脸色露出一丝尴尬,试探性的问到。

    “兄弟,这是不相信我?在马尔代夫的时候,咱们那都是一场误会,真所谓不打不相识嘛,你说对不对?”

    看到苏南依旧没有说话,丁凯航再次拿出了一瓶水。

    “兄弟,这样吧,你估计怕我下药害你吧?那给你喝我这个,我喝你那个,这你要是在不相信我,你就有点不够意思了。“

    丁凯航笑着把另一瓶水也放在了苏南的手里。

    既然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苏南也就笑了笑,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两瓶水,把最开始丁凯航给他的那瓶递了回去。

    然而丁凯航只是感觉眼睛好像花了一下,苏南的两只手似乎动了一下,不过只是那么一瞬间,也并没有在意。

    看到苏南咕嘟咕嘟的喝下去那瓶饮料,丁凯航冷笑一声,也把自己手里的喝了几口。

    他就知道这个苏南绝对是不会相信他的。

    所以第一次给苏南的那瓶水里,并没有什么东西,他包里的第二瓶,才是下了迷药的。

    这个套路,是丁凯航在电影里面学到的。

    这个苏南,果然是小心警惕,自己直接就拿瓶水给他喝,他肯定会怀疑,但是自己再拿出一瓶,让他误以为,自己要喝的水递给他了,他就不会怀疑了。

    丁凯航冷笑着,果然这个世界上,智慧才是最强大的。

    凭着他的聪明才智,就让苏南喝了这瓶水,小子,一会我就知道知道什么叫欲仙欲~死!

    ……

    此时蒋婉莹有些焦急,来来回回的走着,心神不宁。

    “婉莹,你怎么了?”

    “佳欣姐,刚才那个丁凯航把板锹哥叫出去了,那家伙一定会对付板锹哥的啊,我刚才给他使眼色,结果他也没看见啊!”

    林佳欣也是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一抹担心。

    “臭流氓……他那么厉害,应该没什么事情吧?”

    对于苏南,林佳欣还是有那么一点信心的,毕竟她可是多次见识过苏南的实力。

    蒋婉莹叹了一口气,虽然板锹哥很厉害,但是就怕丁凯航那个人玩阴的啊。

    然而小萝莉是绝对想不到,玩阴的?苏南还从来没输过。

    正在两位校花担心不已的时候,忽然看到苏南走了进来。

    “呀,板锹哥,你回来了,他没把你怎么样吧?”

    苏南愣了一下,笑了笑说到。

    “没有啊,没怎么样,还给我买了瓶水喝呢。”

    蒋婉莹撇撇嘴,她才不相信丁凯航会那么好心的。

    “咦?板锹哥,你的外套呢?”

    “哦……忘了随手放在那里了,一会去找找吧。”

    ……

    此时休息室后院的卫生间门口,两个鬼鬼祟祟,但是身材魁梧的男人贼眉鼠眼的看了一眼外面。

    “大哥,时间差不多了吧?”

    熊大点点头,“恩,应该是,丁少交代说十分钟就差不多了。“

    这俩兄弟,并不是真的叫熊大熊二,而是因为身材魁梧,而且智商很低,才被人戏称为熊大熊二。

    熊大看了看手表,时间差不多了,两个人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

    果然看见苏南趴在地上昏迷不醒。

    两个人也没敢说话,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扛起苏南的身体就走了出去。

    来到刚才那匹烈马的马厩,熊大问到。

    “料喂足了么?”

    熊二憨厚的一笑,“放心吧,半斤春~药,别说是马了,就是大象也受不了啊。”

    熊大熊二很麻利的将昏迷的‘苏南’放在马厩里面,摆好姿势,脱掉裤子,撅着屁股,然后把手脚都绑上。

    撕拉一下,将‘苏南’的裤子脱掉,熊大不禁鄙视了一眼,那玩意可很小。

    两个人做好一起之后,将烈马的缰绳放开了,嘿嘿一笑。

    “好好享受吧。”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