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4.第384章 我瞎说的

    看到孟春这副神情,苏南皱了皱眉头。

    “那个女的,不会就是你的相好吧?”

    孟春鄙视的皱了皱眉头,一脸嫌弃。

    “当然不是,我家小玲怎么可能长的这么恶心。”

    这个女人的确是很恶心,虽然身材还算是过关,不过这张脸真的是让孟春十分的恶心。

    典型的蛇精脸,这是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你是整容的还是咋的?

    还有那个胸,没有就不要硬挤嘛!

    你就不怕你一低头,下巴把你的胸给戳穿了?然后硅胶都流出来?

    不过对于这个女人,孟春到不是特别在意,他在意的是那个男的,李骁芃。

    二叔孟林海的亲戚。

    这个人是个典型的败家子,家里比孟春要好一点,孟春家好歹好算是白手起家,并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暴发户。

    而这个李骁芃,那可真就是暴发户了。

    父亲是煤老板。

    每天除了泡妞,就是泡妞。

    已经瘦的像一个人干一样了,听说还吸毒。

    就这小身板,早晚会死在女人的肚皮上。

    看到孟春的同时,李骁芃也是愣了一下,随即一抹冷笑浮现在脸上,露着怀里的张艳艳就走了过去。

    “哟,我说是谁呢,这不是孟大少爷么?来给你三爷过生日?还是专门来看小玲的?我看你死了这条心吧,小玲已经开始跟我约会了,怎么会看上你这种胖子?”

    李骁芃刚说完话,张艳艳瞬间就不乐意了,抱着李骁芃那如同麻杆一样的身体来回的蹭啊蹭,恨不得把硅胶的蹭出来。

    “哎呀李少,你怎么又提那个小玲啊,你不是说好了最宠我的么?”

    李骁芃笑了一下,在张艳艳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小****,你是小,她是大,自古以来都是小妾受宠最多,你只要舒舒服服的伺候我,我还能亏待了你啊?”

    张艳艳瞬间红着脸,在李骁芃的脸上亲了一口,满脸娇羞的样子。

    “哎呀李少你真坏……”

    李骁芃冷笑一声,要不是还没追上小玲,谁特么会跟你这种货色鬼混。

    李骁芃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女人嘛,就是一个床上用品。

    至于给女人花多少钱,那就要看这个女人的质量如何了。

    这个张艳艳虽然长得不是那么好看,但是好歹床上功夫还是不错,所以也就给她花了点小钱。

    重头戏都是在小玲身上,那个女人才叫一个清纯,只不过李骁芃一顿砸钱,人家都没有动心,不过也没有拒绝。

    在孟春和李骁芃之间有些犹豫不决。

    孟春冷冷的看着李骁芃,语气有些阴沉的说到。

    “李骁芃,你真是无耻到了极点,你在小玲面前的时候,你怎么不露出真面目呢?”

    对这个李骁芃,孟春真的是恶心的要死。

    每次在小玲面前的时候,李骁芃就变得彬彬有礼,谦谦公子,然后不自觉得还流露出自己的家世如何。

    虽然孟春的家世也不差,但是和李骁芃这个不要脸的劲儿一比,他还是低调了许多。

    李骁芃冷笑一声,“在小玲面前?在小玲面前我当然要好好表现,不仅是要现在好好表现,而且等我和小玲上了床,我还要在床上好好表现呢。”

    说着,李骁芃还看了张艳艳一眼,淫~笑着说道,“艳艳,到时候咱们来个大被同眠,你可要好好的教导一下你小玲姐姐怎么伺候我,才能让我最舒服,知道么?”

    张艳艳满脸假装的羞红,缓缓的点了点头。

    “骚~货”

    在旁边一直冷眼看着的李子昕,对着张艳艳骂了一句。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恶心的女人呢?

    你这不就是卖肉么?

    居然就这么冠冕堂皇的答应了他大被同眠的愿望?

    而且是那么的龌龊!

    李子昕最瞧不上的就是这样的女人。

    听到这句话,张艳艳瞬间就不乐意了!

    “你个臭****你骂谁呢?”

    张艳艳趾高气昂的站在李子昕的面前,抬起自己的手腕,淡淡的说到。

    “看见没,这是劳力士的手表,我老公给我买的,你个****你说我骚?你有么?你倒是想骚,但是还有人给你买么?你知道我这一块手表多少钱么?说出来都吓死你!”

    “恩,手表不错,至少二百块。”

    在旁边一直没有开口的苏南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张艳艳的脸色瞬间变得饿非常精彩,无比嘲讽的看着苏南。

    刚才她讽刺李子昕的那几句话,其实就是说给苏南听得,你就算是想骚不也是对这个这个男人么?

    虽然这一头花白的头发看起来还挺帅的,不过这年头,帅有什么用?

    男人嘛,重要的还是要有钱。

    “土包子,你说我这个手表二百块钱?你是不是瞎了眼啊?别说二百块了,就是二百万,也买不来我这个手表,你知不知道?”

    苏南呵呵一笑,脸色极其的嘲讽,伸出一根手指,指着张艳艳的手表,淡淡的说到。

    “正版的劳力士,表链并不是纯金,而是镀金,因为纯金会让手表非常的重,对于人的体验不舒服,而你这个看起来虽然是纯金,但其实就是一种合金,看起来和金子差不多的。”

    苏南继续滔滔不绝的普及知识,“而且正版的劳力士,指针没有这么宽,而且机械的声音也不会那么大,如果你不相信你可以拆开看看,虽然看起来是机械手表,但实际上,它是石英表,里面有电池的。”

    听了苏南的一番话,张艳艳的脸色瞬间变了。

    这块手表可是她辛辛苦苦伺候了李骁芃一个多月才换来的。

    居然是个假的?

    二百块?

    二百块玩了我一个多月?

    我特么比小姐还便宜?

    张艳艳脸色阴沉的看着李骁芃。

    李骁芃瞬间一阵心虚,本来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他怎么可能舍得在这个女人身上花这么多的钱。

    不过这个手表也并不是像苏南说的那么一无是处,只是一个a货而已,也是一万多块呢。

    赶紧搂着张艳艳,有些气急败坏的说到。

    “艳艳,你别听那个男人胡说,这虽然不是正版,但也绝对不是二百块的假货,只不过是个a货而已……”

    “啪!”

    张艳艳狠狠的把手表砸在地上,摔得粉碎,直接就跑了出去!

    只可惜张艳艳没有听完李骁芃后面的话,如果让她知道这个手表一万多块,也不会那么的生气。

    李骁芃捡起来这个已经坏掉的手表,冷冷的看着苏南,眼神中充满了恨意。

    此时李子昕倒是皱了皱眉头,看着苏南。

    “喂,劳力士手表我爸爸有很多,我也有几块,它的表链就是纯金的啊,而且带电池的也不一定就是不好的表,石英表也是有很高档的啊?”

    看着李子昕的疑问,苏南很无奈的一耸肩。

    “哦,我又没带过,我哪知道?我瞎说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