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9.第359章 酒逢知己千杯少

    屋子里的人,除了林长天,其他三个人见到鬼藏,瞬间汗毛都竖起来了。

    竟然……竟然是岛国第一武士的儿子……

    虽然听不懂鬼藏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很明显,鬼藏要杀了他们!

    锋利的洞庭湖在鬼藏的手里泛着寒光,缓缓的挥动起来,一抹冷意,在鬼藏白皙的面庞上绽放。

    感受着这强烈的杀意,苏南心里一惊,这房间里面,可还有林长天呢,鬼藏这家伙别把林长天给误杀了!

    本来苏南还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结果现在可不行了,必须要出手了。

    就在鬼藏出刀的同时,苏南直接破墙而出,一把将林长天抱在怀里,然后在地上不停的翻滚。

    很极限的躲过了鬼藏这一刀。

    林长天很幸运,但是其他那个三个人就不怎么样了,苏南本来还想问一问到底是谁,结果……

    三人中两人瞬间毙命!

    剩下一个奄奄一息的,艰难的把手塞进衣服了……

    鬼藏看到苏南冲出来,脸上先是一抹震惊,随即露出微微的怒意,上一次,就是这个家伙不仅打败了他,而且还戏耍他。

    但是鬼藏现在没时间和苏南计较了,因为他看见最后那一个奄奄一息的人,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雷!

    在这种情况下,苏南和鬼藏选择了同一个办法,那就是夺窗而逃!

    苏南抱着昏迷的林长天,直接就踩着窗户框跳了出去,这种碎玻璃对于苏南来说,毫无威胁。

    被鬼藏打的奄奄一息的那个人,看到他们俩都从窗户跳下去了,反正自己也已经火不了了,能拉一个垫背的算一个!

    嗖!

    手雷直接跟着苏南两个人的身影冲了出去,看着这颗即将引爆的手雷,苏南的心里有些打鼓,虽然手雷的威力,不至于让自己丧命,但是林长天可不一样了,普通人根本受不了这么近距离的手雷的冲击。

    然而有同样担心,还有鬼藏。

    鬼藏并没有苏南那种金钟罩的功夫,要是被手雷炸一下,非死即伤啊!

    两人在短短的一秒钟的时间里,对视一眼,皆是瞬间明白了彼此的意思。

    在空中一个转身,两个人一脚踹出去,互相踹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借力打力,苏南和鬼藏的身影,终于倒飞了出去。

    轰!

    手雷爆炸!

    苏南稳稳的站在地上,暗自庆幸,如果不是最后一刻,和鬼藏心有灵犀,同时反应过来,要不然,今天的后果还真是有些不太一样。

    落在地上之后,苏南将林长天背在了身后,摸了一下手腕,松了一口气。

    只是被人下了迷药,大概还有三五个小时就能醒过来。

    苏南背着林长天,眼神看着前方,很凑巧的是,鬼藏也在寻找着什么。

    两人的目光对上的时候,苏南淡淡的笑了一下,走上前去,开门见山的说到。

    “喝一杯?”

    对于鬼藏这个人,苏南的印象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在武道方面,很值得苏南学习。

    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两人那种默契的配合,让苏南想起了和曾经的战友一起并肩作战的日子。

    那种默契,是经过了无数次战斗,才磨练出来的。

    而他和鬼藏,第二次见面就有这种感觉。

    苏南对他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鬼藏又何尝不是呢。

    对于华夏语非常精通的鬼藏,当然听懂了苏南说什么,其实华夏语,鬼藏也会说,只不过人在他乡的时候,鬼藏只说岛国语。

    这一点,倒是和苏南真的很像。

    两人一拍即合,都是有一种惺惺相惜,英雄惜英雄的感觉。

    随便找了一家小酒馆,苏南将林长天靠躺在椅子上,随便点了几个小菜,一壶当地的清酒,缓缓的举起杯。

    “干!”

    鬼藏愣了一下,开场白这么简单么?

    难道不应该介绍一下名字,或者是说一些其他的什么话么?

    不过看到苏南那种淡淡的微笑和豪爽的样子,鬼藏释然了。

    何必呢,何必要知道对方什么来历,什么身份,只需要吧今天的酒喝得尽兴就可以了。

    同样的端起酒杯,一饮而尽!正所谓相逢何必曾相识。

    苏南的饮酒方法很豪爽,嘴角边洒出的酒水淋湿了胸前衣襟也毫不在乎,用袖子擦一擦便继续豪饮。

    而鬼藏的方式就文雅了很多,像是古代的华夏人一样,伸出一只胳膊挡住酒杯,一饮而尽。

    鬼藏依旧是坚持用岛国语说话,反正苏南也能听懂。

    “我听说过一个华夏的故事,我觉得我们现在很像,那个故事叫做煮酒论英雄。”

    苏南淡淡的笑了一下,缓缓的摇了摇头。

    “你要是自比刘备或者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不过你带上我就有些不对了,我这个人,只是一个小人物,不是英雄。”

    “哦?君为何如此贬低自己?”

    对于苏南的这个态度,鬼藏有些不理解,在岛国,每一个岛国武士都是梦想着能成为将军的人,虽然真正做到这一点的,只有他父亲一个人。

    苏南淡淡的笑了一下,“我并不是贬低自己,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如果说我和其他老百姓有一些区别的话,那么就是我的身份是一个军人,我身上的责任,会比其他人,要重一些。”

    听到苏南的一番话,鬼藏瞬间肃然起敬,这就是华夏的军人么?

    为什么……果然和岛国的军人不一样……

    两人虽然语言不同,立场不同,甚至连对方的身份都互不知道,但是并不影响这一场酒的酣畅淋漓。

    手舞足蹈的二人,都是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对于岛国的武士精神,苏南紧紧是表示佩服。

    不过,真正战斗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那么死板的。

    鬼藏端起酒杯,眼神放着光芒,很有气魄的说到。

    “男人,天生就是为了战争,如果没有战争,那么我们军人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有了武力,才是我们最强的武器!”

    鬼藏似乎是喝的开心了,站起来手舞足蹈的讲述着他们大和民族的辉煌历史。

    然而就在鬼藏说到几十年前,那场最惨无人道的侵略的时候。

    苏南的脸色终于变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