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第352章 小鱼小虾

    噗!

    所有人都喷了出来。

    大哥,你能不能别这么搞笑……

    “哈哈哈哈……”

    虽然都喷出来了,但是碍于同事之间的面子,有的人还是丁凯航的手下,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笑出来。

    全场惟一能怎么没心没肺哈哈大笑的,就只有蒋婉莹一个人了。

    蒋婉莹此时都已经不行了,跪在沙滩上,捂着肚子,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不行了不行了,最受不了的,就是板锹哥这么一本正经的吹牛的样子……

    此时丁凯航的脸色就像是吃了一坨狗翔一样。

    草泥马的苏南!

    别给老子机会,否则老子一定特么弄死你!

    众人的脸都是憋得通红,这苏南说话真是太搞笑了……

    那丁凯航的命根子虽然是很小,但是也不至于要用放大镜看吧?

    不过和之前穿着泳裤塞着毛巾的时候一比,那就真的是太嘲讽了,哈哈哈……

    苏南依旧是皱着眉头,脸色十分凝重,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没有就没有吧,我仔细看看吧……”

    苏南蹲下了身子,仔细观察一下,既然玩也玩够了,还是要帮这个丁凯航治一治的。

    被这种毒马蜂蛰到了,别说命根子要切除了,能不能抱住性命还是一说呢。

    派小萝莉去把自己的银针拿了过来,苏南抽出一根最长的,对着丁凯航的大腿,直接就刺了进去。

    “啊~!”

    丁凯航瞬间就惨叫出来。

    开玩笑,你又不是我朋友,我干嘛对你那么用心?

    还很精准的刺中穴位,考虑你的感受?

    能让你活命就不错了,苏南直接就非常粗暴的将银针刺了进去。

    然后分别在脖子上,大腿上,都扎了两根银针。

    这种方法虽然不能痊愈,但是好歹算是保住了丁凯航的一条小命。

    苏南心里一阵无奈,妈的,老子就是太善良了,要不然非一针扎的你失去男人的能力。

    此时如果让丁凯航知道苏南的想法,恐怕会一口老血喷出来。

    去尼玛的吧!

    你特么还善良!

    请问,是谁特么在水里一脚踹我脸上的?是谁趁我不注意给我注射万艾可的?是谁特么一脚给我踢下海并向我扔来一个马蜂窝的?

    尼玛的是你是你全是你!

    ……

    大概十几分钟过去之后,苏南缓缓的拔出了丁凯航身上的银针。

    然而再次观察他的下面的时候,苏南忽然笑了起来,这次真是和我无关啊大兄弟……

    “这位朋友,你的小丁丁貌似很招那些小动物的喜欢啊?”

    “啊?啥意思?”

    此时被苏南针灸了一番的丁凯航已经能开口说话了,足以见得苏南的针灸还是很有效的。

    丁凯航低头一看,猛然的发现,命根子上居然有一个水蛭!

    也许有的朋友不知道水蛭是什么,简单来说,就是一种虫子,吸人血的。

    在皮肤上,水蛭会先把他的嘴,插进人的皮肤里,如果你强行把它拉出来,或者直接捏死。

    它的嘴就会残留在人的体内,慢慢的就会感染……

    这种水蛭真的是很让人头疼。

    苏南也是无奈的饿叹了一口气的,淡淡的说到。

    “这也不能怪人家水蛭,谁让你这个东西特别像鱼饵呢,没钓上来什么小鱼小虾寄居蟹啥的,居然钓上来一条水蛭!”

    丁凯航也瞬间慌了,怎么特么就这么倒霉啊!

    要是被这个水蛭残留在体内,这特么最后的结果,还是切除啊!

    丁凯航的眼神充满了哀求,带着哭腔似的说到。

    “大哥……大哥你帮帮忙吧……”

    苏南捏着下巴,脸上的表情非常的惆怅和纠结,有些凝重的说到。

    “我呢,只会土办法,你要是觉得行,你就用。要不是不行的话,你就得上医院了,不过这去医院的路上发生什么……我可说不好。”

    “行行行,土办法就土办法,我认了!”

    丁凯航哪还有时间犹豫,立马就留答应了下来,这东西呆在身上一分钟,他就紧张一分钟!

    “唉,先别急,你先听我说一说这个方法是什么你在下决心吧。”

    苏南清了清嗓子,开始给现场的这些从小没在农村生活过的同事们普及知识。

    “被水蛭咬了,一般只有两种方法,第一种,就是用鞋子抽打,抽几下之后,水蛭就会自然而然的松开嘴掉下来。第二种,就是用烟头烫,让水蛭感受到热量,它也会自动掉下来,你选择哪一种?”(方法是真的,不是杜撰。)

    嘶~

    听到这两种方法,所有人瞬间倒吸了一口凉气,无论是哪一种,想想都疼啊!

    有的人已经开始捂着自己的裤裆了,听一听都感觉疼似的。

    甚至有的人怀疑,苏南是故意报复丁凯航呢。

    不过在这个时候,林长天走了出来,脸色也是很凝重,缓缓的点点头,严肃的说到。

    “小苏还是很有生活经验的,我年轻的时候,在河边被水蛭咬过腿,当地的人们告诉我的也是这种方法,用鞋底狠狠的抽就可以。”

    林长天的话还是很有威信的,毕竟大家都知道林长天曾经也是从一个农民,一步一步的爬到了今天的董事长的位置。

    那种最土的最笨的方法,往往是更有效的。

    这下所有人对于苏南的怀疑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是同情和看热闹了。

    丁凯航咬着牙,犹豫了很久,缓缓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我选第二种!用烟头烫!”

    特么的要是用鞋抽,还不得把自己的命根子抽碎了啊!

    丁凯航只能选择这个,此时他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是为了自己后半生的性福,只能强忍下来!

    苏南赶紧跟别人要了一支烟,然后掏出一盒火柴。

    嗤……没点着。

    嗤……又没点着……

    当苏南划第三根火柴的实话,丁凯航简直要疯了,大声的嘶吼出来。

    “谁他妈有打火机,赶紧给他一个!”

    此时丁凯航哪还有之前的绅士风度,完全一副狗急跳墙的样子。

    苏南接过了别人送来的打火机,缓缓的点上一支烟,砸吧砸吧的抽了起来。

    丁凯航简直就要疯了,要不是有求于这个苏南,非他妈一脚踹死他!

    “大哥……你快点啊,你这还抽上烟了?”

    苏南满脸嫌弃的皱起眉头,很不耐烦的说到。

    “这么长一根烟,你让我抽两口啊,剩个烟头再给你用,要不然多浪费!”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