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9.第299章 你求不求我?

    砸核桃……

    砸你妹的核桃啊!

    你拿那个板砖不是来救我的么,靠!

    陈诗曼真要崩溃了。

    不过最崩溃的,还不是陈诗曼,是雷哥。

    雷哥刚刚对苏南放狠话,居然遭到了无视。

    而且不是那种轻蔑的无视,是完全的无视,就拿你当空气一样的无视,完全当你不存在。

    你特么还看戏?

    老子这可是强叉女警察,让你看见了,老子还不被你敲诈了?

    雷哥的脸色非常的难看,恶狠狠的看着苏南。

    “小子,识相的赶紧给我滚,以后在东郊这一边,提你雷哥,办事儿好使,要不然,哼哼……”

    只见苏南从一堆砸碎的核桃仁当中,直接拿出来一个比较完整的,放在陈诗曼的眼前。

    “你吃么?很好吃的……哦,不吃啊,算了,那我吃吧。”

    说完之后,这货就把核桃仁扔进了自己嘴里,吧唧吧唧的开始吃了。

    贱人!

    纯粹的贱人!

    陈诗曼都要疯了,你要救就救,不就就滚!

    苏南看着她的样子,淡淡的一笑,那小模样仿佛就像在说。

    求我啊,求我我就救你……

    陈诗曼直接啐了一口,“呸,我才不会求你!”

    另一边的雷哥都特么已经要被逼疯了,你们俩特么在唱双簧呢?

    无视,又是特么无视?

    你们难道真的看不见哥?

    雷哥真的怒了,指着苏南的鼻子,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一样冷冷的说到。

    “小子,我看你是找死!”

    苏南这次没有说话,直接就是一个板砖拍了过去。

    嗙的一声!

    雷哥的脑袋瞬间开花,直接就跪坐在了地上。

    这一下可真特么疼!

    最关键的是,打的这么狠,苏南手里的板砖还没有碎。

    这……这太诡异了。

    苏南像是满脸怒火一样,拍了雷哥一下之后直接就从墙上跳下来,自这陈诗曼的鼻子破口大骂。

    “小娘们,你求不求我!”

    “我不求!”

    哐!

    苏南又是给雷哥一下,根本让他无法反抗,直接疼的眼泪都出来了,真想一头撞死!

    “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求不求?”

    陈诗曼依旧挺着胸脯,一脸正气。

    “我不求!”

    “哐!”

    ……

    三四次之后,正当苏南满脸大怒,准备再次砸一下的时候,雷哥扑通一声直接跪在了地上。

    满脸的鲜血直流,眼睛都被这脑袋上流下来的血给挡住了睁不开。

    雷哥哭丧着脸,就差没直接磕头了,跪在陈诗曼的面前,非常委屈的说到。

    “大姐,我求求你了,你就求求他吧……”

    苏南一下子趾高气昂了起来,“看,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

    陈诗曼瞬间无语。

    “我求他干啥?”

    雷哥一愣,对啊,求他干啥?

    对了!

    求他救你啊!

    擦,还救个毛线啊,我直接走不就完了!

    尼玛你这男朋友这么猛,谁特么还敢非礼你!

    雷哥赶紧给苏南一顿磕头认错,然后灰溜溜的跑了。

    对于这种小流氓,苏南也懒得收拾他们,要是真管起来,那苏南可有的忙活了。

    “我说小曼曼,怎么样,老子说的对吧,要不是我……唔……”

    苏南正得意的准备教育陈诗曼呢,谁知道这女人一下子就冲过来,脸色通红,眼神迷离,嘴角带着一丝丝晶莹剔透的口水,直接就吻上了苏南。

    唇舌虽然是很香,但是下面更是劲爆,陈诗曼拉着苏南的手,顺着自己的衣领,缓缓的伸了进去,按在了她傲人的双峰上……

    ……

    第二天一早。

    当陈诗曼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睡在一张柔软的床上,看了一眼自己已经换好的睡衣,猛然的惊醒!

    靠!

    我特么居然被他睡了!

    这是哪?

    陈诗曼大概看了一眼,这才反应过来,这居然是自己家?

    这贱人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在自己家就把我给睡了?

    陈诗曼的记忆只截止到她主动亲吻苏南那里……

    想想真是发~浪!

    虽然是被下了药,但是居然会那么主动的……

    不行,不能便宜了这个王八蛋!

    “王八蛋,你给我出来解释清楚!”

    陈诗曼冲出了卧室,走到客厅里,看见这个而贱人就穿了一个裤衩子,光着上身正窝在沙发上吃香蕉呢!

    靠!

    你还真拿这当自己家呢?

    此时陈诗曼已经气得不行了,就算是知道自己打不过苏南,也绝对不能轻饶他!

    直接就冲上去,两只手掐着苏南的脖子!

    “你混蛋,你还我清白!”

    苏南被陈诗曼这么一下子吓了一跳,老子正看电视呢,你这是干啥!

    不过被陈诗曼这掐着脖子,还真有点窒息的感觉。

    苏南一气之下,直接就两只手按在了她的胸上!

    陈诗曼瞬间浑身一颤,脸色更加的红润和盛怒。

    贱人,你昨天还没摸够么,今天趁着我清醒的时候,居然还敢占我便宜!

    “你放手!”

    苏南被掐着脖子,也是脸红脖子粗的。

    “你先放!”

    陈诗曼眼睛一立,满脸的暴怒之色,居然还敢讨价还价。

    “你先放,我再放!”

    苏南的两只手使劲的捏了捏,别提多爽了,趁着陈诗曼的手有一丝空隙的时候,苏南直接深吸了一口气。

    这一口气吸的那叫一个长!

    陈诗曼看着苏南憋着气,准备长期和她僵持的样子,彻底的崩溃了!

    就为了占这么一点便宜,至于这么拼么?

    好吧我先放好吧?

    陈诗曼终于妥协了,两只手缓缓的撒开苏南的脖子。

    苏南虽然表面上憋得脸红脖子粗的,但是心里却是非常的不愿意放开。

    老子的闭气功也不是盖的,开玩笑,能多摸一会是一会呢。

    不过陈诗曼既然已经放开了,苏南也就不好意思在摸了,毕竟咱也不是那种人是不是?

    然而就在苏南松开陈诗曼的胸之后,她忽然腿一软,直接就倒了过去。

    毕竟昨天晚上被灌了药,又喝了那么多的酒,今天能醒过来就不错了。

    苏南正准备起来呢,忽然陈诗曼这又香又软的身子直接扑进了怀里,这下开心了。

    这可不能怪我流氓吧,是你自己投怀送抱的。

    就在这个非常尴尬的时候,忽然一个脚步声从厨房走了出来。

    之间一个****端着两碗面踢开了厨房的房门,笑眯眯的走了出来。

    看到眼前的这副情形的时候,瞬间愣了一下,然后急忙把这两碗面放下,捂着眼睛。

    “哎呀,这大早上的,真是亮瞎了我的钛合金狗眼……”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