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0.第290章 神秘的老头

    苏南的伸出一只手,放在面前这么看着,拇指和食指轻轻的交叉在一起。

    这个手势,他还是第一次做,因为这都是那个女孩经常对自己比划的。

    两个人每一次执行任务,都会用各种各样的手语进行交流,但是每一次手语结束,那个女孩都会对自己比出一个这样的手势。

    意思是……我爱你……

    只可惜,她对自己说了这么多次,苏南都没有亲口说出过这三个字。

    每一次在那种枯燥而揪心的任务当中,那个女孩始终都会露出那种恬静的笑容,每次看到女孩露出那洁白的皓齿的时候,都一次一次的给了苏南自信。

    就是这样,一个恬静乐观的女孩,一个甘于奉献,始终陪伴在自己,在自己身边当一个小配角的女人。

    死了……

    而且最关键的是,苏南都不知道凶手是谁!

    怪不得之前看到林佳欣的时候,就有一种很亲切很莫名的感觉,原来只是因为她们两个长得比较像而已。

    苏南的孤独的坐在江边,影子被拉得老长,眼神之中空洞无比,只希望这几箱白酒,能让自己醉死过去,不在回忆起这种心如刀绞的感觉。

    忽然几个黑色的身影直接冲了过来,看了一眼在江边喝酒的人,互相对视一眼。

    “是他么?”

    黑衣人说的并不是华夏语,而是岛国语。

    另一个黑衣人点了点头。

    两个人直接拿出一块占满了迷药的毛巾,冲了上去迅速的按在了苏南的嘴上。

    苏南此时功力全失,就如同一个废人一样,而且本能的也不想去反抗……

    两眼一闭,昏迷了过去。

    ……

    当苏南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身在岛国的一个监狱里。

    “哟西……@#%#¥%……e%”

    一个长满胡子的胖子,目露淫光的看着苏南,一嘴大黄牙说出来的话就是那么的恶心。

    苏南缓缓的抬起头来,根本就没有看任何东西,只是找了一个角落,蹲坐下来。

    眼神空洞无比,茫然无助。

    颓废,真的颓废。

    几个光着膀子的男人把苏南围了起来,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听不懂的岛国语之后,就开始对苏南拳打脚踢。

    也许,这是监狱里的规矩,也许,这是他们以为华夏人好欺负,不管怎么样,苏南都没有反抗。

    身体上的疼痛远远不及心灵上的痛苦。

    ……

    另一边的林家已经火急火燎,林长天,空手套,还有闫东,不知道派了多少人去找苏南,只可惜一无所获。

    林佳欣有些漫无目的的走在路上,也不知道去哪里找,整整走了一天,腿已经都快要断了。

    苏南啊苏南,你究竟是受了什么打击,为什么会这样?

    林佳欣的腿已经走得酸痛了,尽管知道没有什么用,但是依然想要这么漫无目的的走,起码要比在家里什么都不做要强吧?

    林佳欣找到一个石头上坐了下来,就在她正揉腿的时候,忽然一个衣衫破烂的老头走到林佳欣的跟前,笑眯眯的说道。

    “小姑娘,有心事?测字摸骨看手相,不准不要钱的。”

    要是平时的话,林佳欣是绝对不会理这样的江湖骗子的,不过现在她的心情十分差,索性就当买个心情吧。

    “测字吧。”

    老人点点头,拿出一张白纸,一只笔放在林佳欣的跟前。

    林佳欣毫不犹豫的,写了苏南两个字。

    尽管很多江湖骗子测字都是用一个字,但是林佳欣又不是真的想算命,只不过想听这个老人说点好听的而已。

    老人拿过这张纸,看着上面两个清秀的字体,在纸上装模作样的比划了一阵,然后掐着手指捏了两下,忽然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竟然是他!

    林佳欣吓了一跳,这老人这么无缘无故吐血呢,不会是碰瓷儿吧?

    “老爷爷,您……”

    只见年老头的面色十分凝重,非常严肃的和林佳欣说道。

    “这两个字是一个人名吧?”

    林佳欣木讷的点了点头。

    然后年老头继续问道。

    “这个小伙子,是不是一米七八左右,瘦瘦的,头发乱乱的,长得挺精神的?”

    林佳欣再次点点头,心想这老人还挺厉害啊,还真能说出点道道来!

    赶紧有些焦急的问道,“老爷爷,您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么?”

    年老头忽然神色一变,直接收起面前的东西,转身就走。

    “对不起,这人,你们准备后事吧。”

    看着年老头离去的背影,林佳欣狠狠的攥着拳头,什么江湖骗子,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就这样的居然还能出来赚钱?哼!

    年老头再次元气大伤,但依旧虎步如风,回到自己的一个非常简陋的住所,进去之后,里面灌了一大瓶子的茶水。

    “咕嘟咕嘟……”

    看着自己老伴这么激动的样子,年老太有些愣了。

    “老伴,你这是咋了?”

    年老头干脆直接就坐在了地上,闭上眼睛,脸上露出那一股犹豫之色。

    “老婆子,我们还有多长时间了?”

    年老太的脸上露出一丝灰暗的神色,淡淡的说道。

    “大概还有不到一年……”

    年老头的眼神之中忽然露出一丝淡淡的光芒,这种光芒深邃而悠远,像是自言自语似的说道。

    “要不要赌一把呢……”

    ……

    两天。

    苏南进了这个监狱已经两天了,虽然很明显,这并不是华夏的监狱,因为周围的人,都是说着一嘴流利的岛国语。

    苏南此时没有一丁点的实力,身体虚弱无比,最关键的是……他此时心如死灰,完全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

    那个岛国的大汉正在殴打苏南的时候,忽然门外进来了一个瘦小子,一阵叽里呱啦的岛国语,说的众人瞬间愣住了。

    如果苏南刻意去听得话,其实是可以听清楚,他们说的是。

    今天有一个很神秘的华夏老头住进了隔壁,而且是单间。

    那个胖子,也就是牢头听说之后,满脸的愤怒,对着苏南再次开始拳打脚踢,嘴里还骂骂咧咧的。

    说什么华夏人是东亚病夫,居然还有资格住单间,真是太不要脸了什么什么的。

    然而苏南只是淡淡的坐在这里,没有任何反抗的想法。

    忽然一个狱警走了进来,狠狠的敲了敲牢房的大门,指着苏南说了一句岛国语。

    “那个华夏人,你,搬到隔壁去!”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