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罩门

    殷嘉域呵呵一笑,对于苏南是毫不在意,毕竟她已经看出来了苏南脚步虚浮,根本就是没有任何功夫的样子。

    然而殷嘉域做梦也不会想到,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功法,叫做惊涛狂龙诀。

    虽然很有自信,但是殷嘉域也不愿意被这个沾满了猪粪的板锹给拍到,这简直是太侮辱了。

    苏南一锹拍了过来,殷嘉域只是轻轻的一个侧身就闪了过去。

    两只手背在身后,嘴角还露出一丝笑意。

    怎么样,看见没,这就是从容,这就是高手风范。

    你累死累活跟个王八犊子似的,一锹拍下来,老子轻轻一闪,直接就很极限的躲过了你这一招。

    这一下,可以说是非常的潇洒。

    殷嘉域微微一笑,正准备说几句话,装一下逼。

    “年轻人终究是年轻……唔!”

    就在苏南的板锹错过了殷嘉域的时候,这货忽然手一抖,直接把板锹上的一块猪粪甩了出去。

    猪粪直接就飞进了殷嘉域的嘴里……

    好准!

    满分!

    “呸!……呕……”

    殷嘉域赶紧吐了出来,弯着腰一顿干呕,真是想吐,太恶心了,恶心死了。

    旁边的几个人看着都是一阵恶寒,尤其是蒋婉莹,虽然恶心,但还是瞪大了眼睛盯着瞅。

    这板桥哥真是越来越牛了!

    殷嘉域吐了半天,简直恶心的要死,脸上瞬间变成了茄子色,严重都要喷发出怒火了,狠狠的盯着苏南。

    “小王八犊子,今天我特么非弄死你!”

    殷嘉域一紧刚进入了暴怒当中,本来这种小事情他根本就没想过要弄死苏南,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苏南不死,难解他心头之恨!

    看着暴怒而来的殷嘉域,苏南手里的板锹随手一挥。

    而殷嘉域根本就是毫不在乎,直接一掌轰过去,只想着早点弄死苏南!

    “咔!”

    苏南手中的板锹赢声而碎,锹头和锹把直接就分离了,毕竟这只是根普通的木头,怎么能扛得住殷嘉域的这么一掌。

    苏南的眼神显得有些害怕,一步一步的往后退着,谁也没注意到,蒋婉莹悄悄的把那个断了的锹把捡了起来……

    看到苏南终于有些怂了的样子,殷嘉域满脸的得意之色,对着苏南再次一掌轰了过去,这一掌绝对要他的命!

    “砰!”

    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苏南的胸口,然而意料之中的喷血的场面却没有出现。

    苏南非常淡定的看了一眼殷嘉域,然后嘿嘿一笑……

    抓着他的两只肩膀,狠狠的一踹!

    殷嘉域的身影瞬间倒飞出去,满脸的惊讶。

    不过仅限于惊讶而已,虽然这个苏南承受住了他的一掌,但是并不代表多厉害。

    毕竟殷嘉域主攻的是防守,进攻上的确是他很薄弱的环节。

    就像是现在中了苏南一脚,但是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也就是说,有他这个金钟罩在,简直就是立于不败之地。

    殷嘉域的身影虽然在空中倒飞,但是嘴角上仍然而露出一丝笑容。

    只是……这个笑容紧紧就是一瞬间……

    “噗!”

    “卧槽尼玛!”

    一个非常不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所有人转过去看了一眼,瞬间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我去……这场面……

    就连许若芸都撇了撇嘴,太……那个了吧。

    刚刚就在殷嘉域倒飞过来,最得意的时候,蒋婉莹始终拿着那个锹把站在原地,这根锹把也就是变成了木棍子,头山还有点尖尖的……

    举起来对着天空,四十五度角,蒋婉莹完全就没有动弹,这殷嘉域直接就一屁股坐在了上面。

    正中红心,满分!

    噗!

    蒋婉莹满脸的激动之色,这板锹哥实在是太准了!

    刚刚苏南巧巧的在蒋婉莹的耳边说了一句,就让她摆着这个姿势等着爆菊就好,结果……

    虽然蒋婉莹的那个位置和苏南想想的有些偏差,但是苏南及时作出了调整,依旧是准确无误的将殷嘉域送到了这个地方!

    殷嘉域坐上了那个锹把之后,蒋婉莹当然就拿不住了,直接一松手,殷嘉域再次坐到地上,菊花里面的锹把成九十度角,落在了地上。

    “噗!”

    再次入木三分!

    疼!

    殷嘉域瞬间就昏了过去!

    苏南冷笑一声,这金钟罩还挺厉害,要不是苏南对这门功夫太熟悉了,还真是不能一眼看出来这老家伙的罩门在哪里。

    没错,这老头子的罩门,就是菊花……

    蒋婉莹的小脸上一阵激动的神色,真是太过瘾了……

    许若芸也是捂着嘴笑了一下,这家伙…总喜欢玩这种重口味的!

    不过不得不说,很解气!

    现场只有一个人,脸色像是吃了一坨狗翔一样。

    那就是王强。

    王强做梦也没有想到,他这么尊敬崇拜的师父,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被打败了?

    然而王强更想不到的是,这个罩门一破,他这一身的金钟罩,就彻底的废了。

    苏南笑吟吟的走了过去,这王强还真是有些丧心病狂,之前虽然骚扰许若芸,但好歹算也只是口头上的骚扰而已。

    今天居然敢这么用强了?

    今天要不是苏南在这里,许若芸的下场怎么样还不好说呢。

    不过既然苏南已经断了他最强的后台了,如今这小子也是要教训教训。

    走到王强的面前,微微一笑,笑的很单纯,很和蔼。

    “刚才,是谁说让我跪在地上唱征服的?”

    王强吓的腿都哆嗦了,颤颤巍巍的说到。

    “我……我错了,你饶了……”

    “啪!”

    苏南直接就一个耳光抽在了王强的脸上,“你特么答非所问呢!”

    王强瞬间就哭了出来,直接跪在地上。

    “我……我说的!”

    苏南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接着说到。

    “王强老师啊,这征服我不太会唱啊,你教教我?”

    王强此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苏南的话他怎么可能听不明白,不就是想要以牙还牙么。

    反正学校里现在也没人能看见,唱就唱,好汉不吃眼前亏,看到殷嘉域凄惨的那个样子,王强就是菊花一紧……

    王强跪在地上,满脸憋屈的开始唱了起来。

    “就这样被你征服……”

    “啪!”

    苏南再次一个耳光打了上去!

    王强满脸的委屈,我特么都唱了你还打我干啥!

    只见苏南非常严肃而认真的说到。

    “你唱这么早干啥,我还没给你打拍子呢!”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