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老子是阎王

    “江虎,你什么意思?”

    宁千秋的脸色非常的阴沉,这帮人现在出现在自己的医院门口是什么意思?

    而且这棺材,这写披麻戴孝的人,都是自己安排的去刘明轩那里找麻烦的,怎么今天来自己这里了呢?

    一路上江虎也听江家运说了,这宁千秋居然想要将自己活埋了?

    这特么是可忍孰不可忍!

    江虎膀大腰圆的直接就留上去拎起来宁千秋的脖领子,按在地上就是一顿揍。

    “尼玛的,我哥哥让你治死了你特么在这装什么无辜,你还我哥哥命!”

    宁千秋一脸的懵逼,你哪有哥哥,你不是只有弟弟么?

    一瞬间,宁千秋就被揍的鼻青脸肿,要不是旁边这些徒弟及时上来拉着,估计宁千秋这把老骨头都要被打散了。

    看着江虎满脸气愤的样子,宁千秋一下子反应过来,难道屋子里那个死人是他哥哥?

    这不对啊,不合理,绝对不合理。

    就算是真的是他的哥哥,也不可能这么快就知道了他哥哥的死讯,除非……

    卧槽!

    这帮人给我玩了个医闹?

    我雇他们去闹别人,结果这帮人给我闹回来了?

    宁千秋的脸色非常难看,阴沉着脸,但是又有一丝害怕的说到。

    “江虎,你忘了……”

    本来他想说忘了给他的钱了么,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又说不出口,只要先咽下这口气。

    “来人,给我拦住他们!”

    从医院里出来很多宁千秋的徒弟,直接就把江虎他们拦在了门外。

    虽然江虎很能打,但是也架不住人多势众。

    而且苏南也交代过了,他们今天的戏份就是在外面,里面的事情不用他们管。

    宁千秋捂着又青又紫的脸,走进了会诊室,看到尸体已经不见了,这才小声的跟着自己的小徒弟说到。

    “尸体放哪了?”

    “那边……”

    小徒弟指了一个方向,那是一个储藏间,平时都不进人的,所以临时就放在了那里。

    宁千秋大步的走了进去,并叮嘱任何人不能进来!

    他一定要弄清楚真是怎么回事,他刚刚诊断的明明就是腹痛,怎么扎了两针就死了呢?

    推开门,就看到了这个年轻的男人。

    宁千秋把仓库的门关上,开始检查这个尸体。

    然而他是中医,对于死因的研究比不是非常的透彻,只能先看了看手。

    然后准备看眼睛,就在他刚要吧这个年轻的男人的眼皮翻过来的时候,这个尸体,忽然睁眼睛了!

    没错,这个尸体就是苏南假装的。

    用了易容术,随便改变成了别人的模样,凭宁千秋的眼力根本就是看不出来的。

    苏南猛的一下睁开眼睛,然后用十分阴森的语气,大声的喊出来。

    “卧~槽~尼~玛~,还我命来!”

    “卧槽!”

    宁千秋瞬间一个大跳,直接就跳到了后面,满脸惊恐无比,两腿发抖,身体出虚汗,甚至裤裆底下已经隐隐的传来一股骚气。

    这家伙居然被吓尿了。

    本来苏南还想要戏耍他一番,结果看到他这幅样子,实在是憋不出来,哈哈的笑出声音来。

    这宁千秋胆子也太小了,仅仅是这样就给他吓尿了,这要是苏南吐个舌头,弄点血啥的不直接就吓死了?

    看到苏南居然笑了出来,宁千秋这才反应过来,不过苏南经过了易容,宁千秋根本就看不出是谁。

    “你……你是谁!”

    苏南翘起二郎腿,淡淡的说到。

    “老子是阎王。”

    “去你妈的,你给我等着!”

    宁千秋直接就夺门而出。

    苏南无奈的摇摇头,这年头,说实话总是没有人相信。

    不过既然宁千秋想要耍花样,那就随他吧,反正苏南也没玩够。

    过了几分钟,终于一大帮人冲了进来,都是宁千秋的嫡传徒弟。

    中医这个东西很讲究的,基本没有学生和老师这一种说法,都是徒弟和师父。

    这种关系就比较传统了,所以宁千秋说什么,他们都会听。

    “把这小子,给我抓到后院仓库去!”

    几个人将苏南很快的绑了起来。

    虽然外面有江虎他们,但是苏南也没有反抗,毕竟想要对付这么一群普通人,根本用不到别人帮忙。

    被这七八个徒弟抬到了医院后面的仓库,这是宁千秋自己的仓库,用来屯放药材的。

    刚一进来的时候,苏南瞬间就眼睛一亮,卧槽,这里的药材真不少啊!

    而且从这种气味来说,品质都是不错的。

    看来宁千秋这个老瘪犊子的存货还真不少,苏南笑了笑,这个东西看来要改姓了。

    将苏南放在地上,宁千秋拿出一根教鞭,就是那种藤条绑起来的那种,沾了点凉水,走向苏南。

    看来这还是要动真格儿的了!

    苏南呵呵一笑,看着气急败坏的宁千秋,淡淡的说到。

    “你知道我是谁么?”

    宁千秋的脸上满满的都是嘲讽之色,冷哼了一声。

    “你就是天王老子,我今天也要打你个皮开肉绽!”

    苏南淡淡的一笑,“老东西,你信不信你要是知道了我是谁,你就得给我跪下?”

    “哈哈哈……”

    宁千秋仿佛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一样?指着自己的鼻子,看了一眼自己的徒弟们。

    “我?我给你跪下?哈哈哈……徒弟们你们看见了么,这人已经疯了。”

    几个徒弟也应声笑了起来,不说在这个城市里,多少人不敢得罪宁千秋,就算是不在乎宁千秋的人脉,但是此时已经是人为刀俎,你为鱼肉,你有什么可装的呢?

    苏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还是应了那句话,这年头,说实话,没人信。

    宁千秋想了想,好像这一个藤条还是不够狠,索性就拿着藤条又在上面撒了点盐。

    哼哼,这才够味嘛。

    然而苏南就像是看一个跳梁小丑在表演一样,看够了,也该到了散场的时候了。

    两只手臂轻轻的一用力,很轻松的绳子就断掉了,几个徒弟瞬间就愣了一下,瞬间慌乱了。

    这人不简单啊,这么粗绳子居然能轻易的弄断。

    宁千秋也有些慌乱了,不过看到自己这么多人,还是瞬间镇定了下来,这要说话,然而下一秒,却是彻底的僵住了。

    “咔咔……”

    苏南将自己脸上的肌肉和骨头,捏回了原位。

    宁千秋彻底的慌乱了,“你……你是苏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