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牛逼的宁千秋

    看着苏南的这副样子,江虎差点没哭出来,怎么特么走哪都碰倒这尊大佛呢!

    “南哥……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此时江虎也不管今天是不是来找刘明轩的麻烦的了,因为在场的只有苏南是最吓人的,这家伙太特么能打啦!

    然而苏南的脸色非常的和善,搂着江虎的肩膀,就走到了医院里……

    此时真相已经大白,所有人就都散开了。

    唯独两个人的眼神中皆是非常的震惊。

    一个是刘明轩,另一个就是许若芸。

    许若芸此时已经目瞪口呆,上一次在李振的会所的时候,苏南就已经让她惊讶了一次,那种针灸的水平是她一个学医的人都从来没有见过的。

    这个男人,究竟身上还有什么秘密?

    为什么他看起来这么吊儿郎当,却能一次又一次的给自己带来惊喜?

    而刘明轩的脸色就非常的精彩了,简直就像是捡到了金龟婿一样。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还真是这么回事。

    刘明轩和许若芸之间,是师徒关系,这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可不是白说的,况且刘明轩膝下无子,一直将许若芸看成是自己的亲生闺女一样。

    如今她找到了这么一个如意郎君,刘明轩怎么能不满意呢。

    “若芸,你知道这小苏,师承何处么?”

    刘明轩非常的好奇,以苏南的这个年纪,能有这种医术,第一个是需要自己的天赋和努力,第二个,就是必须要有名师指点,否则不可能年纪轻轻就达到这个水平。

    许若芸茫然的摇了摇头,她也是上次在李振的会所才知道苏南会医术的,至于师承何处,就更没听苏南提过了。

    刘明轩点了点头,也不在深问了。

    在他眼里,苏南的水平已经可以当他的老师了,毕竟他没有治好的病,到了苏南手里治好了,这就足以说明一切。

    至于苏南的师父,刘明轩就不去想那么多了,要是追问的话,可能显得有些不尊重。

    许若芸看着外面已经空荡无人的地方,有些出神。

    苏南,你究竟是什么人……

    今天的宁千秋心情还算比较好,虽然之前钱克亮被人杀死在家中的消息让他非常的郁闷,毕竟这么大的靠山没了,有点可惜。

    但是钱克亮给的这张银行卡,还是能把钱取出来的,这可是足足五百万啊。

    就是一个赔偿金而已,宁千秋这一顿揍挨的算是值了。

    不过一想到苏南那个小子还没受到教训,这心里还是有些别扭的。

    上一次被李振扔出去,包括在西城被钱克亮言行逼供,这一切,都是因为苏南而起。

    不过宁千秋现在还没打算向苏南动手,毕竟他也是听说了一些苏南很能打的事情。

    所以就准备先对刘明轩动手,你们不是一家子么?

    刘明轩跟他作对这么多年,宁千秋早就想对付他了,毕竟这东西一山不容二虎。

    而且两个人的医道理念不一样。

    宁千秋是只要能赚钱,不管用什么方法,都会延长你的寿命。

    至于你活的好不好,就不归他管了。

    在这一点上,宁千秋和刘明轩在很多公开场合,都直接就开始过激烈的争吵。

    今天宁千秋算是松了一口气,这一趟医闹下去,就算是刘明轩最后解释清楚了,那肯定也会对他的名声造成一定的影响。

    坐在自己的大办公室里面,正在畅想着,以后就要成为镇江市医学界的一哥了,这是爽啊!

    从保险柜里拿出一个非常精致的小盒子,打开一看银光闪闪。

    呵呵,自己用钱克亮给的五百万,几乎是花了一半的价钱,买到了这一套银针。

    这可是霍思邈流传下来的真品,每一根银针都是特殊的材质制造而成,数百年了仍然在使用。

    想到自己那套被苏南抢走的银针,宁千秋就一阵火大,特么的,那一套好歹也是十几万。

    呼~

    收拾完了刘明轩,一定要收拾一下苏南,这小子太他么嚣张了。

    正在宁千秋畅想的时候,忽然一个徒弟来叫宁千秋去看病。

    中医院和西医不太一样,所有人来到中医院看病的,都是奔着宁千秋来的,所以这要是真忙起来,宁千秋一个人都顾不上。

    所以能请宁千秋亲自出马的,都是花了很多挂号费的。

    宁千秋一幅得道高人的样子,来到了会诊室,看到一个年轻的男人,脸上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轻轻的一把脉,几分钟之后,宁千秋就笑了起来。

    “腹痛,是体内寒气太多,以后少吃寒性的食物,来吧,我给你扎两针就好了。”

    年轻的男人瞬间面露喜色,急忙道谢,还连连称赞。

    “真是神医啊,什么都没说就能看出来毛病。”

    对于这种赞赏,宁千秋非常的满意。

    几根银针扎在了肚子上,这种针灸大概要持续二十多分钟,宁千秋洗了洗手,就准备出去上个厕所。

    谁知道这厕所才上到一般,一个小徒弟就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

    满脸惊慌失措的说到,“师父,不好了,病人死了!”

    宁千秋吓了一个激灵,差点没尿脸上,卧槽,死了?

    剩下的一半也没心情再上了,急忙走出来,回到会诊室一看,宁千秋瞬间一身的冷汗。

    刚刚那个年轻男人已经浑身发紫,嘴唇发白,宁千秋直接上去把了一下脉博,按了按心跳。

    瞬间愣住了。

    死了。

    死的很彻底。

    这特么才一分多钟的时间,就死的这么透了?

    宁千秋的脸色非常的阴沉,不知道自己出了什么毛病,看了看自己的小徒弟,语气非常的严肃的说到。

    “这件事情不准说出去!”

    宁千秋瞬间就下定了决心,这种医疗事故绝对不能被别人发现,否则他这招牌可就要砸了!

    然而还没等小徒弟说话,忽然外面就一阵大喇叭的声音。

    “宁千秋!庸医!还我哥哥命来!”

    宁千秋瞬间脸色大变,一个耳光就摔在小徒弟的脸上。

    “你他妈说出去了?”

    小徒弟满脸的委屈,“我……我没有啊……”

    宁千秋低头想了一会,也是,这个徒弟发现这人死了之后,就立马去叫自己了,不可能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你把尸体放好,我出去处理一下。”

    走出了中医院的门口之后,看到这些人,宁千秋瞬间就愣住了。

    这特么不是自己找的江虎他们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