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阎王也怕的女人

    钱克亮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空虚,终于明白过来了,原来这钱小豪居然看穿了自己的计谋。

    不过他是怎么知道这种方法的?

    难道……

    是了,一定是苏南把这个方法告诉了钱小豪,让他们父子互相残杀,这苏南,真是狠毒啊!

    “小豪,你听我说,爸这么做也是逼不得已!”

    “哦?是么?”

    钱小豪阴阳怪气的看着钱克亮,两只手在唐春瑶的身上摸个不停,直接从衣服里面伸进去,和她的皮肤做最直接的接触。

    唐春瑶本来就是**很强,被钱小豪这么一弄,已经开始浑身燥热了,身体不停的扭着。

    钱克亮的脸色变得非常的阴沉,眼神之中露出一丝暴怒!

    “钱小豪,你在干什么,她是你二娘!”

    钱小豪冷哼一声,脸上带着怨恨的表情,“二娘?你还当我是你的儿子么?本来我就已经失去了男人的能力,你进监狱你不管我就算了,居然还要把我变成废人?”

    “钱小豪!你给我住手!唔……”

    还没等钱克亮说完,钱小豪直接就袜子塞进了他的嘴里。

    看着钱克亮的血,也抽的差不多了,这才转过神来看着唐春瑶,从兜里掏出一把刀,泛着阴冷的寒光。

    唐春瑶刚刚还在发.骚,结果现在钱小豪居然拿出了刀,这可吓坏了她。

    “小豪你别这样……我什么都听你的……”

    钱小豪的脸色有些阴沉,说话的语气也有些阴森森的,“听我的?我已经不是男人了,你又不能伺候我,你听我的有什么用?”

    “我……我……”唐春瑶害怕的就像是一个小鹌鹑,浑身不住的发抖。

    “我可以在事业上帮你,我可以勾引别人……我……”

    唐春瑶已经有些胡言乱语了,别说是伺候别的男人了,现在钱小豪恐怕是有任何要求,唐春瑶都会答应。

    钱小豪想了一会,没错,这个唐春瑶的确还有点用处,自己现在有了这一身的实力,将来一定是会要做大事的人。

    经过了这几天的巨大变故,钱小豪的心性开始变得成熟。

    现在他最大的弊端,就是身体上的残疾,有了唐春瑶在身边,起码还是算是个幌子,真的遇到事情了,还可以用唐春瑶的身体进行交易。

    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钱小豪想了一会,把刀扔在了唐春瑶的面前。

    “你,杀了他,以后就可以跟着我。”

    为了不让唐春瑶反水,钱小豪的手里必须要有她的把柄,而现在,正好让他杀了钱克亮。

    “我……”

    唐春瑶拿起匕首,战战巍巍的,心里犹豫不决。

    不过最毒妇人心,几分钟的时间,唐春瑶就下定了决心,如今局势一定,父子二人他必须选择一个。

    既然已经决定了跟着钱小豪,那么就不在乎手上多一条人命了!

    钱小豪坐在沙发上,静静的点上一支烟,拿起手机,开始把这一幕录下来,这就是以后防止唐春瑶反水的证据。

    唐春瑶拿着刀,爬上了床,骑坐在钱克亮的身上。

    这个姿势他们曾经在无数个夜里都做过,只不过这一次的意义,却完全不一样。

    钱克亮瞪大了眼睛,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现在他的血液已经被抽出去了很多,几乎没有力气反抗,他做梦都没想到,最后竟然会是在自己的儿子和女人手上!

    作孽啊!

    看着钱克亮有些哀求的眼神,唐春瑶闭上眼金,匕首狠狠的插了下去!

    “噗噗噗!”

    一刀下去,唐春瑶还真怕他不死,接着连续的插了好几刀!

    对于父亲的死,钱小豪没有任何的一丝愧疚,将钱克亮的背包背在身后,搂着唐春瑶,大步的离开了这个大本营。

    临走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这个城市,淡淡的说了一句。

    “苏南,下次见面的时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

    将所有人都安顿好了之后,苏南第一件事就是帮大小姐去除脸上的这道伤疤。

    不得不说,梁文的刀法还是非常的犀利的,锋利的手术刀留下的伤口,又薄又深!

    这种伤口一旦愈合,根本就无法消除疤痕,所以苏南的时间非常紧张。

    他需要一躲火山雪莲。

    没错,就是火山上生长的雪莲。

    这种雪莲几乎是没有任何的作用,除了愈合伤疤。

    然而这个确实十分的珍贵,苏南现在想要去自己寻找,别说是有没有生长不一定,就算是真的有,等苏南回来的时候,林佳欣的脸恐怕也结痂了。

    没办法,苏南打通了一个电话,这次不是给孙海洋,而是给老三,莫伤,莫药师。

    曾经的血狼小队,有了莫伤,便是有了最强的后援,莫伤,听名字就知道了,有他在,没有任何人需要为伤痕所苦恼。

    “老三,你手里有没有火山雪莲?”

    莫伤说话一向是非常简洁而且痛快,听到苏南的这个问题只是稍微愣了一下,就果断的回答道。

    “没有,别说我了,就算是整个第二军区,都没人有。”

    苏南狠狠的咬了咬牙,没办法了,只能给那个女人打电话了。

    “老三,你等我消息,一会有人给你送过去一个火山雪莲,你给我加工一下,刀伤,在脸上。”

    苏南的话很简洁,但是电话的另一边很明显的就愣了一下。

    “老大,你不会是要去找媚蝶吧?”

    听到媚蝶这两个字,苏南还是浑身一个机灵,不找她还能找谁,也就是这个闲的无聊的娘们,才成天的话高价买这种无聊的东西。

    莫伤叹了一口气,真没想到,老大当初跟他们吹了那么多牛逼,说以后再也不找那个娘们了,结果到头来还是求到人家。

    “老大你注意身体,别精尽人亡了,我这边药一做好立马给你送过去。”

    苏南挂掉电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媚蝶,一个代号。

    这个女人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她睡过阎王……

    当初四姑娘受伤,差一点就死了,苏南只能求到这个媚蝶,然而她的要求并不过分,只要陪她一晚。

    媚蝶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但是她的功夫实在是让苏南有些接受不了。

    苏南好像就是天生为这个女人生的一样,他的这种纯阳至刚的功夫,对于媚蝶来说,是非常好的滋润双休的方式。

    所以,阎王大人,**了,而且还是两次。

    那一次苏南早上出来的时候,差点就走不了路,整个腿都在打颤……

    也许,和美女滚床单没有人会抗拒,但是唯独这么一个极品,苏南真得是想想都后背发凉……

    抱着极其不情愿的心态,苏南拨通了那个电话。

    里面传来了一个极其幽怨,极其妩媚,极其火辣的声音。

    “有事求我?至少两晚。”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