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章 悲惨的宁千秋

    老人看到苏南的这副样子,脸上有些心疼,手上一股滚烫的热气顺着苏南体内的筋脉缓缓的流淌。

    苍老的脸上有着一丝无奈的神色,缓缓的叹了一口气。

    “还是太嫩啊……”

    如果苏南此时能够睁开眼睛看到这个老人的话,他一定会激动的跳起来,这可是他将近十年都没有见到的师父!

    此时这个老人就像一个最普通的花甲老人一样,身上穿的衣服也十分平常,如果说和其他老人有些不一样的地方,那就是他的眉心,有一抹红色。

    老人苍劲有力的手,在苏南的身上缓缓的游走,当他看到苏南胸口这个戒指的时候,愣了一下,皱了皱眉,看来这小家伙还是没有参透这个戒指的秘密啊。

    十几分钟之后,老人的手才缓缓的停了下来,将一颗黑色的药丸,塞进了苏南的嘴里。

    有些惆怅的自言自语到,“小家伙,这都是你自己的路,我只能帮到这里了,能不能醒过来,就看你的造化了。”

    说罢,老人的身影瞬间就消失了。

    这种消失和苏南的身影快速移动完全不一样,尽管苏南的身形非常的快,但是如果和高手过招,依然是会能看到残影和身形的移动路线。

    但是刚刚这个老人可完全不一样,真的就是如同凭空消失一样!

    老人走了之后,尹佳明瞬间就醒了过来,皱了皱眉,自己居然打盹了。

    ……

    此时在西城的大本营里,一个颇有古道之风的老头,被打的鼻青脸肿。

    张龙操着大鞭子,沾了沾盐水,狠狠的抽在这老头的身上。

    “说,谁派你下毒的!”

    这个老头,就是曾经和刘明轩一起给李子昕治病的那个宁千秋,也就是被扔出去的那个。

    宁千秋此时心里简直憋屈到了极点,他正在回家的路上,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张龙直接就绑到了这里。

    还没等说话,直接就是一顿拳打脚踢,他这一把老骨头了,怎么受得了这种殴打。

    最可恨的是,这人竟然把他按在了一个装满大粪的缸里面,泡了一个多小时,差点没恶心死宁千秋。

    被张龙用鞭子又抽了一顿,宁千秋已经削弱无力了,他真的不知道为什么西城的人会这么对付他。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说的下毒是什么意思……老夫只是个医生而已。”

    钱克亮坐在宁千秋的对面,点上一支烟,脸上充满了怒气。

    听到宁千秋说完这句话,直接站起来,把烟头按在宁千秋的胸口,瞬间一阵滋滋的声音,加上烤肉的味道传了出来。

    “啊~!”

    宁千秋终于挺不住这种严刑拷问,昏迷了过去。

    钱克亮皱起眉头,有些纠结,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屏风,有些透明的屏风里面透着一个身影。

    看到这个身影钱克亮还是有一些底气的,因为这个人是他花了高价的价钱请过来的,高手中的高手!

    黑榜第十名,梁文!

    号称杀人手术刀,黑榜第十,那可是绝对顶尖一样的存在。

    听说他以前是医生,后来由于心理有些问题,转行做了杀手,一时之间名声大噪。

    钱克亮几乎是花了一半的家产才把他请了过来,因为他最近已经感觉到了有些危机。

    宁千秋,闫东,苏南,空手套,林氏集团。

    这些人和组织已经开始对他非常的不利,不仅仅是那次侮辱。

    自从空手套开业典礼那天之后,西城的地位就一落千丈,甚至很多以前的那种ktv,酒吧都已近开始拒绝交保护费了。

    这让钱克亮丧失了一大笔的收入,这种经济损失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所以,钱克亮要东山再起,就不得不出点血了。

    然而西城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就要从最开始的中毒事件说起。

    下毒的人,一定是这个宁千秋。

    虽然是这家伙给了自己解药,但是那毒,很明显也是他下的。

    要不然你怎么解释,除了你没人能解这种毒呢?

    钱克亮是那种宁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人。

    既然有了杀人手术刀梁文的坐镇,钱克亮已经无所畏惧了。

    但是刚刚对于宁千秋的审问,真是让钱克亮有些茫然,这宁千秋就是一个普通人,竟然能经得住这么残忍的严刑拷打,还那么嘴硬?

    不可能。

    对于张龙的手段,钱克亮还是有点信心的,这家伙可绝对不会手软。

    而且就在宁千秋昏迷之前的那一瞬间,钱克亮从他的眼神,动作,还有神态上观察到,他并没有撒谎。

    难道真的不是他?

    虽然外表看起来一模一样,但是走路和说话的方式还是有一些细微的区别的。

    “噗!”

    张龙喊着一口凉水自己喷在宁千秋的脸上,直接将他喷醒。

    宁千秋很明显就吓坏了,差点就尿裤子。

    “大哥……我真的不知道……”

    钱克亮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来这家伙是真的不知道。

    也就是说之前的钱克亮这个人是伪装的。

    那么,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钱克亮开始分析这一段时间发生的种种事情,从被人下毒,到泡粪池事件,再到和闫东打架闫东那个茫然的神情和语气。

    要是真的闫东想和自己作对的话不会那么没有防备的被自己打的落花流水。

    最重点的是,那个空手套安全公司,他们那个什么什么顾问,苏南。

    对了!苏南!

    在泡粪池的时候,他猛然想起来了,苏南也出现在了现场,自称是宁千秋的徒弟。

    钱克亮一把抓住宁千秋的脖领子,语气森然的问道。

    “你的徒弟叫什么名字?”

    “徒弟?”宁千秋愣了一下,“我徒弟有几十个,你问的是?”

    “有没有一个叫苏南的?”

    “没有!”

    明白了,一切都明白了,钱克亮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原来这一切,都是那个叫苏南的人再捣鬼!

    “苏南,我一定要你不得好死!”

    宁千秋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对于这个名字他当然不会陌生,人生中最丢脸的一次,就是当中被李振从会所给扔了出来,而这件事情,就是那个叫苏南的臭小子指使的。

    宁千秋忽然想到了什么,冷笑一声。

    “亮哥,我听朋友说,今天医院里住进了一个病人,昏迷不醒,功力全废,这个人叫做苏南。”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