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斩草要除根

    感觉到针头扎进了自己的皮肤里,叶玉兰的泪水瞬间决堤。

    脑海中浮现出了苏南早上那种警惕的眼神。

    “不要管。”

    自己当初为什么没听苏南这句话,还对他大吵大闹,居然还要扬言和他散伙。

    叶玉兰此时心里简直后悔的要死,自己是多么的愚蠢,居然选择相信一个素未谋面的老妇人,也不愿意相信他。

    他现在一定还在生自己的气吧。

    就是这样一个贩卖人体器官的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渣,叶玉兰居然为了这种人骂了苏南一顿。

    对不起……

    麻药的感觉越来越重,叶玉兰已经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正在被脱下来,心中的绝望已经到了极点,终于意志还是抗不过身体,沉沉的睡去了。

    临闭上眼睛之前,仿佛听到了一声巨响……

    ……

    当叶玉兰再次恢复知觉的时候,她不想睁开眼睛,泪水从紧闭着的双眼眼角滑落。

    自己守身如玉了这么多年,就这样在一个陌生的环境所被一个人渣夺走。

    当然,叶玉兰不会想不开,她一定会坚强的站起来,亲手把这个人渣撕成碎片,一块,一块的!

    但是,这样做又能怎么样呢……

    就在叶玉兰彻底崩溃的时候,忽然一个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醒了就赶紧起来,别装睡了。”

    叶玉兰的身体如同触电一样,我没听错吧,是他的声音?

    不敢置信的睁开眼睛,屋子里的灯光有些刺眼。

    几秒钟的时间之后,叶玉兰渐渐的适应了这里的光线,才看清那个坐在窗台上抽着烟的男人。

    此时苏南吊儿郎当的样子,看起来竟然是那么帅……

    猛的惊醒,看到自己完整无损的衣服,而且下体也没有异样的感觉,叶玉兰喜极而泣……果然,果然他还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来救我了。

    叶玉兰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手脚,有些扭扭捏捏的走到苏南的跟前,低着头小声的说到。

    “谢谢你,之前的事情……”

    “没事,”苏南的脸色非常的平淡,依旧是看着窗外,把烟头按在窗台上,淡淡的说到。

    “赶紧把这个任务做完吧,我们好散伙。”

    说完之后,苏南径直的就奔着门口走去。

    叶玉兰低着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犹豫了几秒钟终于冲了出去。

    从背后,一把抱住了苏南,开始嚎啕大哭。

    “对不起,我错了……呜呜……”

    此时叶玉兰一肚子的委屈和歉意全都哭了出来,眼泪瞬间就把苏南的衣服打湿。

    苏南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只不过刚刚冲进手术室,看到屋子里的这副情形的时候,实在是有些生气。

    他当初看到那个老太太的时候,脚腕上的那个小纹身就已经让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正准备跟叶玉兰找个没人的地方解释一下,谁知道这小娘们上来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

    苏南也不知道咋就得罪她了,当然苏南也不会想到,叶玉兰是因为想到了自己的母亲……

    不过现在看到她这副委屈的样子,苏南的心一下子也软了下来。

    转过身,把叶玉兰抱在怀里,任由她在怀里肆无忌惮的哭泣。

    不管怎么样,她也是个女人。

    “好了,一切都过去了,有我在。”

    有我在,这三个字仿佛是如同锤子一样,重重的敲击在叶玉兰的内心。

    是啊,只要是有这个男人在,什么事情都能迎刃而解,有了他,就有了靠山!

    叶玉兰搂着苏南的脖子,一双娇美无比的红唇,印在了他的脸上。

    随即脸色通红,低下头去,如同蚊子一样的小声的说到。

    “谢谢你。”

    这种扑面而来的香气,和柔软而火热的双唇,让苏南一阵心神恍惚。

    叶玉兰不愧是天生媚骨,整个人的身体非常的柔软,苏南抱在怀里很舒服,甚至已经微微的有了反应……

    叶玉兰虽然还是黄花闺女,但是又不是涉世未深,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异样,叶玉兰赶紧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

    红着脸嗔怒的瞪了他一眼,“流氓。”

    苏南无奈的挠了挠头,明明是你冲过来又亲了我一下的,你这小娘们自己多诱人不知道么?

    “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啊?”

    说到这个,苏南更是十分的无奈,这一路上不知道苏南威逼利诱了多少个要饭的,才找到这个他们所谓的基地。

    为了找叶玉兰,苏南甚至已经用上了他非常宝贵的真气,来逼问那些乞丐。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乞丐都是这个贩卖人口器官团伙里的,只不过当时情急,苏南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个。

    可怜了那些无辜的真正的乞丐。

    不过当苏南确定对方真的是乞丐的时候,还是每个人都扔了几百块钱,现在回想起来,麻蛋真是心疼无比。

    叶玉兰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苏南忽然拉住了她,伸出一根手指,指着房间里的角落。

    “这个人,我还给你留着呢。”

    叶玉兰回头一看,脸上瞬间变成暴怒无比的神色。

    墙角那蹲着的,正是之前那个男医生。

    叶玉兰从手术台上随手抄起了一把钳子,回过头来,千娇百媚的对着苏南笑了一下。

    “你要观摩一下么?”

    看着这个笑容,苏南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在认识的众多女人当中,叶玉兰是最不好惹的,这小娘们下起黑手了可比谁都可怕。

    苏南这个纯洁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直跳,这种血腥的场面,他一个纯洁无暇的三好少年怎们可能观摩。

    赶紧走出手术室,留下淡淡的一句话。

    “斩草要除根啊……”

    叶玉兰微微一笑,斩草当然要除根,这个道理叶玉兰比苏南还要明白。

    只不过,要先除哪个根,就值得推敲了。

    “啊~!!!”

    里面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苏南站在门口淡淡的抽根烟,唉,真年头,女人真是可怕啊,老子就没有这么狠心。

    当初在阉割钱小豪的时候,老子好歹也是用刀,尽管没开刃……

    但是叶玉兰这小娘们直接就用钳子,难道是活生生的拽出来么?

    ……

    苏南完全不敢想象,啧啧……

    十分钟左右吧,叶玉兰走出了房间,脸上那种解气的表情显得非常的开心。

    苏南笑眯眯的看着叶玉兰,语气有些阴阳怪气的。

    “叶美人,你还准不准备跟我散伙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