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仇人相见

    从车上率先走下来的,就是坐着轮椅的钱克亮,两条腿被苏南粗暴的打断之后,钱克亮心急如焚。

    倒不是因为断腿,而是自己这一身功力还没有回复,在西城里,总是如坐针毡,生怕被手底下的小弟发现。

    走下车来看就苏南,也没有什么神色变化,毕竟那天晚上苏南去西城的时候,和张帆是乔装打扮过的,以钱克亮的谨慎的性格,应该很快就能查出来,那天晚上的‘苏南’就是宁千秋。

    “小子,哪个是唐柔家?”

    苏南坐在小马扎上,闭着眼睛叼着烟,就像是刚刚退休的老头一样十分悠闲,随手往后面一指。

    钱克亮坐着轮椅被推进唐柔的家里,刚一推开门,就看到躺在床上的唐新明。

    张龙愣了一下,怎么是他?

    站在钱克亮的身边,小声的说到。

    “亮哥,今天这事儿不太好办啊,这个人的腿,就是我派人去打断的。”

    钱克亮皱起眉头,这一个棚户区的普通老百姓怎么会得罪张龙?

    “怎么回事?”

    张龙的脸色有些为难,低着头小声的说到。

    “是少文来求我帮忙的,我想起来了,这个叫唐柔的好像就是少文正在追求的那个女生。”

    钱克亮深吸了几口气,气得牙都痒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自己这个外甥跟他爸一个德行,追女人用钱砸就好了,干嘛非要用这种阴招?

    别看钱克亮是耿人杰的小舅子,但是他对于耿人杰的为人处事非常看不上,毕竟虽然钱克亮也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名义上还是远桥集团的副总裁,但是江湖气息比较重,不屑于用那种阴谋,耿人杰就不一样了,非要让自己配合他阴了一把林氏集团。

    现在好了,他教育出来的儿子和他一个德行,把人家的腿打断了,现在反而要过来求他了。

    “唐先生你好,我是钱克亮。”

    唐新明抬起头来,尽管苏南已经跟他打好了招呼,但是看到这么多人,还是不免有些害怕。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钱克亮试了一个眼色,张龙无奈的点点头,眼神有些心疼,但是也没办法。

    走到身后,把当初砸断唐新明腿的小弟拉了过来,一把按在唐新明的脚底下。

    “唐先生,这个人您认识吧?”

    唐新明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眼神之中带着一丝恨意。

    就是这个人!

    当初唐新明在工地干活儿的时候,这个家伙上来就不分青红皂白的对着自己一顿毒打,把自己的右腿打断,直到现在,唐新明也是恨他恨得要死!

    “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识!”

    看到唐新明的脸色,张龙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小弟跪在地上,满脸惊恐的看着张龙,眼神之中带着一丝哀求。

    看着自己的小弟这种可怜的神色,张龙也是十分无奈。

    “来人,拿个棍子来!”

    另一个小弟,直接从车里的后备箱拿出一个金属的棒球棍子。

    张龙握在手里,咬了咬牙,看着唐新明。

    “唐先生,之前的事情完全是个误会,我现在就给你一个交代。”

    “砰!”

    张龙一棍子就打在小弟的腿上,这一下子可是着实用上了力气,因为一会还要有求于唐新明,万一要是手上掺假被唐新明看出来,那岂不是更糟糕,坏了亮哥的大事,打死张龙都赔不起!

    “嗷~!”

    躺在地上的小弟满脸苍白,额头上的青筋都疼得涨了起来,咬着牙齿仅仅是刚刚惨叫了一声,之后就一个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唐柔站在旁边,看到眼前的一幕已经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了,还记得昨天和苏南吃饭的时候说的话。

    “小柔妹妹你放心,我去帮你讨个公道回来。”

    是他么?

    唐柔的眼神不自主的看向门口那个身影,坐在小马扎上,叼着烟,就是这么一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模样,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帮了自己的忙。

    曾经把自己父亲的腿打断的小混混,此时就跪在自己父亲的床前,他的腿也同样被打断!

    这一切的转变,就是门口那个男人所做得么?

    唐柔此时有点不敢相信,紧紧的攥着拳头,她曾经多少次发誓,绝不会被男人用这种方式所折服,否则这和拿钱砸她又有什么区别?

    然而苏南的所作所为,却没有让唐柔有一丝反感,他很照顾自己的面子,很照顾自己的脆弱而渺小的自尊。

    苏南,你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真的像你的外表一样放荡不羁么?

    唐新明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这……”

    张龙十分恭敬的对着唐新明鞠了一躬,“唐先生实在是对不起,这张卡里面有一百万,作为您的医药费,请您笑纳。”

    唐新明接过银行卡,有些不知所措,茫然的看了唐柔一眼。

    之间唐柔咬着嘴唇,目光是中盯着坐在门口,那个十分不起眼的身影。

    算了,本来这钱就是他们应该赔的,父亲遭了这么大的罪,再加上医药费,一百万不算多。

    只不过这份情,唐柔算是欠下了。

    看到唐新明父女二人的态度也好转了很多,钱克亮急忙客气的说到。

    “唐先生,敢问曾经有一位宁神医,是不是给您留下了一个药丸?”

    唐柔从兜里把张帆交给他的药丸拿了出来,心里不禁十分的疑惑。

    这也不是药丸啊,不就是泥巴搓成的丸子么,这东西到处都有。

    这帮人千里迢迢来到这,就是为了拿这个泥丸?

    见到唐柔手里的这个丸子,钱克亮简直激动的无法形容,此时根本顾不得其他了,直接冲上去把唐柔手里的药丸一把抢过来,瞬间就塞嘴里,吞了下去。

    唐柔目瞪口呆,他……他竟然吞下去了!

    苏南可从来没跟自己说这东西是要给人吞下去的!

    那可是一块泥巴,要是消化不好很容易引起胃病的……

    不过看到钱克亮这副激动的样子,胃病什么的,他应该不在乎吧?

    “咕嘟。”

    很艰难的才把这个泥丸子咽下去,等了十几分钟,体内一点动静都没有,钱克亮坐在轮椅上伸出手去就要抓唐柔的脖领子。

    然而钱克亮此时本来就已经功力全失,再加上两条腿都被打断,唐柔轻轻的一躲,就躲开了。

    钱克亮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语气也是十分的冷淡。

    “死丫头,你敢骗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