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病情很严重

    苏南有着强烈的自信,因为他的药,可绝不是一般人能受得了的。

    果然,半个小时之后,忽然一个人慌慌张张的从门口冲了出来,看到苏南这副打扮愣了一下。

    “你是医生?”

    苏南十分装逼的接着抽烟,淡淡的说到,“我的确是医生,不过我的诊费可是很贵的。”

    那个穿西装的男人虽然心情很焦急,但是看到苏南莫名其妙的出现在这里不禁十分奇怪,心生警惕。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等着?”

    西装男人直接把手放在了腰上,老大和少爷的身体同时出问题,这绝对不是正常的事情,而且刚刚要出门找医生,就在门口看见了一个中医?这不是太奇怪了么?

    西装男人已经下定决心,不管这个男人用什么花言巧语来辩解,都第一时间给他拿下!

    因为很有可能,老大和少爷的问题,就是因为这个医生做的!

    然而苏南却是十分的淡定,开玩笑,一个黑帮的马仔而已,苏南还没有放在眼里。

    “因为有人告诉我,他给你们老大下了毒。”

    “什么!”

    西装男人直接掏出手枪,对准苏南的脑袋,大声的呵斥道。

    “是谁!”

    苏南坐在小板凳上,幽幽的抽着自己手中的香烟,似笑非笑的说到。

    “你说咱们是先看病,还是先讨论一会?”

    那个马仔立马反应过来,的确,老大的状况虽然看起来还可以,但是少爷的的身体可是刻不容缓,赶紧把苏南和张帆两个人,十分‘客气’的请了进去。

    刚刚走进院子里,就听见钱小豪一阵哀嚎的声音。

    此时的钱小豪正躺在客厅当中,光着上身,下身只穿了一个三角裤衩,胯下的那个东西,正在高高的一柱擎天。

    然而钱小豪的脸色却是十分的铁青,满头的冷汗,额头上青筋暴起。

    唐春瑶站在旁边,脸色有些惊魂未定,幸好刚才反应快,及时穿上了衣服从钱小豪的房间跑了出来,要不然两个人刚刚在床上翻云覆雨的样子可就被人发现了。

    这要是让钱克亮知道自己和他的儿子搞在了一起,估计今天是走不出西城了。

    然而让唐春瑶十分惊恐的是,正在两人热火朝天的做着活塞运动的时候,忽然钱小豪的身体一阵痉挛,而且下体忽然变成了紫色,就像是淤青那种颜色似的,然后整个人就开始一阵抽搐痉挛。

    此时所有人都围着钱小豪的身体,有些不知所措,都怀疑自家这少爷是不是****吃多了?

    再说你又不是在外面,你在大本营里吃****干什么?难道打.飞机也要吃****?还吃这么多?

    “少爷,您这怎么搞的?”

    一个魁梧的男人站在钱小豪的身边,紧紧的皱着眉头。

    这个人,便是钱克亮最得意的助手,张龙。

    在整个西城,也只有张龙敢用这种语气询问钱小豪。

    毕竟事情太诡异了,钱小豪虽然游手好闲,但也不至于傻到吃春要把自己吃成这幅德行啊?

    “龙叔……我,我也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吃啊!”

    钱小豪一个劲的哀叫,支着帐篷又不敢动弹,疼的直冒冷汗。

    张龙回头冷冷的看着苏南和张帆两个人,眼神之中透着一股杀意。

    “是你们下的毒?”

    苏南依旧是一幅世外高人的样子,看了一眼钱小豪,眼神之中透出一股不忍心的神色,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唉,我只是个医生,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情,医者父母心啊……”

    张帆紧咬着牙关,强忍着没有笑出声音来,这老大真他妈能扯犊子。

    明明就是他下的毒,还医者父母心,这句话本来是好话,怎么从他嘴里说出来就那么怪呢……

    张龙冷冷的看着苏南,那种带着杀气的眼神,如果是普通人早就受不了了,然而苏南确实是毫无感觉一样,依旧风轻云淡的和张帆扯着犊子。

    唐春瑶看到苏南吓了一跳,瞬间想了起来,指着苏南的鼻子。

    “龙哥,就是这个人,上次在内衣店打了我一个耳光,你们赶紧弄死他!”

    张龙看了一眼唐春瑶,又看了看苏南,心里有些捉摸不定,现在的情况对他如此不利,而且他居然还得罪了二嫂,这个人怎么就能如此淡定?

    要不是傻子,那就是有着非常过硬的信心。

    经过张龙的观察,这个人明显不是傻子。

    张龙一使眼色,客厅里的十几个打手,悄悄的散开,将苏南和张帆两个人围在了当中。

    “说吧,你谁派你来的?”

    看着这么多人和手枪,张帆瞬间有些害怕,脸上的表情变化多端,浑身不住的颤抖。

    “老……老大,要不我们就告诉他吧……”

    苏南瞬间大怒,“放屁!我们怎么可能出卖东哥!”

    张龙眼神一凛,瞬间就明白了什么。

    东哥?

    这个名字在黑道上怎么可能没听说过,西城和闫东的势力虽然平时看起来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经常也有一些摩擦。

    前几天就听说闫东最近要有大动作,没想到首当其中的竟然是他们西城,好一个闫东,竟然敢跟亮哥作对!

    张帆和苏南两人对视了一眼,苏南心里暗笑,别看张帆这小子看起来挺蔫儿的,演起戏来还挺像。

    这番说辞,是苏南提前交给张帆的,闫东虽然和苏南算是有那么一点交情,但闫东这个人也是利益为先。

    他交好苏南也是为了利用他,对于这种人,苏南要是不利用一下还是他的性格么?

    黑吃黑的场面他是最愿意看到的了,正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张龙正准备再次审问苏南二人,却发现钱小豪已经失去了意识,开始翻白眼,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

    这下可急坏了张龙,虽然这少爷不争气,但可是亮哥唯一的儿子,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他可没办法交代!

    掏出手枪指着苏南的脑袋,“你不是医生么,赶紧过来治!”

    苏南叹了一口气,仿佛是十分无奈一样,脱掉钱小豪的内裤,看到里面的东西,瞬间皱起了眉头。

    张龙也有些紧张,毕竟这么怪异的病情他也是第一次见到,不知道这个家伙能不能治!

    苏南的脸上十分凝重,紧紧的皱着眉头,语重心长的说到。

    “病情很严重,必须要切除!”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