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最恶心的记者

    最可气的并不是警察的处理结果,毕竟人家是按照法律程序所进行的。

    从那件事情以后,贺兰虽然对人生充满了绝望,但有唐柔的劝导,也不至于去自杀。

    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终于让贺兰彻底的崩溃。

    那就是这张报纸,贺兰的事情发生以后,很多人开始在网上自发的为贺兰组织捐款,本来这倒是一件好事情,为贺兰的生活减轻了许多压力。

    但是就在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互联网加上报纸,都铺天盖地的弄出了这个新闻。

    说贺兰其实就是因为家里太贫困,才弄出这么一招仙人跳!

    本来想要讹对方一点钱,结果对方被鉴定出间歇性精神病,所以贺兰的计划失败了,便开始装可怜,骗网友的捐款。

    这种文章一出来,所有的风头瞬间都转向开始攻击贺兰。

    一时之间,谩骂不断,甚至有的人还故意来到贺兰的家门口,在窗户上砸两个鸡蛋,喷上辱骂的油漆。

    贺兰一时想不开,直接就撞墙自杀。

    听到这里,张帆狠狠的一拳砸在桌子上,差点没把贺兰家这破旧的桌子砸碎。

    “草他妈!怎么会有这样的记者!”

    苏南的神色也渐渐的冷了下来,轻轻的拍了拍张帆的肩膀,没有说话。

    网友就是这样,他们隐藏在电脑的后面,在这个虚拟的世界他们关注的只有丑闻,对于贺兰出现这样的情况,他们是最喜闻乐见的。

    对于这些不明真相就颠倒是非的人,苏南没有办法去责怪,毕竟人数太多。

    但是整件事情的始作俑者,却是要负起全部责任!

    虽然和这个贺兰并不认识,但是看着唐柔这么生气的样子,苏南也准备管一管这件事情。

    就在三个人一起在安慰贺兰的时候,忽然门口传来一阵吵架的声音。

    “你给我滚!别来烦我女儿!”

    对于这个声音,唐柔还是很熟悉的,正是贺兰的父亲,贺振华。

    虽然他之前嗜酒如命,但是自从贺兰出事以后,就收敛了很多,毕竟自己家的女儿谁不心疼?

    还没等几个人出去看看怎么回事,一个身影就飞快的冲了进来。

    这是一个青年男人,戴着眼镜,看起来很是斯文,脖子上挂着一个相机,手里拿着一个录音笔,十分专业的记者的样子。

    看到躺在床上的贺兰,薛大勇眼神中流出了一丝精光,仿佛看到钱一样,直接把录音笔放在贺兰的旁边,妙语连珠的开始问道。

    “贺兰小姐您好,我是文化报社记者薛大勇,听说您在网上收到了很多捐款,请问这笔钱您都花在了哪里呢?”

    薛大勇。

    这个名字挺熟悉的,苏南用歪过头去看了一眼报纸上那篇最醒目的报道下面的署名,果然就是这个薛大勇。

    听到薛大勇这个问题,唐柔直接就火了,一下子挡在他的面前。

    “你问的这是什么问题!我们贺兰才是受害者,你还有没有职业道德?”

    薛大勇扶了扶眼镜,嘴角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在他的眼里可不在乎什么道德不道德。

    做记者的,最重要的就是要抓人眼球的新闻,只有这种劲爆的消息才会吸引人,才会有钱。

    更何况,他还收了别人的一大笔钱,这笔稿费可是他在任何一家报社写十年都没有的稿费!

    “这位小姐,看来你是贺兰小姐的朋友了,那么我请问您,在网络上的这场募捐活动是不是您也是发起者之一呢?”

    说到这里,苏南直接冷笑了一声,这个记者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

    问话的方式很有争议,他问的是,唐柔是不是发起者之一。

    也就是说,在薛大勇的话中直接就默认了,这场募捐行动是贺兰发起的。

    这种人能将这种的逻辑坑用的这么出神入化,难怪可以在记者圈子里立足。

    这个问题,无论唐柔回答是或者不是,都会被薛大勇抓住把柄。

    就在唐柔刚刚要回答的时候,却被苏南一下子挡在了身前,看着薛大勇得意的样子,苏南淡淡的一笑。

    “请问,你爸妈知道你是****么?”

    “不知……”

    薛大勇刚要本能的回答了,却一下停在了嘴边,脸色有些阴沉。

    看着苏南的眼光有些变化,虽然苏南的问题仿佛是故意找麻烦,十分无厘头一样。但是薛大勇却明白,面前这个男人已经看出了刚才自己的手段,这是反过来用这招来攻击自己。

    开玩笑,这种小手段,苏南早就玩烂了,审讯犯人的时候,套话最常用的就是这样的逻辑坑,由不得你不跳。

    薛大勇冷哼了一声,“这位先生,请问你和贺兰小姐是什么关系,像你们这样的关系的人,还有多少?”

    听到这里,贺振华直接就冲了上去,撕扯着薛大勇的脖领子。

    “你他妈放屁,你诬陷我女儿,我掐死你!”

    然而贺振华常年喝酒,身体虚弱无比,薛大勇只是轻轻的一挣扎,就挣脱了开来。

    拿着手里的录音笔有些示威的说到,“你们说话最好小心一点,我可是知名记者,我随便给你一曝光,就能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看到贺兰有些发抖而害怕的样子,张帆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一步一步的走向薛大勇,直接一拳打在薛大勇的脸上。

    “砰!”

    薛大勇的眼镜直接被张帆打碎,整个人倒在地上。

    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痛苦的表情,反而露出一幅得意的笑容。

    “呵呵,打的好!你们这帮贫民窟最底层的垃圾,不仅玩仙人跳骗取网友同情,而且还殴打记者,像这样的女人活该被人强.奸,我看你就是故意去勾引人犯罪,然后骗取同情,我一定要曝光你们!”

    贺兰脸色变得无比苍白,听到薛大勇这一番颠倒是非的样子,瞬间怒气攻心,直接昏迷了过去。

    张帆的脸色瞬间大变,直接冲到贺兰的身边,紧张无比。

    苏南回头看了一眼,贺兰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

    走上前去,直接提着薛大勇的脖领子,一个一米八十多的男人的身体,直接被苏南提到了空中,如同小鸡一样被拎出了贺兰的家里。

    看到苏南这个样子,唐柔十分的担心,毕竟苏南的性格她还是有一些了解的,这个记者肯定是少不了挨一顿揍,但是千万别弄出人命啊!

    然而仅仅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苏南就回来了,脸上还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

    “你把他怎么了?”

    唐柔赶紧上来问道,虽然那个薛大勇十分的可恨,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苏南可是要坐牢的。

    只见苏南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十分随意的说到。

    “哦,扔粪坑里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