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悲惨的闺蜜

    唐柔父女的生活十分的艰辛,而且前几个月唐父的腿还被打断了,所以生活的重担直接就挂在了唐柔的身上。

    但是唐柔仍然没有对生活失去希望,白天上学,晚上去打工,贴补着家用。

    即便是这样,唐柔也从来没见唐新明哭过,刚才一进屋子的时候,竟然发现唐新明的眼眶是红的。

    “爸,怎么了?”

    能教育出唐柔这样的女儿,唐新明的功劳绝对是不能小觑的,父女二人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即便每天都躺在床上给唐柔增添很多压力,但唐新明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

    因为只有他们父女相依为命,才能渡过这艰苦的生活,自己少吃一点,遭点罪没什么问题。

    只要唐柔上了大学,毕业就能找到一份好工作,父女二人的生活一定会好起来的。

    这么艰难的生活都没有将他打到,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让唐新明都流下了眼泪?

    “小柔……你快去看看贺兰吧,她……她刚刚差点自杀了!”

    “什么!”

    唐柔一下子激动了起来,也不顾苏南二人,直接就从房间里冲了出去。

    贺兰是唐柔最好的闺蜜,作为邻居,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但是贺兰的父亲是个酒鬼,不思进取,没有到高中,贺兰就已经辍学了。

    然而贺兰的悲惨命运并没有再此就截止,半年前,贺兰在一个大排档里当服务员,被一个喝多了的男人调戏。

    贺兰虽然没有唐柔那么清纯靓丽,但也算是个漂亮的姑娘了,遇到这种事情,当然第一时间想到要辞职回家。

    然而回到家发现,她那个可恶的父亲,竟然把家里所有的东西都卖光了,贺兰在短时间又找不到一份新工作,只有继续去那个大排档打工。

    悲惨的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贺兰第二天从大排档回家的路上,被人强.奸了!

    从那以后,贺兰就再也没出过屋子,他的父亲也算是收回了性子,开始出外找一些工作,父女两人也能维持生活。

    只不过,贺兰的心里却是越来越阴暗,要不是唐柔经常来看她,和她说说话,恐怕贺兰早就没有活下去的勇气了。

    今天唐柔听说贺兰竟然差点自杀,怎么能不着急?

    对于贺兰,唐新明也是从小看着长大,如同自己的亲闺女一样,他那个酒鬼父亲也真是……

    苏南和张帆对视了一眼,和唐新明打了个招呼,就追了出去。

    毕竟苏南还是有着一身的医术的,没准能帮上什么忙呢。

    从唐柔家走了出来,进入了旁边另一个更破的小屋子。

    这个屋子的环境就和唐柔的家天差地别了,虽然环境布置都差不多,但是这种凌乱的样子却是让人感觉到有一种对生活绝望的态度。

    苏南敲了敲门见没人理会,就走进了房间,看到唐柔正抹着眼泪,怀里抱着一个面色苍白的姑娘。

    这个应该就是唐新明口中的贺兰了,苏南皱了皱眉头,从面相上来观察,并不是什么太严重的症状,也许只是缺血,或者是营养不良。

    但苏南进来的时候,打量了一眼他们饭桌上的饭菜,并没有穷到那种会把孩子饿到的份上,吃的东西还是挺健康和营养的。

    所以,这个女孩应该不是因为饮食上的问题,很可能是心理问题导致她绝食。

    “小兰,你干嘛那么傻,你不是答应过我要好好的活下去么!”

    看到贺兰这副样子,唐柔简直都要心碎了,都怪那个恶心的坏人,为什么要欺负小兰!

    贺兰眼神中充满了灰暗,从身子下面,抽出了一张报纸,这张报纸已经被她揉的皱起来了,轻轻的递给唐柔。

    唐柔拿起来一看,瞬间火冒三丈,直接站了起来,气得已经有些浑身发抖!

    苏南十分好奇,究竟是什么新闻能让唐柔这么恬静的性子都如此生气?

    走到身后,轻轻的瞟了一眼,上面的标题很大。

    “妙龄少女勾引富二代,被强.奸后装可怜求捐款。”

    看了一眼这个醒目的标题下面那张图片,正是躺在床上面如死灰的贺兰,苏南好像明白了一些,回头看了一眼张帆。

    去发现张帆死死的盯着贺兰,眼神之中充满了怜悯之色。

    不知道为什么,贺兰这种绝望的眼神,深深的触动了张帆的心里。

    曾几何时,自己也有过这样绝望的眼神。

    “王八蛋!”

    唐柔狠狠的骂了一声,直接将报纸揉成一软扔在了地上。

    苏南轻轻的拉起唐柔的手,示意她坐在床边。

    然后拉起贺兰的手腕,三根手指搭上了脉搏。

    唐柔此时虽然震惊,苏南居然还会把脉,但是愤怒已经比震惊更为严重,气得只能不停的深呼吸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苏南诊脉片刻,便松开了手,还好,身体没有什么大问题,不过从贺兰头上的伤痕来看,应该是刚才自己撞墙自杀了。

    不过她现在身体虚弱的很,恐怕想要自杀的力气也没有。

    这一切身体的病态特征都是来源于心里问题,所以也不用开药,只要心里这一关过了,就没什么问题。

    苏南安慰了唐柔一会,便开始缓缓的将这个可怜的女孩的故事说了出来。

    当说到贺兰被强.奸的时候,张帆的表情明显变得凶狠无比,眼神之中透着一股如同狼一样恶狠狠地目光。

    这样的目光,苏南见过一次,就是在零度酒吧,张帆殴打那个光头的时候。

    “为什么不报警?”

    唐柔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当然报警了,但是没有什么用处,因为那个人被鉴定为间歇性精神病,总共就判了没有几年,而且还能保外就医。”

    “精神病?”

    苏南心中开始算计了起来,听唐柔话里的意思,是这个强.奸犯早就见过贺兰,并且调戏过她,也就是说明这是蓄意犯罪的。

    冷哼了一声,这种人就是钻法律的空子,然而在苏南这里却是没有任何的作用。

    因为苏南只要是怀疑,就已经有足够的理由弄死他了!

    对于这样毁了一个妙龄少女整个人生的人渣,苏南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