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你是逗比?

    尽管苏南这一个‘切’的声音很小,但是在这个安静的房间里,依旧是所有人都听到了。

    目光瞬间集中到苏南的身上。

    许茹芸吓了一跳,这个屋子里的人,没有一个是苏南能够得罪起的,这个家伙,就不能把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收一收嘛。

    最先说话的是宁千秋,捋了一把胡子,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十分悠然而淡定的说到。

    “不知道这位小友刚才嗤之以鼻的声音是什么意思呢?”

    许茹芸脸色微变,急忙拉住了苏南的手,示意他不要在说话了。

    别人对宁千秋不是很熟悉,作为医科大学的学生,即便许茹芸并不是宁千秋的学生,但也听他讲过一些课。

    宁千秋露出这幅表情的时候,就是他已经生气了。

    也许有些人觉得,一个医生而已,生气了又能怎么样?

    但是许茹芸可知道,这个屋子里的两个普通的医生的能量绝不仅限于在医学界之中。

    这个年代谁还没有个生病的时候,哪怕是一些高级的领导也难免有求到这两位医生的时候。

    所以说,宁千秋的厉害之处绝不仅限于医术,更厉害的是他的人脉。

    如果苏南得罪了他,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许茹芸倒不是怕连累了自己,只不过这小色狼是为了给自己充门面来的,结果却因为自己被报复,这让许茹芸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只希望这个小色狼能把刚才的动作解释过去吧,他那么能说会道,编个瞎话肯定是不在话下的吧。

    就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苏南再次嗤笑了一声。

    “我觉得你怎么像个逗逼似的呢?”

    逗……逗逼!

    许茹芸一下子呆住了,虽然苏南的口无遮拦她以前也是领教过,但是今天这个场合拜托大哥你看清楚情况好么?

    此时许茹芸满脸的尴尬,要是苏南说一个解释或者是什么其他的话,她还能圆过去,就算圆不过去,看着自己老师的面子,宁千秋应该也不会怎么为难他,但是现在……

    宁千秋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他是谁,中医界的泰山北斗,就算是地方领导和他说话都是有三分礼貌的,这小子居然敢当面侮辱自己?

    看到宁千秋的脸色,许茹芸心里十分焦急,赶紧拉了苏南一下。

    “这是镇江市中医院的院长,宁院长,在整个镇江都非常有名气的,你别乱说话。”

    许茹芸这一句话并没有小声的说,反而让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听见了。

    一来是给苏南找了一个理由,不知者不怪啊,也面前算是一个可以下来的台阶,二来也间接的捧了一下宁千秋,相信这样一来就不会有太大的矛盾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根本没有按照许茹芸设计的剧本走。

    苏南依旧是淡淡的说到,“原来是个有名气的逗逼。”

    “草!”

    就连为人处世一向十分淡定的宁千秋也忍不住骂了一句,你小子他妈算什么东西,竟然三番五次出言侮辱我?

    宁千秋眯着眼睛,咬牙切齿的从牙缝中挤出来几个字。

    “小子,我看你是找死!”

    李振的脸色也十分不好,本来得知自己的女儿已经身染顽疾心情就非常的不好,花了重金把两位中医和西医界的当之无愧的高手请来还是于事无补,如今这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小子竟然当着自己的面侮辱自己请来的医生!

    “哼!”

    李振仅仅是哼了医生,瞬间就冲进来四个保镖掏出黑漆漆的手枪对准了苏南。

    许茹芸大惊失色,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苏南的胳膊,有些不知所措。

    面对着漆黑的枪口,苏南冷笑一声,眼角冷冷的看了一眼李振,淡淡的说到。

    “如果我是你,我就会让他们把枪收起来,以免导致血流成河……”

    李振的眼神锐利的如同一把刀子,恨不得把苏南刺穿。

    然而几秒钟之后,他震惊的发现,面前这个年轻人根本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比刚刚进来的时候还要淡定。

    真不知道他是胆量过人,还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小子,你最好给我个完美的解释,否则你走不出这个房间。”

    苏南冷笑了一下,根本没有在意指着自己的手枪,轻轻的往前走了两步,对着床上的女人淡淡的扫了一眼,随即瞬间说到。

    “心脏衰竭,开药维持反而会让她更痛苦,我看还是安乐死算了。”

    李振的脸色瞬间变了,倒不是因为苏南说让他的女儿安乐死,而是他仅仅就看了一眼便说出她的女儿是心脏衰竭!

    要知道,就算是宁千秋也是诊了将近两个小时的脉才看出来的,难道这个年轻人是个医术高手?

    李振此时一心都扑在她女儿的身上,甚至已经有些病急乱投医了,这些个名医都治不好,没准真的出来一位野路子的大夫恰好就能治好自己的女儿呢,这种事情可是屡见不鲜啊!

    然而宁千秋却不买他的帐,脸色依旧十分阴沉。

    “别以为会一点医术就能在这里耀武扬威!”

    苏南再次冷笑,回头走到宁千秋的面前,指着他的鼻子开始破口大骂!

    “你个逗逼,明知道她心脏衰竭所承受的痛苦是普通病人的十几倍,你居然还要给他开那种烂药来维持她的生命?你这是活活让病人再受三个月最难熬的痛苦,说你是逗逼都是我客气的说话,你这种人简直不配当医生,你就是个人渣!”

    听到苏南的话,李振的脸色再次阴冷下来,他能走到今天的地步,可以说智商绝对在普通人之上,虽然爱女心切,但是苏南的一句话还是点醒了他。

    每当深夜之中女儿疼醒的时候,那种痛苦的神色简直让他这个当父亲的心碎不已,如今这宁千秋说是能用药物维持她三个月的生命,却没有说这三个月他的女儿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度过。

    如果真的是痛不欲生,甚至生不如死的话,李振怎么可能让女儿承受这种痛苦!

    很明显,这宁千秋就是为了多赚一点钱而已。

    但是眼下更加重要的事情就是,这个年轻人看起来绝对不简单,就算是散尽家财,他李振也要请这位年轻人试一试!

    “这位小兄弟,刚才恕李某冒昧,不知道依小兄弟看来,小女还能否有康复的可能?”

    要知道,镇江市能让李振如次客气的说话的人,苏南算是第一个了,由此也能看得出,李振虽然为人霸道,但是父爱还是如山啊。

    然而让李振彻底失望的是,苏南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

    “对不起,治不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