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刘一刀

    许茹芸性感的嘴唇张的像个核桃一样,虽然跟苏南接触也算是挺长时间了,但是依旧是无法理解,这么不要脸的话在他的嘴里怎么就说的这么自然呢?

    许茹芸已经是彻底服了苏南,他说什么绝对不能跟他搭腔,否则结果一定是被调戏。

    本来许茹芸的确挺着急的,不过前几天王文丽打电话来说要晚几天才来,所以现在倒还真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他。

    不过既然这个小色狼来了,肯定不能让他白跑一趟。

    “小色狼,晚上跟姐姐出去一趟。”

    苏南瞬间露出惊恐的表情,两只手放在胸前像是被那啥了似的。

    “姐姐,你不会这么快就想要落实了吧,我……我……可还没准备好!”

    看到苏南那一幅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表情,许茹芸真是起得牙根都痒痒。

    “谁稀罕你!让你陪我去我老师家里一趟!”

    “你老师?”

    “嗯。”许茹芸的脸上露出十分尊敬的神色,“我的老师可是镇江市最有名的外科大夫,人称刘一刀!我的一身本事,可都是我的老师教的,在我老师面前你可别像现在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苏南点了点头,对于这种医学界的大咖他也是颇为感兴趣的,尤其是西医方面的,自己从小跟着老头子学习中医,中医虽然神奇,但是有一些病症的确是没有西医见效那么快。

    “那我以什么身份去?”

    许茹芸脸色微红,低声的说到。

    “还是我男朋友……”

    倒不是许茹芸找苏南假扮男朋友上瘾了,只不过自己的老师和父母也有一些联系,要是不统一口供的话,很容易就穿帮了。

    苏南嘿嘿一笑,直接走到许茹芸的面前,把手伸出去,十分骚包的说到。

    “那还等什么,扯手走吧,我的大美人儿。”

    许茹芸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才没有和他牵手的意思,“这是在学校!”

    “哦,那好吧,出了学校咱们在扯手。”

    “……”

    放学之后,两人来到了一个十分豪华的会所,这倒是让苏南有些奇怪,本来不是说好的去老师家么,怎么改到会所了?

    对于这一点,许茹芸也是十分无奈,因为刚刚听到老师打电话的声音有些焦急和烦躁,本来说今天的看望已经取消了,但是听到老师那种语气,许茹芸怎么也不放心,还是十分倔强的来到这家会所看一看。

    刚刚要走进会所的时候,忽然出现四个身着西装的魁梧大汉直接拦住了许茹芸。

    苏南的眼神微微有些凛然,这四个人不简单啊。

    当然,苏南所想的不简单,只不过是跟普通的保镖或者保安比起来要强上很多,跟苏南比的话还是差个十万八千里呢。

    “对不起,这里是私人会所。”

    许茹芸急忙解释道,“我是刘明轩的学生。”

    几个保镖互相对视了一眼,用对讲机不知道和谁交谈了几句。

    虽然这个距离苏南想要听,很容易就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是他没有这么做,毕竟这几个保安的行为也是很正常的。

    沟通了一番之后,这才让两个人进去。

    “你们先进去吧,不过我奉劝你们一句,到了里面说话做事都要小心一点。”

    对于保镖的话苏南并没有放在心上,毕竟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许茹芸和苏南两人牵着手直接走进了一个大厅之中,刚刚走进去,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消毒水的味道。

    快要走到一个房间门口的时候,许茹芸小心的对苏南说到。

    “小色狼,一会你进去千万要小心说话,除了我的老师,恐怕还有一位中医宁千秋也在这里。”

    苏南点点头,他本来就不是会去主动招惹麻烦的人,当然,前提是别人不招惹他。

    许茹芸的心里有些忐忑,刘明轩,宁千秋,这两个人可以说是镇江市医学界的泰山北斗。

    当然,自古中医和西医就谁也不服谁,两个人本来就是水火不容,能把这两位大师同时请来看病的,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人物?

    推开房门,第一个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四十左右岁的中年男人,脸上有一些沧桑,但是眼神极其的犀利,一身西服十分的笔挺。

    精短干练的头发和左脸颊上一道小小的疤痕,彰显出了这个男人,是个狠角色。

    看到苏南和许茹芸没经过允许就闯进来,李振十分的不满意,本来长得就有些凶狠的脸上此时更加的阴冷,正要说话。

    一直坐在床旁边的男人确实淡淡的说了一句,“李先生,这是我的学生,让她进来吧。”

    二人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就站在了一边,苏南没有说话,开始打量着屋里的几个人。

    刚刚那个看起来很霸道的中年男人只是皱了皱眉就没有再理会苏南二人,而是面露焦急之色,目光一直集中在床上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身上。

    看来这个一身白大褂的男人应该就是许茹芸的老师,刘明轩。

    而坐在另一边的一个男人,一身长衫,花白的胡须,这身打扮倒是破有一些得道高人的意思,然而苏南却知道,这种打扮只是用来骗一骗外行的。

    真正的中医高手绝对不会哗众取宠弄成这样的打扮,就像是自己家的老头子,每天就是挎栏背心加上拖鞋,这才是大隐隐于市。

    当然,苏南还是不会以貌取人,毕竟在这个社会上宁千秋这一副打扮还是很吸引人的,这也是一种营销手段。

    刘明轩虽然带着口罩,但是从他紧皱着的眉头,和眼神之中的焦急可以看得出,床上躺着的这个病人状态不是很好。

    带着听诊器,还有一些其他的检查仪器,刘明轩正十分熟练的为病人检查着。

    忽然旁边的宁千秋一声冷笑,“老刘,我早就说过,她已经病入膏肓,根本没有痊愈的可能,如果用我的药进行调理,还能撑个三个月五个月的。”

    刘明轩也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的确是如宁千秋所说,他对于这个病人奇特的症状根本是束手无策。

    看到刘明轩也没有办法,宁千秋终于松了口气,随即微笑着对李振十分恭敬的说到。

    “李先生,就按照我说的方法,我保证您的女儿能够至少能多活三个月。”

    李振无奈的闭上双眼,再有钱又能怎么样,也挽回不了自己女儿的性命。

    就在所有人都有些绝望,自由宁千秋在暗中欣喜的时候,忽然一个嗤之以鼻的声音十分不和谐的响了起来。

    “切……”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