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乾坤大挪移

    那大汉愣了一下,随即冷笑起来。

    “你小子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想着占便宜?行,那我就成全你。”

    可怜单纯的艾玲丝毫没有责怪苏南的意思,反而一下挡在了他的面前,精致无比的小脸上显得十分坚定。

    “你要绑就绑我,你们要讹的是我,跟他没有关系!”

    苏南差点没骂出声来,你个丫头逞什么能,把咱俩绑在一块不挺好的么,摸一摸抱一抱的,真是的!

    无奈的叹了口气,拉着艾玲的柔弱无骨的小手把她拉到了身后,自以为十分深情的看着艾玲水汪汪的眼睛。

    “美女,这个时候还是让男人来出头吧。”

    艾玲愣了一下,不过瞬间反应过来两人居然离的这么近,如此面对面的距离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了,不禁让艾玲十分的紧张而害羞,甚至都没有感觉到自己最漂亮的一只手,被面前这个男人正在肆无忌惮的揉捏。

    看着两个人居然还敢打情骂俏,大汉的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拿起一个拼酒瓶子对着苏南的脑袋,“告诉你小子,你要是不老实,别怪我让你脑袋开花!”

    苏南吓了一跳赶紧拍了拍胸口,但是瞬间就把自己的脑袋伸了出去,“哎呦,人家好怕怕,不知道这位大哥你能不能打的准啊!”

    大汉听到苏南这个时候居然还敢嘲讽他,居然还主动把头伸出来,怒不可遏,手一挥,酒瓶子直接就奔着苏南的脑袋砸去!

    “砰!”

    艾玲吓的一下闭上了眼睛,酒瓶子碎裂的声音响起。

    “哎呦!”

    一个惨叫声让艾玲愣了一下,这也不是苏南的声音啊,睁开眼睛一看,瞬间震惊。

    大汉旁边那个小弟的脑袋上挂满了碎玻璃,一道道血水从额头流了下来,此时大汉的手里还握着那个酒瓶子的头儿。

    而苏南依旧是在伸着脑袋,完全没有动过的样子,但是这一瓶子就是没有砸在他头上。

    看着那小弟的惨相,苏南好像也是吓了一跳似的,满脸震惊的说道。

    “哎呦,大哥,你对自己的小弟可真下的去手啊!”

    大汉也愣住了,自己明明是瞄准苏南的脑袋,怎么最后砸在自己的小弟头上了呢?

    小弟满脸的委屈,但是打自己的又是大哥,又不能说什么,只好悻悻的往后退了两步。

    大汉揉了揉眼睛,心里有些慌张,急忙镇定了一下,又抄起一个瓶子,眼睛死死的盯着苏南。

    苏南捂了捂胸口,十分害怕的模样,但是依旧把脑袋伸了出去。

    “喂,大哥,你还来啊,这回您可瞄准了哈!”

    大汉怒发冲冠,“我他妈今天不打死你难解我心头之恨!”

    “砰!”

    又是一个酒瓶子碎裂的声音,这次艾玲没有闭上眼睛,就这么直勾勾的看着,但是依旧没有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觉得刚刚有那么一瞬间依然是觉得眼前一花。

    然而这个啤酒瓶再次砸在了刚才的小弟脑袋上。

    第一个瓶子砸的小弟有些懵逼,但是第二个瓶子,直接就把他砸哭了。

    “大哥,我是来跟你吃香的喝辣的,不是来挨揍的,呜……”

    大汉心里彻底些慌了,刚刚好像出现了幻觉似的,明明看着已经打在了苏南的脑袋上,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自己的小弟了呢,警惕的往后退了两步。

    “这小子有点古怪,大家一起上!”

    五个男人一起冲向苏南!

    车厢里瞬间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声音,所有乘客都伸着脖子往那边看,不知道那毛头小子被打成了什么惨样。

    然而片刻之后,他们脑海中的毛头小子,却是毫发无伤的拉着艾玲的手,悠然的回到走回了车厢。

    几个人鼻青脸肿的倒在了吸烟处,那为首的大汉满嘴的牙已经被打碎,有些说不出话来,状况十分惨烈。

    此时大汉满脸的不可思议,刚才几个人明明都对着苏南下的手,怎么到了最后,变成兄弟几个互殴了呢!

    ……

    “美女,你说那几个人怎么互相打起来了?”

    艾玲噘着嘴,哼了一声,“你别以为我傻,说,你用了什么手段?”

    苏南一愣,心道这姑娘还知道自己傻,挺有自知之明。

    “估计是他们看到你太漂亮了,舍不得打你,然后互相殴打起来。”

    “我不信。”

    “好吧,其实我是气沉丹田,使用了一招乾坤大挪移,把他们的力量都转移了。”

    “切~不说算了。”

    “……”

    苏南无奈的摇摇头,这年头说实话总是没有人相信。

    两人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艾玲急忙掏出电话报了警,不过一下想到了什么,十分疑惑的转过头问苏南。

    “你既然要帮我,刚才为什么说那个花瓶值六十万,难道真的因为成色好?”

    苏南摊开手,一脸无知的模样,“我又不懂鉴宝,我哪知道值多钱,要是放我家里,说不定我就当个烟灰缸用了呢。”

    艾玲瞬间无语,不过脸上忽然有了一丝微怒。

    “你不懂干嘛要加价,那不是坑我么!”

    “美女,我不懂鉴宝,但是我懂法律啊,诈骗罪金额超过六十万,能判十年呢。”

    艾玲一下子呆住了,原来这苏南打的是这个主意,心里偷偷的笑了一下,这人真是坏啊,故意自己加价来惩罚他们,不过的确很解气!

    要不是在火车上遇到他,自己没准就真的被他们绑走去卖到农村了,想想艾玲就觉得后怕。

    再回想刚才,艾玲还指责苏南没有爱心,心里暗骂自己真是蠢。

    看看这些乘客的嘴脸,一个个的就知道看热闹,当坏人真正露出嘴脸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敢为自己出头,还好遇到了苏南。

    “谢谢你……”

    苏南恬不知耻的一笑,“美女,这回让哥给你看看手相吧?”

    艾玲低着头,脸色有些微红,轻轻的把手伸了过去,这个男人一上车就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

    害羞的同时不禁心里也有些小窃喜,感谢阿妈给自己生了一双这么漂亮的手吧。

    艾玲柔弱无骨的小手落入了苏南的魔爪,然而苏南却是一脸的不满意。

    “美女,你好歹反抗一下啊,你这么顺从,搞的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艾玲嗔怒的瞪了他一眼,“爱看不看,不看我拿走了!”

    “看看看……”

    艾玲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手一点也没有拿走的意思,就这么任凭苏南摸来摸去,脸色十分的红润。

    忽然一个矿泉水瓶子扔了过来,苏南随手一抓,直接把瓶子抓在手中。

    十分不耐烦的转过头,“谁呀,没看见老子我正看手相呢!”

    这一转头不要紧,吓的苏南差点跳起来。

    林大小姐此时眼睛都要喷出火来了,恶狠狠的盯着苏南,看这一瓶子偷袭无果,气的直接把头扭过去,不再看他了。

    苏南无奈的耸了耸肩,这大小姐真能吃飞醋,老子给你看手相你不干,给别人看你还不让啊,管的还挺宽,老子可是卖艺不卖身。

    一路上苏南和艾玲说说笑笑的,气的大小姐只能拿零食来出气。

    这个臭流氓,就知道到处撩妹,明明自己身边就有个国色天香的妹子,你不过来撩!

    啊呸,谁稀罕他撩!

    下了火车,苏南急忙跟上大小姐的步伐,这一段的山路可是十分难走,当然除了山路,还有一点让林嘉欣实在是难以接受。

    就是这臧古区实在太冷了,十几分钟的路程,已经冻得林嘉欣脸色苍白,浑身不自主的发抖,上眼皮和下眼皮也不停的在打架,好像马上就要睡着了一样。

    看到大小姐的模样,苏南一拍脑门,自己领着那帮兔崽子执行任务习惯了,他们皮糙肉厚的,再加上本身会点古武术,哪还会怕冷,所以苏南这方面倒是没有考虑到。

    上前一把将林嘉欣面对面抱在怀里,两只手托住她,把她的两只胳膊环绕在自己的脖子上。

    林嘉欣脸色瞬间通红,嗔怒的看着苏南。

    “你干什么!”

    “别说话,给你取暖,抱紧我。”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