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我就说你有凶兆

    艾玲皱起眉头,脸上显现一抹怒色,这人流氓一些也就算了,毕竟男人都一个德行。

    但是这么没有同情心,就让艾玲有些瞧不起他了,她一个从山里出来的淳朴姑娘都知道要路见不平,现在城里人别看穿的溜光水滑的,遇到事情就知道看热闹。

    这让艾玲对苏南的印象更是差到极点,语气自然也十分不善。

    “别废话,赶紧让开!”

    其他的乘客们也开始对苏南指指点点。

    “看着长得挺帅的,结果竟然是这种人!”

    “是啊,看那位大姐多可怜,一点爱心都没有。”

    “我看他是怕那个大汉吧,胆小鬼!”

    ……

    面对着众人的指着,苏南无奈的摇了摇头,善良,淳朴,还有傻,这几个特征果然都是差不多的,侧过身身给艾玲让了一条路。

    艾玲快步的走了过去,从随身的小包里,拿出一个放大镜,还有白手套。

    几件专业的设备让众人瞬间就信服了,别看这姑娘的穿着打扮像是大山里走出来的,这方面居然还挺专业。

    那彪形大汉冷冷的看着艾玲,语气带着一些威胁的意味。

    “小丫头,不该管的闲事可不要乱管啊!”

    艾玲抬起头看了大汉一眼,眼神中依然透着坚定,淳朴的脸上显现一抹倔强,毫不避讳大汉的威胁,直接就伸出手去拿花瓶。

    大汉见状冷哼了一声,倒是出乎意料的没有阻止她,也许是对自己的花瓶很有信心吧。

    这是一个二十厘米左右的花瓶,看外表应该是清朝的官窑,价格应该在十万左右。

    艾玲还没有拿到手里,就已经暗暗咋舌,这女人还挺有钱啊,这么贵重的东西,在火车上就随便买了?

    要是以艾玲保守的性格,就算她十分懂行,买这么贵的物品一定也会再三谨慎的。

    妇女的神色显得十分的焦急,小心翼翼的捧着花瓶,满脸的期待和乞求之色。

    “姑娘,这花瓶可是花了我半辈子的积蓄,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艾玲乖巧的点了点头,此时她倒是挺有信心的,只是清朝的东西,坚定起来到不是很难,而且这个大姐太可怜了,要是被骗了,艾玲一定替他讨个公道!

    伸出双手,准备把这个花瓶接过来。

    谁知道就在艾玲的手还没有拿到花瓶的时候,那个妇女忽然松开了手。

    “哐!”

    一个清脆的声音让艾玲的手僵在了原地,瓷白的花瓶直接摔在了地上,四分五裂!

    所有人都愣住了,这也太突然了吧?

    那彪形大汉冷笑起来,“呵呵,这回好了,花瓶也没了,我看你还怎么退货!”

    先前那哭哭啼啼的妇女猛的一下站了起来,凶神恶煞的一把拉住艾玲的衣服。

    “你把我的花瓶打碎了,你赔我!”

    艾玲僵在原地不知所措,满脸委屈之色,“我……不是我啊,我还没有拿到你就松手了!”

    那妇女显得异常的暴怒,“放屁,那是我的东西,我肯定小心翼翼的拿着,我怎么会摔了自己的东西,就是你,你要是不赔,今天就别想走!”

    艾玲被那个妇女抓的胳膊十分的疼,使劲的挣扎了起来,眼角已经泛起了委屈的泪水,她明明是好心来帮忙,怎么会这样。

    “不是我……不是我……”

    周围的乘客也有些不太满意了,刚刚人家好心去帮忙,就算是不小心把你的花瓶打碎了,也不至于这样吧,这不是忘恩负义过河拆桥么?

    有几个机智的乘客立马反应过来,“这位大姐,先别着急让人赔钱啊,先鉴定一下,万一是假的呢?”

    那个妇女立刻反应过来,但是手上依旧没有撒开,拽着艾玲的胳膊。

    “你鉴定一下吧,要是假的我就不用你赔,用他赔!”

    那彪形大汉十分不屑的冷哼一声,仿佛是十分有自信一般。

    艾玲此时满肚子的委屈,捂了捂被抓的生疼的胳膊,把眼角的泪水擦了一把。

    自己明明是好心帮忙来的,结果摊上这种事情了,刚才她自己很清楚,绝对没有手滑,那好好的花瓶怎么就能摔了呢?

    此时只好委屈的拿起一个碎片,开始鉴定,只祈祷这个花瓶真的是赝品吧。

    两只手带上白手套,手里拿着一个镊子把碎片夹在中间,正对着阳光看了两眼,又放在特质的放大镜中仔细观察很久。

    忽然艾玲的脸色变的苍白无比,目光呆滞的将碎片丢在了地上。

    虽然她对于这种瓷器的坚定不是很精通,但是这种清朝的官窑是最常见的,所以也最好辨认。

    仿佛整个眼前都一下灰暗起来一样,艾玲眼角泛着泪花,不可思议的缓缓吐出几个字。

    “早清官窑,真……品。”

    有几个乘客看到艾玲的样子,急忙掏出手机,上网查阅了一下这种花瓶大概值多少钱。

    然而手机上的一串数字刷出来后,那个乘客满脸不可思议的抬起头。

    “二十到三十万之间!”

    所有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刚刚还是对艾玲报以同情和不忿的态度,但是此时,同情的对象却转向了那个妇女。

    那可是二十多万啊!

    要是两三万的普通小古董摔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个数字对于普通人来说真是太大了。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小姑娘还挺诚实的,她已经砸碎了东西,去鉴定还这么诚实的说是真品,这份品质的确是不容易。

    但是在金钱的面前,是没有人会看你的品质的,就算你是好心,就算你是想要帮忙,可这几十万的东西,的确是在你的手里被砸碎的。

    妇女瞬间嚎啕大哭起来,直接抱着艾玲的大腿就不撒手。

    “那可是我半辈子的积蓄,本来要买个古董留给我儿子当传家宝,这回好了,全被你砸了,你今天要是不赔我,你就别想下这趟车!”

    艾玲的眼神有些木然,二十多万,她怎么赔得起!

    自小生活在大山里的艾玲,性格淳朴,即便是现在面临着巨额的赔偿,依旧没有想到自己才是鉴定师,在艾玲的脑子里,真品就是真品,赝品就是赝品,从没想过撒个慌来替自己解决眼前这个麻烦。

    “大姐,我……真的不是我打碎的,刚刚明明是你先松的手……”

    艾玲小声的说道,似乎有些胆小和害怕,毕竟她一个小姑娘还没遇到过这种事。

    那妇女一听这话立马站了起来,撕扯着艾玲的衣服生怕她跑了一样。

    “告诉你啊,你别想抵赖,这么贵的东西,你要是赔不起,就自己卖身吧,卖到农村给人家当媳妇,然后把钱赔给我!”

    艾玲浑身一震,眼泪一下就涌了出来,“不……我不要卖身……”

    看到艾玲居然还敢挣扎,那妇女一下就火了,抬起手一个耳光就扇过去。

    艾玲吓的一声尖叫,绝望的闭上眼睛。

    片刻之后,发现脸上并没有疼痛感,那妇女的胳膊停在了空中,被一只强壮有力的手紧紧的抓住。

    只见那个坐在自己旁边,一路碎碎念要给自己看手相的男人,此时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

    “姑娘,我就跟你说过,你今天有凶兆,你还不信!”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