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事不关己

    苏南一脑袋黑线,这大小姐还真敏感,虽然占你便宜我也挺喜欢,不过刚才我还真没想那么多好么?

    林长天皱了皱眉头,神色瞬间变得严厉起来,“你这丫头胡说些什么,小苏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么,倒是你,跟着小苏出门收起你的性子,别到处给我惹麻烦,这一趟臧古之行至关重要。”

    林嘉欣满脸的委屈,明明自己才是他的孙女好不好,跟苏南说话就和和气气的,跟自己说话就横眉立眼,这哪像对自己亲孙女啊!

    瞪着眼睛恨不得吃了苏南,看着这一老一少都不理会自己的感受,大小姐狠狠的跺了跺脚,气鼓鼓的回房去了。

    苏南虽然挺高兴的,但还是不能忘了正事,嬉皮笑脸的表情瞬间变为严肃。

    “老爷子,这次出差,什么任务?”

    “唉……”林长天叹了一口气,眼神十分的惆怅。

    “五年前,我林氏集团还没有现在这么大的规模,那时候我和国际上非常有名的一家珠宝公司签了一份合同,高价卖给他们一对宝石,也是借着这笔钱,林氏集团才有今天的规模。但是,当时合同里的一对宝石,我只有一个。”

    “当年的合同上已经签订了,如果今年再不能把另一个宝石交给他们,我们林氏集团可能就会违约。虽然按照我现在的财力,违约金不算什么,但是林氏集团的名声从此就坏掉了,这个损失可是不可估量的啊!”

    苏南点点头,虽然这种商业上的东西,他不是很懂,但是作为商人,信誉肯定是要第一的。

    只不过他比较纳闷,为什么当初一对宝石,林老爷子只有一个就敢和人家签合同呢?

    林长天没有理会苏南疑惑的眼神,眼神中透着一丝复杂,继续缓缓的说道。

    “所以这次你们的任务就是要把另一个宝石买回来,不管什么价钱!”

    苏南低着头想了一会,任务倒是不很难,只是他仍是有很多问题不解。

    “恕我冒昧,老爷子,大小姐才十八岁,这么重要的事情您怎么会让她出去,而您自己不去呢?”

    林长天神色一僵,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那我就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

    几个小时之后,林嘉欣和苏南二人便上了通往臧古的火车,深山老林里,能有一辆火车通往那里已经不错了,但即便这样还是引得大小姐一顿抱怨,抱着两只手臂,居高临下,像是老板在吩咐员工一样的态度。

    “喂,臭流氓,事先跟你说好,虽然这次你是单独跟我出来,但是有一个原则你必须遵守!”

    “啥?”

    “不准占我便宜!”

    “好的!”

    林嘉欣松了一口气,满意的点点头,心里十分庆幸,还好这家伙没问,要是大小姐你占我便宜怎么办?

    “嗯,表现不错,还有什么问题没?”

    “有!”

    “说!”

    “大小姐你要是占我便宜怎么办?”

    ……

    看着苏南一本正经,却说出这种极其不要脸的话,林嘉欣真想一口咬死这个臭流氓,扔给他一张火车票之后就立马假装不认识他了。

    上了火车,林嘉欣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还不错,是个靠窗子的。

    刚刚坐下去,就看到苏南凑了上来,林嘉欣忽然得意的一伸手拦住了他,下巴一扬,指着另一边的座位。

    “臭流氓,你别过来,你的座位在那边!”

    苏南拿着票满脸的委屈,刚看到和林嘉欣的座位号是挨着的,还以为能挨着坐占占便宜什么的呢,结果闹了个龙摆尾的座位,看着林嘉欣得意的神情,苏南瞬间就明白了,原来是这大小姐自己搞的鬼。

    不过当苏南看到自己座位的时候,还是有些惊喜的,因为旁边就坐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

    这个女人的打扮倒是有些另类,一身好看的彩色长裙包裹着玲珑的身段,齐肩的乌黑秀发如瀑布一般,搭配上那晶莹如玉的脸庞,倒是别有一番少数民族的风情。

    女人看到苏南毫不避讳的目光有些厌恶的往里面挪了挪,苏南倒是毫不在意,仿佛女人刚才那厌恶的表情跟他丝毫没有关系一般,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她的旁边。

    艾玲刚刚隐隐约约听到了苏南和林嘉欣的对话,听起来像是苏南要坐在人家旁边,结果被人家姑娘骂了句臭流氓。

    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人,下意识的把自己的衣服什么的,有可能走光的地方都整理了一下。

    苏南却像是什么也没看见似的,看着艾玲,十分神秘而一本正经的说道。

    “美女,我看你印堂发黑,可能是有凶兆啊,让我给你看看手相吧?”

    艾玲脸色一变,啐了一声,拿着自己的包放在胸前,抱得更紧了,别看她从小生活在大山里,性子非常淳朴,但是她又不傻,看手相这种老梗谁还会上当!

    “呸!流氓!”

    林嘉欣一阵恶寒,赶紧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幸亏没和他坐在一起,要不然丢脸不说,现在被调戏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苏南无奈的耸耸肩,这年头美女的警惕性可真高,趁着看手相摸摸手都这么难,算了吧,就这么看着吧,看你总不能管吧,眼睛长在老子的脸上。

    苏南就这么歪着头,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看人家美女的手,这又细又长柔弱无骨的,真是漂亮。

    看着苏南都快流出哈喇子了,艾玲气的瞪了瞪眼睛,小拳头攥了攥,但是座位就这么大地方,这么久的车程,她又不可能站着回去,只好这么忍受着苏南肆无忌惮的目光,索性把头扭过去,假装没看见。

    正在欣赏美人的手呢,忽然车厢的前面响起一个女人嚎啕大哭的声音。

    “你这骗子,这花瓶根本就是赝品,你还我钱……呜呜呜……”

    整个车厢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那是一个中年妇女,看着穿着打扮还算可以,看起来像是小康收入。

    此时妇女却是坐在地上,一只手抱着一个花瓶,另一只手抱着一个彪形大汉的大腿。

    那大汉冷哼一声,满脸嘲讽之色,“赝品?你刚才买的时候怎么不说是赝品?现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了,你又过来找我退钱,万一你中途掉包了怎么办?”

    那妇女一听大汉不给退钱,眼泪瞬间再次决堤。

    “我一直在这个车厢里,你这个花瓶我怎么可能掉包,你卖给我的明明就是赝品,这可都是我的血汗钱,你给我退钱……呜呜呜……”

    大汉冷笑了一声,“退钱,你做梦吧?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这是赝品?”

    整个车厢的人都对这个大汉怒目而视,这种卖假货的最可恨了,尤其是古董这种名贵的东西,动不动就几万十几万的。

    妇女茫然无助的坐在地上,看着车厢所有的人,带着哭腔请求的说道。

    “这里面有人懂珠宝鉴定么,谁能帮我作作证!”

    众人面面相觑,这东西虽然都知道值钱,但是要是真说鉴定的话,肯定得需要专业的人士来才行。

    艾玲低着头犹豫了很久,还是义无反顾的站了起来,“我懂。”

    妇女忽然如同看到救星一般,其他的乘客也纷纷露出赞许的目光,这小姑娘心肠不错啊。

    其实艾玲也有些硬着头皮,她只是跟自己的爷爷学过一点,普通的古董还是能鉴定出来的,但是要真到了那种价值百万千万的东西,恐怕她也不敢说。

    不过能在这火车上交易的,应该不会那么贵,况且看着妇女哭的实在可怜,艾玲就站了起来准备出去。

    “喂,你能让一下么?”

    看到苏南纹丝不动,艾玲有些生气。

    只见苏南淡淡的一笑,那副表情十分的欠揍,然而他说的话更是比他的表情还要欠揍。

    “美女,没听说过一句俗话,叫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么?”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