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赛点

    苏南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看着顾局长,“你认识我?”

    顾建国十分的恭敬,军姿站的笔直。

    “回苏教官,学员顾建国,两年前曾经在第二军区特别突击队受训过一个月!”

    苏南恍然大悟,原来是‘插班生’,怪不得,要不然凭着顾建国这个年纪怎么可能是他带过的兵。

    在顾建国那个年代,不是每一个警察都有机会上警校的,就像他,志愿兵出身,一步一步的打拼到了局长的地位。

    但是始终没有上过警校或者是军校,后来军校慢慢的越来越多,这些老干部终于也有重新回炉的机会了。

    而顾建国就是很恰巧的分到了苏南指教的那支特种队,那个时候,苏南才十六岁,脸上还有一些稚嫩。

    如今两年的时间,苏南有了一些变化,脸上的棱角与成熟更加的分明,要不是看到了苏南手腕上那狼头纹身的一个角,顾建国还真没认出来。

    想起刚才陈诗曼说的话,别为难他,顾建国就觉得十分的好笑。

    在突击队受训的时候,苏南就像一个恶魔一样收拾他们,别看顾建国是插班生,四十多岁的年纪,在苏南的手底下训练起来丝毫没有打折,完全跟那些十七八的小伙子一样的待遇。

    对于这一点,顾建国没有任何的不满,毕竟他能有这个上军校的机会,就是为了体验军校里真正的气氛,而不是领导视察来的。

    苏南尴尬的挠了挠头,“顾局长你就别叫我首长了,我现在是士官。”

    顾建国愣了一下,随即开怀大笑起来,“哈哈……苏教官你不是经常这样么?”

    在突击队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顾建国就亲眼见识过苏南换过三次军衔,从少尉到中尉,从中尉到少校,然后又从少校变成少尉。

    很多新兵蛋子还以为苏南是个马大哈,天天戴错军衔呢,谁知道后来才清楚,苏南的军旅生涯就是这么的大起大落。

    苏南满脸尴尬的笑了几声,要真是自己带出来的新兵蛋子,即便是比自己大几岁,苏南也会摆出一副首长的架势训训话什么的。

    但是面对顾建国还真摆不出这个架子,毕竟人家的年纪都能当苏南的父亲了。

    “顾局长,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现在我的身份是个学生。”

    顾建国瞬间明白,以苏南的实力来执行任务,一定是极其特殊而且秘密的任务,暗暗后悔自己真是莽撞,万一刚才相认被别人看见了岂不是坏了大事!

    瞬间就恢复了正常的神色,在苏南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

    “一会大比武好好表现,热心市民!”

    临走的时候还眨了个眼,苏南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这顾建国反应还挺快,而且也没有看上去那么的严肃而教条,也许是坐在局长这个位置上,不得不摆出一副十分有威严的样子吧。

    之前顾建国还担心,如果这次大比武输掉,刑警队的小同志们可能会受到很大的打击,他甚至已经做好了厚着老脸不遵守赌约的准备了。

    但是现在认出了苏南,顾建国之前的顾虑瞬间烟消云散,比武会输?顾建国完全不考虑,开玩笑,那可是整个军区最能打的教官啊!

    准备的时间过后,终于,大比武在万众期待之下拉开了帷幕,当然这个万众期待,只是东海单方面的期待,镇江这一边几乎都是垂头丧气。

    那可是杭英才啊,有的老警员和杭英才还认识,他的实力自然很多人清楚,就算是新毕业的小警员也听说过他的实力。

    大比武,除了一些基本的射击、体能项目之外,最大的彩头就是单兵格斗。

    毕竟单兵格斗决定了整个大比武的输赢,规则简单无比,三局两胜,完全自由格斗。

    陈诗曼紧张的攥着拳头,盯着场上第一轮参赛的副队长,苏南靠在一旁百无聊赖的冷眼旁观。

    因为这个副队长,苏南居然还认识。

    上次学校发生火灾,跟耿少文同流合污栽赃唐柔的那个警官,薛明哲。

    看着薛明哲心不在焉的样子,苏南冷笑起来,这种唯利是图的小人怎么会当上副队长呢?

    终于,在陈诗曼无比阴沉的脸色之下,薛明哲输掉了第一局,虽然面露羞愧之色,但此时薛明哲的心中却是十分开心。

    刚才自己的表现一定很不错,完全没有任何破绽,马局长的这个马屁应该是拍的很到位了。

    马局长眼睛中不自觉的露出一股笑意,轻轻的点了点头,这个薛明哲,不错。

    站起身来,轻轻的宣布,“第一场,东海胜。”

    如果让陈诗曼知道,薛明哲在故意放水,估计他当场就会被扒了这身警服。

    第二场,陈诗曼攥了攥拳头,该到自己了,这一场她势在必得,否则的话,如果两场都输了,最后一场苏南上不上都没什么作用了。

    陈诗曼霸气无比的站在擂台中间,眼神冷冷的巡视了一圈,对着东海的人淡淡的说道。

    “你们,谁来?”

    一个警察战战巍巍的走到擂台之上,看着陈诗曼甚至有些惧意,尤其是陈诗曼那锋利无比的高跟鞋,仿佛已经对战斗饥渴难耐了一般。

    “你认输吧。”

    陈诗曼淡淡的对他说道,还未开打,对方已经战意全无,这种比赛,不打也罢。

    小警察瞬间如释重负,十分痛快的点了点头,陈诗曼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而且她的功夫也十分有名气,虽然跟杭英才比差了很远,但也不是他们这种普通警察能够对付的。

    马局长神色不变,似乎作为裁判的他不能有任何的情绪偏袒一样,语气十分的淡然。

    “第二轮,陈诗曼胜。”

    看着马局长淡然的神色,顾建国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这小马还真以为有了杭英才他们就赢定了?

    似乎感觉到了顾建国的眼神,马局长回头看了一眼,笑眯眯的说道。

    “老顾,又到了每年这个赛点了,要不要加点赌注?”

    顾建国脸色波澜不惊,露出淡淡的笑意。

    “哦?加什么?”

    马局长眼中笑意更浓,“不如,再加上今年整个市局的年终奖金怎么样?”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瞬间被马局长这一句话所吸引,年终奖金,是为了激励他们一年辛辛苦苦的劳作,奖金的数额几乎和一整年的工资差不多了。

    每个警员都是盼着这笔奖金,如今马局长居然拿这个加赌注,东海的警员们瞬间就兴奋起来。

    顾局长要是答应了,那他们今年的年终奖金岂不是要翻了一倍?

    然而镇江的警员却是紧张万分,集体的荣誉挂在了赌局上就已经够过分的了,难道还要搭上他们个人半年的收入,顾局长,千万不能中了激将法啊!

    然而顾局长根本听不到他们的心声,看了看台下嗑着瓜子满脸悠闲的苏南,顾建国罕见的漏出了一丝笑容。

    “一年不太够吧,不如我们赌三年的?”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