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穿着防弹衣的脸皮

    马局长的脸色十分难看,转过头冷眼看着顾局长。

    “老顾啊,你们镇江市局的纪律现在不太好啊……”

    马局长冷冷的看着陈诗曼,话中的意思很明显,领导说话,你一个下属插什么嘴?

    顾局长哼了一声,“我们局的纪律,自然有我来管,小陈是我市局刑警队大队长,她说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马局长阴沉着脸,“看来老顾你是不给我这个面子了?”

    顾局长微微一下,伸出手掌,“不如,我们先听听小陈有什么说的吧。”

    陈诗曼愣了一下,旋即紧张起来,虽然她也算是经过了大风大浪,但这个时候她说的话可是会决定整个集体的荣誉。

    如果这个集体二等功真的没有争取来的话,跟着自己没日没夜打拼了两年的兄弟们恐怕都会大失所望,不仅是奖金泡汤,最主要的是那一份荣誉也会失去!

    在这个时候作为一个女人,陈诗曼真的需要一些鼓励,回头看了一眼苏南,只见他依旧是在没心没肺的嗑着瓜子,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个流氓是指不上了。

    苏南的一只手忽然在桌子底下,拉住了陈诗曼的手。

    陈诗曼身体微微一颤,再次转过头,看到苏南嬉皮笑脸的对着自己微微一笑,那副流氓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却是让陈诗曼十分的安心。

    出奇的没有挣脱开苏南的手,因为这种温暖而有力的感觉,让陈诗曼安全感十足,深吸了一口气,侃侃而谈。

    “马局长,这个案子三年前虽然起源于东海市,但是自从刘家义逃到镇江之后,案宗便移交给了我们镇江市局,如今案子水落石出,主犯落网,马局长这个时候说这种话,恐怕有些不大好吧?”

    陈诗曼这番话说的其实已经给马局长留了足够的面子,苏南无奈的摇了摇头,要是他的话,一定指着这个马局长的鼻子破口大骂。

    你们当年把烫手山芋扔了出来,老子们解决完了你又想要回去,你他妈还要点脸么?

    马局长脸色阴沉下来,陈诗曼的话已经说的很明显了,明摆着就是在说他抢功劳,但是在局长的位置上做了几年之后,早就让马局长的脸皮练的刀枪不入,呵呵一笑。

    “既然这样,不如我们就用老规矩吧,下午的大比武咱们也挂点彩头,谁赢,这个集体二等功就是谁的,如何?”

    此话一出,镇江市局所有人瞬间露出满脸的怒色,这个马局长真是欺人太甚!

    两个市局每年都会举行大比武,而且最关键的是,已经连续五年的时间了,镇江市局一次都没有赢过。

    本来这种比试按理说应该是势均力敌,但是五年前,东海市局横空出现一个变态大队长,杭英才!

    杭英才,警校优秀毕业生,全国自由搏击冠军,更有人说他曾经修炼过古武术,总之,在格斗这一项上,他还从来没遇到过任何的对手。

    自从杭英才开始参加大比武之后,镇江市局每年都输,而且最窝火的,就是输在杭英才的格斗上。

    陈诗曼虽然自负,但与杭英才交上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身功夫根本不堪一击。

    如今马局长竟然把这么重要的功勋当做大比武的彩头,简直是无耻之极,功劳就是功劳,该是谁的就是谁的,哪有用比武来打赌的?

    你们大比武那么厉害,怎么没看见你们把刘家义给抓住呢?

    陈诗曼紧紧的攥着拳头,虽然她作为队长,如果认怂的话难免会降低一些士气,但这个荣誉关乎警队几乎所有人,即便是已经受过苏南调教的她,也绝不敢拿全队最看重荣誉来打赌!

    除非……除非苏南能帮他们!

    陈诗曼被苏南握着的手上用了用力,满眼期待的看着他,要是苏南能代表他们出战的话,胜率就会很大了!虽然不知道苏南和杭英才谁更厉害一些,但起码应该是势均力敌,因为陈诗曼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都是不堪一击。

    然而让陈诗曼失望的是,苏南的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开玩笑,这种百害而无一利的事情,苏南才不会去做呢,他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嗑个瓜子,然后等着看那些女警员。

    “这个赌注我们不答应!”陈诗曼叹了口气,低着头坚定的说道,苏南不上的话,他们完全没有胜算。

    作为刑警队长,即便是没有顾局长的点头,陈诗曼也有权利做这个决定。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陈队长的冲动和暴脾气是出了名的,他们真怕陈诗曼一激动就应下了这个赌注。

    马局长像是早就料到了一般,微微一笑。

    “既然如此,那集体的二等功我们就不要了。”

    陈诗曼脸色一喜,这个马局长也知道不好意思了么,这个二等功可是她们期盼已久的,也可以说是她们应得的,但是听到这个宣布,所有人都依然是发自内心的开心。

    然而马局长的下一句话,却是让他们心中的愤怒再次调动了起来。

    “既然集体二等功不要了,个人一等功就给我们吧,不能好事儿都让你们镇江市局给占了吧?”

    “砰!”

    已经有人气得直接狠狠的拍了下桌子,还能再不要脸一点么?如果说集体二等功跟东海市局还稍微微有那么一点点关系的话,那么这个个人一等功就与他们完全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吧?

    陈诗曼气得满脸通红,竟然这么恬不知耻的抢功劳,这个个人一等功虽然陈诗曼受之有愧,但那也是苏南的,跟东海市局有什么关系!

    “马局长,个人一等功恐怕你们东海市局受之有愧吧?”

    马局长眼角十分怪异的抽了一下,东海的警察们都浑身一震,马局长这个表情别人可能不知道,但是他们太熟悉了,这是马局长要发火的前兆啊!

    自从靠着家里的关系当上了局长以后,尽管在他的威严下没有人敢当面的说三道四,但是外界的风言风语还是无法阻挡。

    所以此时的马爱民,急需要一个立功的机会来稳固自己的地位,还有赢得手下们的尊敬。

    而刘家义这个案子,就是最好的机会!

    当初刚刚上任的马爱民,立马就接到了这个贩卖器官的案子,但这刘家义实在是太狡猾,又和一些杀手组织有勾搭,这个案子一旦办不好,甚至有可能会遭来杀身之祸。

    不过万幸的是,这刘家义居然潜逃到了镇江,这下马爱民终于能把这块烫手山芋扔出去了,也不管镇江愿不愿意,直接就把这个案子甩了出去。

    但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镇江市居然把这个案子给破了!

    这个时候不来分一杯羹,以后还哪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哼,今天我就把话撂在这里,我东海的弟兄们为了这个案子也没少忙活,集体二等功,个人一等功,这两个你们只能二选一!”

    马局长的脸上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当然,你们也可以两个都拿走,只要在大比武上赢了我们。”

    陈诗曼涨红着脸浑身气得哆嗦着,不是我的东西我绝不会要,但属于我的荣誉,怎么忍心就这么拱手让人!

    陈诗曼绝美的杏眼之中已经泛起了泪花,让她放弃集体二等功是绝不可能的,自己的兄弟们拼死拼活了两年换来的荣誉绝不能放弃!

    但是……个人一等功,陈诗曼更是不想给出去,那是苏南拿命换回来的,凭什么拱手让人?

    镇江市局的所有警员眼中都露出了一股黯然的神色,看来想要两个奖章都拿到的想法是不可能了,只等着陈诗曼做一个选择。

    拳头攥的紧紧的,犹豫了很长的时间,陈诗曼还是没有让所有人失望,集体的荣誉永远要大于个人,苏南,对不起了。

    “马局长,我选择集体……”

    然而陈诗曼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只温暖而有力的大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硬生生的将她按在了座位上。

    只见苏南一直脚踩在桌子上,另一只脚踩在凳子上,手里磕着瓜子,满脸不屑一顾的表情,轻轻的吐了一下,满嘴的瓜子皮直接吐在了马局长面前的桌子上,语气中充满了不屑。

    “我说你这个局长是走后门当上的吧?脸皮是穿了防弹衣了么,这么无耻的话你都能说得出来?”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