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天生媚骨

    看着杨威离开的背影,苏南还有些意犹未尽,唉,多么优秀的一个小伙,就像刚来部队的那帮新兵蛋子似的。

    想着想着,手又不自主的捏了一下。

    忽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吓得苏南差点没跳起来。

    “苏南!放开你得狗爪子!”

    苏南把手抬了起来,陆菲菲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苏南的手刚刚抬到半空中,忽然又落了回来。

    “啪!”的一声,苏南的大手又搭在了不该碰的地方。

    “苏南!”陆菲菲完全崩溃。

    “哎呦哎呦,不好意思,手麻了……”苏南嬉皮笑脸的把手抽回来,揉了揉手腕,脸上忽然一副不满意的样子。

    “这小警察也太话唠了,没完没了的说,给我手动弄麻了。哎呀,你的胸是不是也麻了?我帮你揉揉吧……”

    “滚!”

    此时陆菲菲真想从车上立马下去,要不是打不过这个苏南,陆菲菲肯定揍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还好意思问自己麻不麻,你自己摸自己二十分钟试试!

    赌气的坐在副驾驶上,“赶紧开车!你不会想反悔吧!”

    陆菲菲撅着晶莹剔透的嘴唇,真是让苏南十分的养眼。

    毕竟摸了人家苏南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索性就去一趟吧。

    苏南拉着陆菲菲来到了白雀堂的‘基地’,所谓基地,只不过是郊区的一个小住宅而已。

    走进这个房间,一阵特殊的熏香,让苏南心旷神怡。

    陆菲菲看了看手表,忽然小心翼翼的说道,“苏南,兰姐正在拜祭,你待会进去的时候千万别乱说话!”

    苏南撇了撇嘴,当杀手这行的居然还迷信?

    推开最里面的房间,熏香更加的浓郁非凡,原来香气的源头在这里。

    房间的布置非常简单,只有一个茶几在旁边,最中间的墙上摆着一个贡台。

    贡台的前面是一个十分巨大的蒲团,蒲团上面正跪坐着一个女人。

    女人的背影十分漂亮,一身紫衣,长发,细腰。

    仅仅是看背影,就让苏南有些浑身燥热,再加上这种熏香的作用,苏南竟然有种控制不住的男人原始的**。

    立马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苏南稍微清醒过来。

    此时后背不禁已经出了一丝冷汗,这个女人,天生媚骨啊!

    本来苏南还担心这个女人会不会是背影杀手,后面看着美丽无比,一回头万马奔腾那种。

    但此时这种担心完全烟消云散了,天生媚骨,概率几乎是千万分之一。

    拥有这种体质的女人,绝不会有丑女,甚至连普通的长相都不会有,绝对是祸国殃民级别的。

    此时叶玉兰正闭着眼睛,十分虔诚的合十双手,轻轻的跪拜下去。

    她的动作缓慢而优美,虽然十分养眼,但苏南还是没什么兴趣看一个女人拜祭。

    刚要说话,叶玉兰又一次拜了下去,苏南只好停下来,撇着嘴十分无奈。

    看着他拜那个东西,不禁十分好奇,看这样子也不像关羽啊,长得跟个怪兽似的,倒是有点张飞的意思,不过看起来还挺霸气。

    心里一阵鄙夷,这美女没事儿拜个怪兽干什么玩意。

    叶玉兰终于又拜完了,苏南往前走了一步,忽然被陆菲菲拉了一下。

    只见陆菲菲十分小心谨慎的把手指放在嘴唇前面,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

    苏南停了下来,只见叶玉兰又一次扣下头去。

    靠!

    还没完没了了!是你们请老子来的,老子还不伺候了!

    转身就要走,忽然一个能让人灵魂都酥麻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就是菲菲说的高手?”

    苏南冷哼一声,“高手谈不上,起码我不会对着怪兽磕头。”

    忽然一阵劲风迎面而来,苏南眼神一凛,飞快的伸出手,抓住了即将踢在苏南面门上的脚腕。

    功夫不错!

    能让堂堂黑榜第一的阎王说出这句话,足以证明叶玉兰的功夫,的确是不错!

    叶玉兰也是暗中震惊,这菲菲口中的高手虽然看起来像个混混似的,一出手居然这么厉害。

    高手过招,只需要一个动作,便能看出对方深浅。

    叶玉兰十分的清楚,面前这个男人,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随即脸上露出极为妩媚的笑容,说话时嘴里吐出的香气直接扑在苏南的脸上。

    “我裙子底下的风光,好看么?”

    苏南本能的低下头,叶玉兰的脚腕正在自己的手中,此时她的姿势正是一个漂亮的一字马。

    裙子底下的风光自然毫无遮掩的映入苏南的眼中,再加上叶玉兰说话时候的口舌之香,苏南差点没流出鼻血。

    正在精神恍惚的同时,叶玉兰脚上突然发力,一脚踢开了对手。

    还好苏南及时的反应过来,浑身不禁冒出冷汗,这个女人,真是太厉害了。

    并不是说功夫多么的高深,而是这魅惑之术,就连苏南都没有能完全抵挡,险些让她钻了空子。

    叶玉兰见苏南最后时刻居然反应过来,眼中闪现一抹震惊,不过很快便恢复那种妖娆的气质。

    脸上的变的十分冰冷,“虽然,我们诚意聘请你,但是你再敢侮辱他,休怪我手下无情!”

    叶玉兰指着身后的‘怪兽’,眼中露出浓浓的杀气,仿佛碰到了她的逆鳞一般。

    苏南撇了撇嘴,没有反驳,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像这种十分痴迷的人,苏南还是不愿意轻易的去触碰人家的底线。

    叶玉兰将拜祭的东西完全收拾好,又十分恭敬的对着那个‘怪兽’鞠了一躬,这才悠悠的走出房间。

    到门口的时候,回头瞥了一眼苏南,“来客厅详谈,不要在这个屋子,玷污了我的神。”

    叶玉兰走出去的倩影固然十分美丽,但苏南还是不禁一阵火大。

    你奶奶的,要不要这么能装?怎么搞不清楚状况呢?是你求着老子来的!

    要不是刚刚占了陆菲菲的便宜,苏南还真不愿意趟这趟浑水。

    苏南并没有马上的跟过去,而是点上一支烟,走到这个怪兽的面前。

    上下打量了一番,越看越丑,真不知道这叶玉兰什么品位。

    随手把烟一掐,按在了这个怪兽的脑袋上,看起来就滑稽多了。

    陆菲菲脸色大变,赶紧上千把怪兽上面的烟灰扫掉,回头怒视着苏南。

    “你疯了么!这要是让兰姐知道,你的的小命估计都没了!”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