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要变天

    苏南心中苦笑,这姑娘简直比自己还流氓,苏南本来还有些不好意思,十分矜持的轻轻搂着。

    谁知道这白子雅倒是大方的很,整个身体都亲密的贴在苏南身上,一个香吻更是让苏南心神恍惚了半天。

    闫东微笑着点了点头,“原来弟妹居然在我的酒吧里工作,真是十分的荣幸,明天我交代黑子一声,弟妹以后就是我这个酒吧的副经理,工资待遇和经理一样。”

    白子雅高兴的快要跳了起来,她一个普通的服务员直接一步登天当上了副经理,这简直就是做梦啊!

    当然白子雅还没有高兴到昏头的地步,她当然知道东哥对自己态度的转变,全是因为她旁边这个男人,而这个情侣关系当然也是他临时编的。

    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临时演员而已,不过白子雅的心中还是有些小窃喜。

    就连服务员都能一步登天当上经理,临时演员早晚也会转正,哼!

    说着又在苏南的嘴角上亲了一下,生怕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似的。

    两个人的嘴角碰在一起的瞬间,苏南笑了起来,这丫头还真会顺杆爬。

    不过爬就爬吧,苏南对她的印象到也不错,毕竟是苏南强行把她拉过来假冒的,也没有经过人家的允许,对于闫东的提拔,苏南也是点头表示感谢。

    “小兄弟,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在哪里高就?”

    “苏南。我说过了,我真的是个学生。”

    闫东一愣,还以为之前苏南是调侃,没想到居然真的是一名学生,不仅叹了一口气。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这些老家伙都不行了,苏兄弟,这是我的名片,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我闫东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苏南接过这镶着金箔的名片,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闫东这个人还真挺有意思,也许以后真的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呢。

    “我苏南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你这个混子头,还不错。”

    “哈哈……”闫东爽朗的放声大笑,“能让苏兄弟说一句不错,还真不容易。”

    两人相视而笑,酒吧里的所有人看向苏南的目光全都发生了变化。

    看这闫东的态度,这个年轻人难道是别的市的老大?能跟东哥平起平坐?

    而那些女人看着苏南怀里的白子雅,不禁投去羡慕甚至嫉妒的眼神。

    白子雅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脸上写满了得瑟,你们羡慕我吧,嫉妒我吧,尽情的恨我吧!

    随着二人的交谈,包房里的惨叫声也停了下来,穿着一身西服,一张扑克脸的黑子一边擦着手,一边走到闫东的旁边,在他耳旁说了些什么。

    至于这逼供的具体过程,苏南也不愿意去猜,反正都是一些非人的手段,不到必要时刻,苏南也不愿意去用。

    闫东皱起眉头,看向苏南。

    “苏兄弟,这个名字虽然我能告诉你,但我希望你还是不要去找他的麻烦。”

    苏南皱了皱眉,还是点了点头,不管怎么样,闫东这话也是好心,只不过比闫东还要强大的人,是谁呢?

    “张扬!”

    苏南愣了一下,这个名字他是没听说过,如果说全世界著名的杀手,苏南也许能数到一百名,但这种地方的小头目,苏南跟本没兴趣知道。

    转过头一看,却是惊讶的发现,张帆整个人都再发抖,一口牙齿咬的咯咯作响,甚至比刚才在酒吧门前的模样还要激动。

    “张帆,你认识这个人?”

    仿佛是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中挤出来一般,张帆恶狠狠的说道。

    “张扬,是我的哥哥!”

    ……

    苏南二人离开了酒吧就分道扬镳,倒不是苏南不想帮张帆出这口恶气,只是张帆的坚决就连苏南也无可奈何。

    张扬,张帆同父异母的哥哥,至于具体的势力,苏南也不得而知。

    张凡只是淡定的说了一句,现在还不是跟他交锋的时候,苏南也只好作罢。

    酒吧里闫东的身边,始终面无表情的黑子似乎想说些什么又说不出口。

    闫东微笑了一下,他哪里看不出来黑子的心思。

    “想问什么就问吧。”

    “东哥,你对那小子的态度有点奇怪,就算想要招揽,也未免太过了。”

    闫东苦笑了一声,“黑子,你觉得那小子怎么样?”

    黑子低头沉思了一会,“有胆识有魄力,不错。”

    闫东点点头,能让黑子有这种评价的人,在镇江市绝对不超过十个。

    “唉,我也想招揽他,只是我们这庙太小,容不下这座大佛!”

    黑子罕见的皱了皱眉眉头,“东哥这话说的有点过了吧?”

    闫东笑了一下,“黑子你还是阅历太少,从我跟他见面开始,一共四次交锋,我闫东,全败!”

    “什么!”黑子颇为震惊,根本不知道东哥说的交锋是什么,更谈不上落败。

    闫东解释道。

    “第一次交锋,是沉稳,我跟苏南两人初次见面,只用对视交流,而我却没忍住,先说话,所以,我败。”

    “第二次交锋,是眼界,我说在整个镇江没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而苏南,反驳我的却是在整个华夏,虽然出言狂傲至极,但论眼界,我败。”

    “第三次交锋,是杀气,即便我浑身的杀戮之气,身后又有数十个打手作为帮手,但苏南只是孤身一人的杀气,就让我自愧不如。凭我的经验来看,苏南手里杀过的人,绝不比我少!论杀气,我败。”

    “第四轮交锋,是胆量,凭我在镇江市的地位,敢说我混的不怎么样的,恐怕也只有苏南一人了。而且说得有理有据,不容的我有任何狡辩,当他说完那一番犀利的言辞之后,我竟然不自觉的被他的气势逼的倒退一步,论胆量,我败。”

    “四轮交锋,全是我曾经引以为傲的东西,如今在这个少年的手里,我全败,你说他会甘心屈居我之下么?”

    黑子波澜不惊的眼神中露出一丝骇然,这苏南,竟然这么厉害!不禁后背冒出一身的冷汗,幸亏没有得罪与他,否则岂不是得罪了一个比东哥还要厉害的人物?

    闫东抬着头,仿佛透过酒吧的天花板仰望着天空,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苏南绝不是普通人,他在镇江,这镇江的天,早晚要变!”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