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混的不怎么样

    混……混子头头?

    整个酒吧的人全部变成了一个表情,张着大嘴震惊无比。

    这小子是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敢说东哥是混子头?虽然这话倒也没错,但是面对整个酒吧这么多的打手,居然能说出如此不敬的话,这不是找死么,所有人的心瞬间纠结了起来。

    有的心软的人已经开始为苏南默默的祈祷,希望一会死的时候别太惨吧。

    白子雅站在苏南的身后,此时也是瞪着眼睛,张大了嘴,这……就算你是某个帮派的老大也不能跟东哥这么说话吧?

    整个镇江市各个势力,哪一方不是对东哥恭恭敬敬的,到了苏南的嘴里居然变成了混子头?

    急忙回过神来,贴在苏南的身后,用手捅了他的腰一下,紧紧的皱着眉头,语气十分紧张。

    “你疯了嘛,快跟东哥认个错啊!”

    闫东身边穿西服的男人听到这话,脸上瞬间显现一抹杀意,正要出手,忽然身旁的闫东发出一串爽朗的笑声。

    “哈哈哈……,这位兄弟说话很实在,没错,我闫东就是混子头,不知道小兄弟觉得我混的怎么样呢?”

    “啪。”

    不知道谁的杯子掉在了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只是这种声响对整个酒吧里的气氛没有丝毫的影响。

    静。

    吓人般的安静。

    东哥刚才说了什么?自己承认自己是混子头了?他没有发怒?

    所有人都震惊在了原地,无法理解,这个年轻的小伙子究竟是什么来头,能让东哥说出这种话。

    觉得东哥混的怎么样?

    这话在整个镇江市谁敢回答!谁敢对东哥进行评价?所有人都同情一般的看着苏南,希望你小子拍马屁的功夫登峰造极吧,要不然,这次神仙都救不了你。

    苏南始终看着闫东的眼睛,仿佛两个人在眼神上已经进行了一番交锋,听到闫东的问题,苏南不禁冷笑了一声。

    “我觉得你混的不怎么样。”

    不……不怎么样?!

    卧槽!整个酒吧瞬间骚动了起来,你敢说东哥混的不怎么样?你他妈咋不上天呢?

    白子雅刚要伸出手拽一下苏南,听到他说这话,白皙的纤手也瞬间僵直在了空中。

    完了,一个小帅哥就要这么香消玉殒了!

    闫东身后数十个打手瞬间就将苏南围了起来,闫东眯着眼睛脸上有一些淡淡的笑意,目不转睛的盯着苏南,不想放过他任何一个表情。

    苏南眼睛轻蔑的扫了这些打手一眼,语气略显冰冷。百度搜索

    “如果我是你,我会让他们都撤走。”

    看着苏南如此的淡定,这种场面下居然还敢威胁自己,闫东的眼中露出一丝精光。

    “在镇江市敢这么跟我闫东说话的,都已经消失在这个城市里了!”

    苏南冷哼一声,毫不示弱。

    “在华夏国,敢跟我苏南这么说话的,恐怕还没有出生!”

    闫东愣了一下,旋即笑了起来,这小子,真他娘的狂啊!论年少轻狂,闫东竟然还输上一筹,对苏南更是愈发的好奇,不禁还想试探一番。

    “小兄弟,若是我现在出手,不知道你该怎么脱身呢?”

    “脱身?呵呵,很简单,大开杀戒!”

    闫东的瞳孔忽然收缩了一下,苏南说出大开杀戒这四个字的时候,闫东明显感觉到了一股极其强大的杀气!

    为什么?他这么年轻,怎么会有这么强大的杀气,就算是他驰骋江湖数十载,依旧是自愧不如。

    不想在继续这个可能引起冲突的话题,闫东话锋一转。

    “兄弟刚才说我闫东混的不怎么样,说句不褒不贬的话,我闫东的江湖地位在镇江也算是数一数二的,不知小兄弟何出此言呢?”

    苏南轻轻的走了两步,来到王晓光的跟前,一脚踩在他的手上,又引起一阵杀猪般的嚎叫。

    “闫先生,不知道这光头是不是你的人?”

    闫东点了点头,“不错,他是我的人。”

    苏南双手背在身后,语气缓慢而又平淡。

    “我兄弟的母亲被这光头打了,这件事可是闫先生的意思?”

    闫东皱起眉头,看了一眼地上趴着的王晓光,这一眼带着杀气的目光,让王晓光差点尿裤子。

    “小兄弟,闫某惭愧,这件事我不知情。”

    苏南哼了一声,“这光头殴打手无缚鸡之力的中年妇女,为不仁;既然不是受你的指使,那他的身后定然是另有主子,一仆侍二主,为不忠;我兄弟对他进行疯狂的殴打,身边的小弟却没有一个敢上来帮忙,为不义;父母含辛茹苦将他养育成人,他不但不好好做人,反而去狠心去殴打别人的母亲,为不孝!”

    “此人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简直就是人渣中的极品,这样的手下在外面为所欲为,你竟然一无所知,你说你混的哪好了?”

    苏南一番震惊全场的话语让闫东的脸色大变,竟然不自觉的倒退一步。

    本来对苏南颇为好奇,心想如果有机会将他收为己用倒也不错,如今苏南的一番话说出口,闫东竟有些自惭形秽。

    他堂堂一方势力的老大,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说的无地自容!

    满腔怒气不禁全发到王晓光的身上,“黑子,把他处理了!”

    闫东旁边穿西服的男人木讷的点了点头,把光头像拖着死狗一样的拖走。

    苏南忽然想起了什么,“闫先生,我想知道光头的另一个主子是谁!”

    闫东点了点头,不仅是苏南,他也想知道,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能力能在他身边挖人。

    酒吧的包房里瞬间就传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苏南虽然完全可以自己去刑讯逼供,不过既然在闫东的地盘上,当然不用自己动手最好。

    闫东眼神中忽然露出精光,对苏南问道。

    “小兄弟,光头打了你兄弟的母亲,这貌似是他的事情,你频频出头好像有些不合规矩吧?”

    苏南愣了一下,不过看到闫东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心里瞬间明白了,这老小子屡屡在自己手里吃瘪,这是不甘心啊,非要找个理由扳回场子,但苏南怎么会让他如愿。

    一把将身后的白子雅拉了过来,轻轻的搂在怀里。

    “这光头调戏我女朋友,我出头,正应该吧?”

    闫东也没想到原来这小子女朋友在这里工作,刚才的问题只不过是随口一说,就是想挽回点面子而已,谁知道还是失败了。

    “这位是你的女朋友?敢问怎么称呼?”

    白子雅此时心中已经乐开了花,虽然苏南一只手臂搂着她的蛮腰让白子雅的脸上不自主的有些红润,不过她还是十分大胆的反抱回去,在苏南的脸颊上狠狠的亲了一口。

    “东哥,我叫白子雅,我就是他的女朋友。”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