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拼酒

    蒋婉莹看着两个人像一对欢喜冤家一样斗嘴,暧昧的笑了起来。

    林嘉欣脸色有些红润的等着蒋婉莹,“死妮子,晚上你也陪我去!”

    蒋婉莹无所谓的摊开手,“去就去呗,反正有人请客。”

    整个班级的人都惊讶的看着苏南,这可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能把两个校花一起约出去的人啊,不仅刚才打了班长,竟然连老师也不放在眼里。

    现在又当着全班的面,名正言顺的把两个最难搞定的校花约出去吃饭。

    这苏南,瞬间就成了十一班的风云人物啊。

    苏南打开班级的前门,看见卢老师站在教室门口,像个罚站的学生一般。

    “行了,老师,赶紧进来上课吧。”

    卢老师点头哈腰,连连称是,走进教室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全班同学都撇了撇嘴,这卢老师的脸皮也不是一般的厚啊。

    这几节课几乎都没有人听,所有人都不时的往后看着苏南。

    只见苏南坐着板凳,两条腿搭在桌子上,翘起二郎腿。

    手里点着一支烟,正眉飞色舞的跟张帆聊着天,而讲台上的卢老师就像没看到一般,旁若无人的滔滔不绝。百度搜索

    林嘉欣不禁一阵汗颜,这个苏南可真能臭得瑟,哼。

    放学后,三人坐上了苏南的破捷达,蒋婉莹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问东问西的。

    她是在不能理解,外表看起来那么破的一辆车,怎么内饰这么舒服。

    张帆坐在副驾驶上一路拼命的给林嘉欣道歉,林大小姐这才‘勉为其难’的原谅了他。

    聊了几句苏南便知道,在他来之前,张帆和林嘉欣蒋婉莹三人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张帆家道中落,这事儿全班都知道,只不过所有同学几乎都是冷眼旁观或是落井下石。

    毕竟一个曾经的少爷对他们的将来没有什么帮助,这种朋友谁会需要呢?

    只有这两个小魔女一直对张帆颇为照顾,用蒋婉莹的话来说,老娘连保护费都不收你的,还不算照顾你啊。

    在苏南的强烈要求下,两个富家小姐,和一个曾经的二世祖,陪着苏南来到了一个非常冷清的路边摊。

    林嘉欣皱着眉头,“这里的东西也太不卫生了,你看着路上的灰尘都吹到烤炉上了。”

    苏南却是搓着手食指大动,“你个小妞懂什么,烧烤必须在外面吃才有感觉,这叫‘风’味。”

    张帆和蒋婉莹倒是无所谓,有吃就行。

    张帆要了一打啤酒,端起酒杯对着苏南。

    “老大!今天这杯酒就是我认老大的酒,感谢你今天帮了我,我张帆以后就跟你混了!”

    苏南摇了摇头,“我不喝酒。”

    三人都愣了一下,蒋婉莹十分惊讶,“板锹哥,你居然不喝酒啊,为什么啊?”

    苏南苦笑一声,怎么跟你们解释呢,要是说喝酒手会抖,影响我拆炸弹,恐怕会吓死这三个人。

    只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那个,我酒精过敏。”

    蒋婉莹好像一下找到了乐趣,兴高采烈的,“板锹哥,这样吧,我喝啤酒,你喝水,咱们一比一的喝怎么样?”

    苏南笑了一下,心想这小萝莉到哪都使坏,好吧既然你想玩,我就陪你玩会。

    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行啊,那我可占便宜了。”

    蒋婉莹心中暗暗得意,你还占便宜?常喝酒的人都知道,同样体积的水和啤酒,当然是啤酒更容易喝下去。

    一大瓶的啤酒对于普通人来说没什么,要是一大瓶的水喝下肚子里,恐怕就已经撑到了吧。

    给苏南上了一打矿泉水,苏南端起水杯,“张帆,感谢的话以后就不要说了,咱们以后就是朋友。”

    张帆也没有反驳,不过依然是一口一个老大的叫着。

    小萝莉慢慢的喝着啤酒,眼睛始终看着苏南的水杯,生怕他作弊玩花样。

    “板锹哥,今天咱们这么默契,我敬你一杯!”

    苏南笑了笑,一大杯矿泉水直接就干了进去,水对于他这种修炼内家功法的人至关重要,简直就是多多益善,丝毫没有任何的影响。

    “板锹哥,看你这么帅的份上,我再敬你一杯!”

    ……

    蒋婉莹本身酒量也就一般,不过对于对方用水来拼酒还是十分的有信心,这一点气都没有的矿泉水,老娘就不信你两瓶下去不撑!

    只是苏南三瓶矿泉水下肚了,依旧是面不改色,蒋婉莹此时也喝了将近两瓶的啤酒,脸色已经有些红润,显然是醉酒的状态。

    林嘉欣拽了拽蒋婉莹,“婉莹,别喝了!”

    蒋婉莹一把甩开林嘉欣的手,直接坐到苏南的旁边,整个身体都贴着他,两团夸张的双峰把苏南的胳膊夹在中间。

    苏南一低头透过蒋婉莹的领口,看到里面白皙而饱满的一片,不禁小腹有些火热,鼻血差点流了出来。

    蒋婉莹感觉到苏南的目光,还故意把领子拉低了一点,满嘴酒气的说道。

    “板锹哥,好看么?”

    苏南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蒋婉莹拿起啤酒瓶,眼睛瞟了瞟苏南手里的矿泉水,用力一碰。

    “板锹哥,咱们再干一杯,你想看多久就看多久。”说着一把端起酒瓶就把黄汤灌进了嘴里。

    等林嘉欣上去把瓶子抢下来的时候,已经大半瓶下肚了。

    看着趴在苏南腿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小萝莉,林嘉欣狠狠的瞪了一眼苏南。

    苏南急忙把脸转过去,是她灌我,你瞪我干嘛。

    蒋婉莹这个样子也没法回家了,看来只能去自己家住了。

    “臭流氓,把婉莹抱回别墅吧,告诉你,只是让你抱回去,别趁机占便宜!”

    张帆虽然也喝了不少,但酒量还是很好,始终保持着清醒,此时一脸暧昧的看着苏南,挑了挑眉毛。

    “可以啊,老大,都同居了,注意‘安全’啊!”张帆十分暧昧和猥琐的笑了笑。

    苏南苦笑着摇摇头,幸亏林嘉欣没有听见,否则这张帆又有的苦受了。

    把蒋婉莹抱回别墅,放在林嘉欣的房间里。刚要下楼的时候,一个身影走了进来,还没见到人,那冷冰冰的气质就让苏南立马知道她是谁了。

    陈诗曼。

    的确,也该到时间去解决一下窃听器那个麻烦了,毕竟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一个月两万的薪水苏南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

    当苏南看到陈诗曼的车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

    本以为这陈诗曼跟林嘉欣这表姐妹的关系,怎么也会有辆豪车,结果,qq……
《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